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278章对峙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唐安染回到了疗养院中,唐儒松精神还不错,看见他回来之后笑着说:“回来了,今天干吗去了?”

    “也没有干什么就是在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现在来看看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唐安染笑着将给唐儒松带的一些私家菜馆熬制的清淡小粥放在了床头柜上,倒好之后一点点的喂给唐儒松吃掉。

    唐儒松吃了一点就不吃了,现在的他连嚼东西都角儿有些费力。

    宁愿花点力气多和女儿聊聊天。

    “我听医生说这几天就给我安排手术了,找到肾源了吗?”唐儒松脸上有着笑意,看样子心里也是相当的高兴的。

    谁不想继续活下去呢?

    可是唐安染却有些犹豫了,含糊的点着头:“是啊,肾源找到了,而且相当的匹配,您放心,您的病一定能够治好的。粥还要吃吗?”

    唐儒松摆了摆手,脸上的喜色也收了起来,有些严肃:“俗话说的好啊,知女莫若父,安染你有事情瞒着我,这个肾源到底是怎么来的?”

    唐安染抿了抿唇,纠结了好长时间才开口道:“是……安心,我不想告诉你只是因为怕影响你的心情,但是现在……”

    唐儒松听见是唐安心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叹了口气道:“她回来了?”

    唐安染点点头。

    唐儒松也不说话了。

    唐安心是个什么样的性格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种人无利不起早,能够自愿捐出肾脏?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自己是她亲爹,能让唐安心捐出自己的肾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答应她什么了?”

    唐儒松的话让唐安染心头一跳,急忙回应道:“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答应了一些小要求而已,没多大的事情。唐安心她也只是想要过上不错的生活而已,所以我就答应了。其实安心作为您的女儿她也不会看着您死的。只是她在针对我而已。”

    唐安心苦笑道。

    唐儒松脸上的笑容亦是不怎么好看。

    “你就别替她开脱了,她什么德行我知道的。唉……”老人长叹了一声之后倒在了床上,闭目养神。

    唐安染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老人忽然出声:“你让她来见见我吧。”

    唐安染顿了下手,尔后点了点头。

    次日一早,唐安心就被唐安染带着去了唐儒松所在的房间。

    门一推开,坐在轮椅上的唐儒松就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唐安心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将眼神转向了别的地方。

    唐安染识趣的出去了。

    房间内只剩下唐安心和唐儒松两个人了。

    一阵沉默之后。

    唐儒松率先开口:“回来了?”

    唐安心不说话,也是她根本就不想讲话。

    但是看着面前的老人已经形容枯槁的时候,心里又是止不住的难过起来。

    “你妈妈知道你回来的话一定会高兴的。这么多天她一直睡着,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能真正的将她唤醒。她的心里一直想着你。”

    一提到顾萍,唐安心的脸色就变了。

    垂在身边的手指紧了紧:“她在哪儿?”

    当初离开唐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要不是她妈帮她挡了一下,自己早就入狱了,当初的唐安染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她被赶走的时候,她心里就牵挂着顾萍。

    唐儒松推动着轮椅带着唐安心朝疗养院的一间屋子走过去。

    这里的装修都是平房,但是装修却是相当的精致舒适。

    唐儒松将唐安心带到了顾萍所在的疗养间,其实离唐安心自己待得地方并不是很远,但是她之所以不自己去看顾萍就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这个世界上,她在乎的人只有顾萍一个。

    可是也是因为自己,顾萍才会变成那副模样。

    到了辽养间的时候,唐安心忽然顿住了脚步,怎么也不肯再进去。

    唐儒松也停在了原处看着她。

    唐安心抿了抿唇,手指紧紧地扒着门框。

    深吸一口气想要转身就走的时候,唐儒松忽然说道:“你母亲要是知道你来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说完就推动着轮椅走了进去。

    一句话直接将唐安心给拉了回来。

    唐安心犹豫着还是跟着唐儒松的轮椅走了进去。

    里面的环境很舒服。

    装修都是顾萍之前喜欢的样子,室内也摆放着顾萍之前一直喜欢的花花草草,整个房间中弥漫的香味都是顾萍最喜欢的。

    唐儒松进来之后就摆弄着花花草草,脸上的专注申请令人感觉到他现在是真心实意的在侍弄着这些东西。可是这一切却让唐安心只感觉到讽刺。

    “你又何必现在装成这样,早干嘛去了?我妈清醒的时候你当她是空气,现在还在这里装什么好人?”唐安心不客气的说道。

    唐儒松闻声顿住了手:“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过去的十几年是我对不起你妈,也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但是你们不应该将仇恨全部都规划到你姐姐的身上。她是无辜的。”

    听前面半句的时候唐安心心里还有些感动以为唐儒松是真的开始反思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错误,可是在听到后面的时候却只感觉到心痛。

    “说到底你还是护着她是不是,只有她唐安染才算是你唐儒松的女儿,我就不是是不是?你跟我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我放了唐安染吗?但是,我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不可能!她小时候伤害了我多少次我就一一还回去。我只是拿回我自己应该拥有的东西,是她唐安染太自私占有者唐家不肯给我,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是你们的问题!”

    唐安心冷笑着。

    唐儒松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可是面前这个女孩眼中只剩下倔强。

    唐儒松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很我们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把你的肾给我?”

    “这是一场交易,我只是想要拿到唐家的财产而已,只是想要将唐安染屈服,不然你以为呢?以为就凭你是我血缘上的父亲所以我就应该救你吗?做梦吧!”

    唐安心冷笑的盯着他说。

    唐儒松死死地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转身出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