菠萝网目录

渡风杂货铺 第二章 初遇

时间:2017-11-10作者:寒山城主

    正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昨天下了那么大的雨,今天一早,风一一打开店门就发现,路边坑洼处的积水上竟然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风一倒是不惧寒冷,反而搬过来一把椅子,就这么大剌剌地坐在门口,开始欣赏起雨后秋景来。

    雨过天晴后,h市慢慢恢复了活力,人们都添上了厚厚的衣物在这个城市里穿梭劳作,继续自己的生活。偶尔有人路过风一的杂货铺也大都是过往匆匆,目光没有过多的停留。

    经过雨水冲洗后,空气变得清新了许多,风一在这里静静地坐着,享受着难得的宁静,仿佛世界与他无关。

    不过,他毕竟还没有脱离这个世界,免不了要遭受打搅。不多时,就有客人shang men了。

    这是一个一身黑衣的老人,虽然头发花白,但行走间能看得出身体还算硬朗,只是冷峻的眉目里潜藏着一丝几乎掩饰不住的哀伤。

    老人走到店铺门口站定,风一站起身来将椅子挪开:“请进。”

    老人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跨了进去。

    进去之后,老人没有出声,风一也没有说什么。绕过店铺里的货架,风一从一个角落里取出了一个红漆木盒,上面有一把小小的铜锁。

    返回到门口,将木盒放到老ren mian前的木桌上,风一开口道:“你应该有钥匙吧。”

    这不是一个问句,因为他已经看见老人将手伸进了口袋。

    微微颤抖着,老人取出了一枚小小的古铜钥匙。他想要打开桌上的木盒,但当钥匙探进锁眼的时候,他的手却颤抖得更厉害了。

    “打开吧,那里面有婆婆留给你的东西。”风一淡淡地说道。

    深呼吸一口气,老人的眼眶泛红,手指微一用力。只听“咔”的一声细响,锁开了。

    打开盒盖后,老人再也忍不住,满是沧桑的脸上终是老泪纵横。

    那里面有一张泛黄的黑白相片,上面是两个年轻人,男人表情严肃,女人温婉美丽。在相片下面是一封信,信封有些破损了,但和相片一样,干干净净。

    “婆婆生前经常来我这里,你戴的那些佛珠吊坠都是我这里的。”风一说道,“她有时候会和我聊聊天,会说一些你们年轻时候的事情。”

    “我问过婆婆,问她为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她说你忙,从年轻忙到老。我觉得,这意思大概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好好陪伴过她。”

    老人没有吭声,低垂着头没有任何动作,但从他身上散发出了浓郁的哀伤,浸染得空气都要凝固了。

    风一轻叹着摇了摇头:“好了,东西你拿到了,回去吧。”

    闻言老人并没有离开,而是抬起头来,擦干了眼泪,用沙哑的声音问道:“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放到你这里。”

    沉默了一会儿,风一开口道:“她来找我帮她一个忙,所以顺便让我保管这个盒子。”

    老人没有再说话,就这么沉默地盯着他。

    “婆婆听说当一个人孤单地离开人世的时候,魂魄里会夹杂着怨气,很有可能会不能去往生,滞留人世间也许会遗祸生者,所以她来找我,要我帮忙在她去世后驱散怨气。”风一缓缓解释道。

    听他说完,老人的眼神忽然一冷:“胡说八道,原来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

    风一也不生气,只是轻笑了一声:“你不信这些,可是婆婆信,所以她经常来我这里给你买那些小物件,就是想要保佑你平安。”

    “那照你这么说,你是比庙里的菩萨还灵了?”老人的语气依旧不善。

    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外面,风一平静地道:“我问你,是不是你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婆婆送你的那些小物件都会坏掉?”

