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160章隐瞒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还有我们还在您夫人体内检测出了大量的酒精。哪怕是啤酒,孕妇也不能喝,这是想生下来一个智障儿吗?你们男人能不能体谅一下自己的妻子。怀孕的女人最容易生气,也最不能得罪,现在还弄得她一个孕妇去喝酒,现在好了出事吧。”

    医生巴拉巴拉的骂着。

    陆子谦着急的将领口上的扣子松了松。不耐烦道:“打住,医生,那现在的病人究竟有没有生命危险,她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还能不能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医生白了他一眼:“像你们男人就知道在大人小孩出事情的时候最关心的就是小孩子,却忽略了我们女人。母子俩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们再是这么不会克制的话,以后会不会出事情我就不知道哦了,自己好自为之吧。”

    女医生白了他一眼之后,就走了。

    陆子谦;愣在原地,擦了擦被女医生骂出来的冷汗之后,心里暗暗记下这一笔,以后这些挨骂一定要让陆景陌给他偿还回来。

    一得到同意进病房能够看病人的时候,陆子谦几乎是飞一般的进去的,看到床上的人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身上插着输血袋,心里一阵难受。

    情不自禁的升起一股怜惜之情。

    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她的脸蛋上,叹道:“唐安染,你是真的傻吗?为了那么个男人将自己搞成现在的样子,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真的很令人心疼?或许你真的应该换一个能够对你好的人。”

    他笑着说道,眼神中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专注的深情。

    无论是哪个女人站在旁边看到这一双眸子都要止不住的心动了。

    陆子谦抓住唐安染的二手,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手上,在心里祷告着,希望两人都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

    看着睡着的女人,陆子谦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点怒气,情不自禁的骂道:“你啊,以前看着你挺机灵的,现在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现在的唐安染兼职就是蠢和单纯的结合体。有时候真的让人生不出一点怒气来。

    似乎是这三年来的婚姻彻底将这个女孩身上的所有戾气全部磨掉了。

    轻叹了一声,将被子盖在她身上,走了出去。

    他一走,唐安染就醒了,睁着眼睛看着病房的天花板上,伸手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心疼的眼泪花直往下掉着。

    她真是个失败的妈妈,在知道宝宝第二天就能差点将他弄没了。

    幸好,宝宝还在这儿。

    唐安染小声的在床上啜泣着。

    刚刚陆子谦在这里的时候她一直不敢表现出来自己其实已经醒了的事实。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陆子谦。

    无论是谁在全身不着寸缕的情况下,见到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男人,心里都会有忌惮。恍惚的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心如死灰。

    陆子谦听到声音就走了进来,看见的就是唐安染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看见他进来的时候就立马将眼泪擦干了转过身去。

    “……”

    男人看了她一眼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

    只是将旁边的椅子拉了过来,坐在她的床边上。

    “谢谢你了。不过你现在可以走了。”唐安染躺在床上能够感觉的到陆子谦一直坐在那里并没有离开。

    心里更是堵得慌,才出声道。

    她想,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避免两个人相见,才不会尴尬。

    陆子谦闻声皱了皱眉,知道唐安染是误会了什么,可是一想到陆景陌半夜强行要了唐安染,并且还害得她肚子里的孩子留不住,心里就升起一团怒火,心里也开始升起一点点小心思。

    这样柔弱的女人,这样可人的女人却因为陆景陌而变成现在样子,都是陆景陌的错误,那样糟糕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能够和唐安染在一起?

    陆子谦闭上眼睛。

    在看到唐安染身上流着血崩溃的坐在车后座大哭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了。

    那个时候他脑海里全部都是,如果唐安染出事死了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直到那个时候,陆子谦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重要性之大已经不是自己能够估量的。

    他现在不想将唐安染交给陆景陌,再也不想。

    “你现在的身体很虚弱,需要人在这里照顾,我想现在你的身边也只有我能在这里守护着你。就当是为了孩子好,行不行,你乖乖的在这里躺着,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好吗?”

    陆子谦的声音几乎是哀求的了。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要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好地活下去,谁也不要再伤害她。

    好吧,现在的陆子谦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爱上了这个小丫头,爱上了这个属于别人的女人。

    可是这又怎么样,他一向不会忌惮属于别人的东西。

    他有自信,唐安染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能够被保护的比在陆景陌的身边更加的好,她会生活的更加的快乐,既然这样又何乐而不为呢?

    唐安染听见他的声音,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

    早上醒过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和陆子谦发生了关系。刚刚还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恐惧中,现在孩子保住了,可是唐安染却更是面临着心里上的考验。

    她怎么对得起陆景陌?怎么对的起这段婚姻关系?

    她还害得自己的孩子差点就失去了生命,她更加对不起自己的孩子。

    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着。

    颤抖着声音说道:“堂哥,我希望这件事情你谁也别说,行吗?就当成我们一个错误的夜晚,行吗?还有你走吧,我现在真的不想再看见你,求求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她近乎是恳求着的了。

    陆子谦抿着唇不说话。

    他不想看见唐安染这么内心挣扎着,可是私心的作用之下也不想让唐安染知道其实昨天玩的上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他劝解着:“放心,这件事情不会有别人知道的,但是你也别急着赶我走,我只想看着你身体痊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