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六万年之后 第二百五十七章 罗莎同志请坐下

时间:2018-05-16作者:青山铁杉

    这种可以做炮灰的文明联盟有的是。众多文明在联盟的领导之下和谐共存,其实就是苏联民族政策的变种,不过略有些不同。

    苏联的民族政策可以说是巨坑,但只要开始接受收集这些文明就只能适当的妥协。不过这次谢洛夫学聪明了,没有干出把苏联早期把斯拉夫人分成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的蠢事,而是学习中国的细化分别。

    不论他承认不承认,这些文明都是不可能变成人类的。那就很简单了,一个文明进入联盟之后,联盟便开始划分这个文明的民族,你要么语言不同、要么习惯不同、要么思维方式不同、只要有不同的地方就把这个文明拆开分别安置在不同的星球让他们自我演化。

    每一颗星球都是不同的,想要真的适应这个星球的环境,就是异化的开始。在这个过程当中,谢洛夫猛然发现其实中国经验还是不够彻底,缅甸才是这种政策的真理。

    小小一个缅甸有一百多个民族,这是根本不正常的。要知道苏联才不过识别出来这个数量,中国民族最混杂的地区是西南地区,这个地区刚好和缅甸交接。可以说如果没有西南地区,就不会有这么多民族的出现。

    缅甸主体民族只不过略占多数,一看中国进行民族识别才愕然发现还有这种操作?并且迅速发现了其中的好处,殖民时代东南亚唯一的独立国家是泰国,泰国崛起的历史也比缅甸早得多。其实缅甸北部人数最多的是泰人,缅甸国内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缅人和泰人有足够的人口和影响力。

    有鉴于此,缅甸迅速找到了民族识别的好处,苏联在民族识别当中将斯拉夫人分化铸成大错,后来一直在弥补这个错误。中国在保存主要民族的前提下,将主要少数民族羽翼下的小民族识别出来,缅甸更进一步,直接将缅甸第二大群体的泰人,拆成了一百多个连名字都没听过的民族,从此之后泰人不会在成为能正面挑战缅人的群体,拆完之后国家一直战乱,和前面的问题相比其实是小问题。

    联盟就不缺乏这种互相竞争的小文明,这也是谢洛夫敢于进行碰瓷战术的基础。他知道自己只要振臂一呼,有的是想要脱颖而出让联盟高看一眼的文明出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事实上也是如此,联盟用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对这些意识体文明进行碰瓷,直到这些意识体的反击方式基本被掌握,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谢洛夫也表现了自己的诚意,将一些资料共享给了阿弗雷德。

    阿弗雷德也知道己方在这一点和谢洛夫无法相比,对方只是把自己作为肉盾。合作从来都是不公平但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所以一些小小的不公平完全可以忍受。

    两人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一战之后的苏德合作,有些相似但也完全不同,阿弗雷德的劣势在于时代变了,指望有充足的时间发展反超谢洛夫是不可能的。

    “生物科技领域我们和对方不相上下,这也是我们最有把握的领域。”门格勒医生将检测完毕的文件输入之后,对着阿弗雷德道,“可这种有把握的领域似乎少了一点。”

    “有点像是二战的局势,和苏联开战之后才发现,凭借个别领域的优势,无法抵消大部分领域的劣势,最终被敌人击败?”阿弗雷德自顾自的点头,“不过时代不同了,那个时代的技术无法让帝国打成迅速灭掉敌人的效果,现在的科学却可以让我们这么做。当然如果谢洛夫想要对我们这么做也很容易,就看谁先动手。”

    “其实更像是冷战,双方都有核武器能在一瞬间干掉对方。不同的地方在于,因为太空太过于广阔,一旦处理掉了共同的对手,我们双方就都有意愿迅速对对方动手。帝国和苏联都有这种能力,但却没有达成恐怖平衡,都认为自己会赢。这要是邦联五强知道这件事,说不定会认为我们两方都是疯子。”门格勒并不同意全国领袖的想法,而是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冷战是双方都能吓唬住对方,现在帝国和苏联的形势,明显是谁都吓唬不住谁。

    “如果我们和苏联的联手取得胜利,一刻都不要犹豫,立刻对苏联开战,当然要等待我的命令,我会对具体的形势作出判断。”阿弗雷德想了一下道,“以闪电战迅速打垮他们。上次谢洛夫来的时候战舰信号捕捉破译完结了没有。”

    “已经完结了,不过领袖我想要问一句。”门格勒医生欲言又止的启齿道,“我感觉你和谢洛夫都不相信盖亚意识大概率存在,为何他要主动暴露自己,你又同意了和他合作呢?他如果不在你面前出现,我们很长时间都找不到他。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迅速就相信了盖亚意识存在?我不相信,但必须为真的存在做准备。他能说服我的理由是因为?”阿弗雷德猛然回头盯着门格勒医生的眼睛,阴测测的道,“因为我们是一类人,对我和他来说。生存的意义和一般人是不同的,我们想要搞明白,我们是怎么出现的!”

    “也许这是一个哲学问题。”门格勒医生想要说还不是生出来的,难道还有其他解释?

    谢洛夫和阿弗雷德都做出了和其他人完全不能理解的决定,因为对两人而言,什么帝国、联盟都没有自己的求知欲重要,为了真相现有的一切都可以用来做赌注。论语当中有这么一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些意识体,真要认真说比你的存在还差了一点意思。”谢洛夫比较最近一段时间的碰瓷成果,发现了一些成果。和罗莎可以完全以意识存在想比,这些意识体文明差了一点,但差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歪着头问道,“它们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什么态度?”

    “它们对我很尊重,没有任何敌意,不然我能感觉出来。”罗莎很干脆的回答道。

    “嗯?”低着头想了半天的谢洛夫分析道,“你不是人类,没有经过必要的阶段。所以不太能从阴谋上思考问题,它们对你尊重应该是你的存在比它们更加高级。既然它们曾经模糊的感觉到盖亚意识的存在,加上对你的尊重,我可以预感,空洞之内的那个存在,应该和你类似,或者比你更加高级。”

    “对波江座空洞的探测你不能去,我和阿弗雷德去就可以了。我不召唤你你千万不能进入,万一他能吞了你呢?”谢洛夫话锋一转开始夸自己,“我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两种选择,如果完全不是对手,我就没有进入的必要。如果战事胶着的话,我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就能改变战局。”罗莎低头道,“不论是盖亚意识还是玻尔兹曼大脑,如果宇宙本身存在意识,我们击败了它,这个宇宙就是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可以证明庞加莱重现,等等一些列还没有解决的问题。”

    “停!”谢洛夫见到陷入科学家状态的罗莎赶紧开口阻止,“罗莎同志,请坐下,等我们真赢了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