    闻言老人一怔,思索一番后,看向风一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

    风一不为所动,继续说道:“你的生意越做越大,仇家也越来越多,婆婆一直担心你的安危。她一直在四处为你祈福,拜佛烧香,积德行善,直到冥冥之中得到了指引,才来到了我这间不起眼的店。

    婆婆给你的坠饰都是施加了一些小咒术的,再加上婆婆对你的心意凝结成的愿力,每一个物件都足够为你抵挡一次灾祸。

    说到底,都是婆婆为你积了阴德,所以你今天才能站在这里。”

    老人一直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

    风一又说说道:“你看你,现在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一生可谓是功成名就,无限风光。可是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你却偏偏辜负了身边人。”

    看着老人的眼球布满了红血丝,风一也不忍心再继续说些什么。

    他走到货架后面,不多时,取来了一个小小的陶坛。

    将陶坛捧到老ren mian前,风一轻声道:“这里面有婆婆生前最重要的记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带走吧。”

    老人僵硬地伸出手,接过了陶坛。陶坛表面很光滑,摸上去冰凉,掌心却又透着一股温热。

    看到老人有些失魂落魄地向门口走去,风一叫住了他。

    “别忘了带走这个。”风一将木盒递到了他手里,同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木盒里放入了一枚古铜胸针。

    老人离开了。风一坐到椅子上,默默饮着茶。

    冷不丁地从外面传来了一声枪响,随后就是一连串的刹车声和人们的尖叫呼喊。风一不为所动,一边饮茶一边凝神倾听外面的动静。直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他这才放下了茶杯。

    又了却了一桩事情。

    凉风乍起,吹得风一眨了眨眼睛。忽然眼前影像一晃,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个人出现得突然,风一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是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大多数普通人之一。此时的他有些狼狈,身上单薄的衣衫上沾着一些泥浆,看起来就像是被人追杀了一样。

    年轻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水,随即便被凉风吹干了。在被风吹得打了一个激灵后,年轻人这才看到了坐在木桌后面的风一,随即张大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候,风一忽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哦……嗯……”年轻人很明显有些慌乱,“那个,我叫陆重。”

    风一点点头:“有人追你?”

    年轻人点点头,随即又摇头:“是,也不是……我只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没注意才进到这里的,抱歉啊。”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出去。

    风一皱起了眉头:“等一下。”

    陆重回过身来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风一站起身来,问道:“你是不是碰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闻言陆重顿时睁大了眼睛:“哎?你怎么……你怎么知道的?”

    风一走上前去,不着痕迹地拍打了一下他的肩膀:“看你神色慌张,印堂发黑,浑身被黑气笼罩,肯定是招惹到什么污秽之物了。”

    陆重没有回答他,而是目光惊异地瞥了一眼地上。

    这下顿时激起了风一的好奇心:“你是阴阳眼?”

    他刚才拍打陆重肩膀的动作看似不经意,其实是清理掉了他身上沾染的一点点鬼气,这通常是有了一定修为的道门中人才能察觉的。而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一丝法力的波动,但从他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却能看见这缕稀薄的鬼气,那一定是有阴阳眼之类的异能了。

    听他这么一问,陆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考虑了一番之后,他也只能点点头。

    这时风一察觉到外面有些异样,他张望了一下,发现外面路边的树下阴影里居然有三只阴魂躲在那里!

    这就太奇怪了!要知道现在可是白天,而且临近正午,地面上的阳气之足自是不用多说,单单阳光对它们来说就是致命的威胁。而这三个阴魂却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躲在那里,看样子目标正是跑进自己店里的陆重,怪不得他跑得这么狼狈。

    在发现这件事情的不寻常后,风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头到尾给我详细说一遍。”

    虽然风一这话表明是想要帮忙,但陆重还是有些犹豫,毕竟这件事非同寻常,而且关系重大,他也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信任眼前这个人。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风一补充道:“我是这间杂货铺的老板,我叫风一。关于那些东西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并且经常和它们打交道,所以,说一说你的事情,也许我可以帮你。”

    听他这么说,陆重的眼前一亮:“你是说你是大师?”

    “大师?”风一笑了笑,“算是吧,我这铺子不仅卖一些小玩意儿,也经常会处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说着他又望了一眼外面,发现那三只阴魂依旧藏身在阴影里,阴冷的目光紧盯着这里。他又说道:“而且你放心,你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那些缠着你不放的东西绝对进不来。”

    得到了风一的回答之后,陆重明显松了一口气,又或许是之前风一露的那一手得到了他的信任,总之他现在是逐渐平静下来了。

    风一搬过来一张椅子,又给他倒了一杯水,自己才又坐回到木桌后面,示意他开始说。

    深呼吸一下,陆重排尽了胸腔中的一股浊气,开始慢慢讲述这件事情发生的经过。

    “我叫陆重,老家离h市不远,叫石泉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