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319章无形的宠爱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回去的飞机上,毫不意外的是,唐安染几人和陆景陌顾菲溪两人又是挨在一起的。

    只是唐安染他们三人在左边的座位上,陆景陌和顾菲溪在右边的座位上。

    唐安染怀孕,坐飞机有些不舒服,莫以旋就让她坐到了靠近过道的地方,不至于太拥挤导致难受。

    谁知,陆景陌也坐到了过道的那个位置上,和唐安染的距离只是半臂过道的距离。

    飞行过程中,唐安染胃里感觉难受,喝了不少水之后还是不行,又喝了点酸酸甜甜的东西才总算将那些反胃的感觉压了下去。

    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吃的东西也不少,但是总是感觉饿。

    一边饿,一边吃,又一边反胃想要吐。

    唐安染烦躁的倒在座位上哀嚎:“以后真的不要再怀孕了,这辈子有这么一个就够了,实在是太难过了。”

    她像个孩子似的赌着气戳自己的肚皮。

    嘴里碎碎念道:“小东西,出来之后一定要事事听你妈的,千万不能像你爸一样,让我生气,否则有你好看的,哼。”

    “……”

    陆景陌坐在旁边,心里很不是滋味,情不自禁的抬头看着窗外,借以缓解自己心里的情绪。

    他一个劲儿的安慰着自己,这只是唐安染对自己孩子的宠爱,但是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这肚里的孩子就是陆子谦的。

    不是他的,是陆子谦的!

    垂在两侧的手不禁紧紧地攥了起来。

    坐在他旁边的顾菲溪察觉到了他情绪的波动,脸色变了变,伸手覆在陆景陌的手上。

    陆景陌一个反射直接避开来了,让顾菲溪的手停在了空中,略显尴尬。

    顾菲溪看了看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放了下来,苦笑道:“你在难过?”

    “难过什么?”

    顾菲溪转头看了眼那边说说笑笑,一直在畅谈孩子将来以后叫什么名字的唐安染三人笑道:“谁都看得出来你在难过什么?阿陌,你放心,我们结婚知乎也会有孩子的,你不用难过,我,会比唐安染对你更好的。”

    八年的坚持不是说说而已的。

    她对陆景陌的执着谁都看得出来。

    陆景陌皱了皱眉:“做好你自己就行了,不用跟人比较。”

    刚说完就看见唐安染忽然弯下腰来。

    他连忙转头过去,就看见唐安染有些吃力地弯着腰在系鞋带。

    因为她是在过道的座位上,里面的莫以旋和唐安心也不方便过去帮她系。加上唐安染又无比的倔。

    陆景陌皱了皱眉,不悦地看着她。

    唐安染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察觉身边人是什么情绪,手刚拿上鞋带,就发现手中的鞋带被一只修长的手给接过去了。

    “嗯?”

    唐安染一抬头便看见陆景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的座位上起来,在她面前蹲下来,贴心的给她系着鞋带。修长白净的手拿着她的鞋带,动作细致的打了个结,自如的好像做过几十遍一样。

    “你……”

    陆景陌打好鞋带之后,皱眉道:“你现在是孕妇不太方便,有什么事情就喊我。”

    坐在座位上的莫以旋和唐安染全都被陆景陌这个暖心的动作给震撼到了,原以为陆景陌全程都会漠不关心,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亲自蹲下来给她系鞋带。

    顾菲溪也被震住,胸口像是被人塞了一把石子一样堵得慌。

    不是说早就分手不爱了吗?

    不是说恨着这个女人吗?

    不是说处心积虑的都想看这个女人最后会沦落到这么样的下场吗?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做?

    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他前妻系鞋带,到底是当自己是什么?

    顾菲溪气的眼眶都红了。

    唐安心扫了她一眼,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就在所有人都心思各异的时候,唐安染忽然脸色难看的喊道:“你,让开!”

    很着急的就要伸手将陆景陌给推开。

    被莫以旋给制止:“安染,不许这么没礼貌。”

    唐安染急的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景陌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立马起身。

    “呕……”就在同一时间,唐安染吐了出来,嘴里喷出的全是刚刚吃下去的还没有消化的食物残渣。

    “我日昍晶!”莫以旋看着满手的都是污秽物的时候,直接骂了出来。

    唐安染抱着她的手狠狠地又是吐了几口。

    唐安心站在旁边也傻眼了,只能说是幸好自己不是坐在唐安染的身边,而是最里面的座位否在遭殃的绝壁是自己啊!

    不仅是她,顾菲溪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关心的看着陆景陌:“阿陌,你没事吧。”

    上下扫了一眼陆景陌的衣服,手工制作的精美西装上只有一星半点的被溅到的残渣。

    陆景陌摆了摆手,随意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手帕,将自己身上的残渣给擦掉了。

    拿着手帕一直等唐安染吐了个干净才替她将嘴擦了擦。

    并且扶着唐安染去了卫生间。

    顾菲溪的眉毛快拧成麻花了。

    她皱眉看了眼那张被陆景陌扔掉的手帕,没看错的话那是前不久自己特地拜托一位著名的刺绣大师赶制出来的作品,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用来给唐安染擦呕吐物了吗?

    顾菲溪感觉心脏拔凉拔凉的。

    不仅如此,向来有洁癖的陆景陌竟然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直接替唐安染将污秽给除去了。

    空乘很快也赶了过来,派人将座位上的污秽物收拾一下。

    而陆景陌则是带着唐安染去了洗手间。

    “先生您好,这里是女厕,只能这位女士进去,请您在外面等候就行。”

    “我是她家属,也不能进去吗?更何况这里是单人间,我想也没有别的人在吧。”陆景陌脸不红心不跳的就要闯进去。

    工作人员脸上一阵尴尬:“说是这么说,但是这不符合规定。”

    陆景陌瞥了她一眼:“我就是规定!让想上厕所的女人都等一会儿,我爱人要换衣服。”

    说完就将唐安染给扶进去了。

    “……”

    唐安染脸色红一阵青一阵的。

    “谁是你爱人,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光明正大的女朋友可就在外面,你也喊得出来。”但是心里却是有些小兴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