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338章永远也抹不去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啪”的一声,顾菲溪的脸上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陆景陌冷冷的看着她:“你再说一句她死了你试试看。”

    他咬着牙费力的说出这几个字,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依旧有着很强的威慑力。

    顾菲溪抿唇死死地看着他,眼眶瞬间变得通红:“陆景陌!你为了她……”

    “滾!”

    一声怒吼传来,顾菲溪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这样的冷对足以令她的尊严扫地的,但是她不甘心,凭什么唐安染都死了,陆景陌心里还是在心心念念着她?

    而且活着的时候,她也没看见陆景陌对唐安染多上心啊,她承认这两人之前是有很深厚的感情,陆景陌也是时不时地无形的宠着唐安染,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以为自己能够代替唐安染,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阿陌……”

    “我叫你滾!”陆景陌再次红着脸吼了出来。

    顾菲溪站在旁边哭都不敢哭。

    这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程天楠和陆温俞站在门前,两人身上都穿了一身的黑很明显是要去参加葬礼的意思。

    陆景陌看见两人的这身打扮,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菲溪你先出去吧,这里不用你管了。”程天楠开口吩咐。

    顾菲溪立马就急了,捂着脸委屈的说:“妈,阿陌他身体还没有好,但是要起床我拦着他,他却……”

    “我知道了,你先回家吧,我们的家事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操心了。”程天楠淡淡的说着。

    顾菲溪的心一下子就冷了。

    程天楠的这个态度好像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一样,刚刚自己的那声“妈”现在听来也显得尤为的尴尬。

    好在顾菲溪够聪明,略一点头,轻声应道:“是。”

    说完就出去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陆景陌,才出门。

    程天楠将手上的袋子扔在陆景陌的床上:“想要去的话就穿好衣服像个人样的去参加,不要在送她走的路上也是这一副模样。”

    说完程天楠就拉着陆温俞走出去了。

    一出门,眼泪忍不住的就落了下来。

    床上,陆景陌颤抖着手将袋子中的衣服缓缓地拿了出来。

    缓缓展开,一个人吃力地站在了镜子前,看着满面苍白的自己,动手,一点点将身上的病员服脱了,换上了西装。

    打转,拉扯,一丝不苟的将领带系好,就连头上的头发也不再是像曾经的那样朝后梳的一丝不苟,而是像个普通的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蓬松的放在头上。

    陆景陌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看着似乎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拖着下巴在旁边花痴的看着他笑:“阿陌,你还是这样穿最好看。头发梳上去太老了。”

    女孩笑眯眯的盯着他,一脸的天真无邪似乎还是像几年前在高中的时候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那样积极的为自己装扮。

    陆景陌忍不住伸手想要戳一戳她的脸,可是当手指伸出去的时候,却碰到了一面冰冷的镜子。

    眼前的所有东西都全部灰飞烟灭,就像那个人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太老了……可是我老了的时候你也不会再看到了。”

    陆景陌喃喃的说着。

    ……

    唐家大宅的大厅里,白色的绸缎挂满了整个大厅。

    没有棺木,只有拜祭的人和一张黑白色的照片。

    唐安染的照片上还是那么笑意吟吟的样子,似乎那样鲜活的笑容还留存在所有人的面前。

    唐儒松瘫软在轮椅上,在知道唐安染已经不在了的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晕过去了,醒过来之后,身体就极差。顾萍和唐安心便将他安置在轮椅上,在旁边守着他。

    封厉廷和莫桥烟两人互相携扶着站在灵堂的另一边。

    莫以旋抱着李安阳在旁边忍不住的大声哭着,就连徐东和陈露都忍不住泛红了眼眶。

    颜琛的眼眶也是红红的,旁边要不是江疏一直在撑着他的身体,可能下一秒他也会倒下去。

    这是所有人都不曾预料到的一个意外。

    就在这时候,唐家大宅缓缓走来一个人影。

    陆景陌一身的正装出席葬礼。

    看着灵堂的黑白照片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脸上不曾看出有什么特别难过的表情。

    一如既往的冷,但是似乎比平时的气压还要低沉许多。

    跟在后面一起进来的是程天楠和陆温俞,两人看着陆景陌的状态,担心不已。

    陆景陌这个人太会将自己的情绪藏在心中。

    越是这样不哭不闹,但是越容易出事。

    葬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排场不大。

    封唐两家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的太过寒酸,但是也知道唐安染不喜欢太闹腾。

    所以只是邀请了少数的近亲以及她曾经的至交好友。

    墓地就近选择了唐家所在庄园的后面的山上。风水优美,还能看见海。等到开春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鲜花。用唐安染曾经的话来说就像是看见了一张张对她笑的脸。

    祭拜完墓地之后,所有人都稀稀拉拉的散了。

    陆景陌一个人却留了下来。

    坐在地上,靠着唐安染的墓碑一句话不说。

    手上提着两碗酒酿元宵,还有一碗番茄炒蛋。

    慢而仔细的将碗碟摆放好,坐在山上看着下面的花海,陆景陌笑着拿起勺子对着唐安染的墓碑笑道:“你看下面的花海漂不漂亮,你以前说过,你这个人不喜欢被人压着,哪怕是死了也要站在制高点看着远方。不知道这个地方你还满不满意。”

    他一边说一边时而笑时而哭的。

    从小时候两人第一面见面的事情缓缓讲起,再讲到莫桥烟离开的时候唐安染对他的依赖之情,最后又讲起了上学的时候唐安染的各种惹祸。一切的一切像是一帧帧的电影画面在陆景陌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

    那么的鲜活,那么的美好。

    不管过了多少年,似乎只要是关于唐安染的事情他就永远记得。唐安染这三个字似乎已经刻在了陆景陌的人生中。

    永远也抹不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