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133章主宰权在我不在你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另一边,陆家的南边别院中,江疏和陆子谦两人疏离的睡在一张床上。

    陆子谦看着江疏恨不得离自己有八百丈就莫名的觉得好笑。

    转过身,胳膊撑起脑袋笑着看旁边身体笔直的挺着的女人,取笑道:“你至于离我这么远吗?我们好歹现在也有个男女朋友的关系吧,不久之后还会订婚,就算是我想对你做什么,那也是合情合理吧。”

    他好歹也是一女性杀手,怎么面对江疏的时候就是这么头大。哦,还有那个唐安染,在对着自己的时候,眼中一直带着笑,可是谁都看得出来那笑中的疏离感。

    说着,他另一只空闲的手就缓缓地朝江疏那边挪过去。

    江疏本来脑海中一直想着颜琛,被陆子谦忽然一碰,整个人的身体都随之僵硬起来,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陆子谦。

    “姓陆的,你想干什么的话最好掂量掂量清楚。”

    但是显然,陆子谦并没有将这句话放在心上,身子一转,整个儿忽然就调转了一下伏在江疏的身上。

    双手撑在对方的脸两侧,眼睛危险的眯起,笑道:“江疏,你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就算江家再怎么宠你,等你成了我的女人,你江家还是会一样的支持我,你说呢?”

    男人危险的笑道,那眼神中带着一丝的玩味。

    江疏也不惧,反倒镇定了许多。

    勾唇讽刺道:“是吗?你大可以试试看,我倒是看我父母是听你的还是会听我的。我不想嫁给你,谁劝说都没有用。陆子谦,你永远记住一点,这场游戏说了算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女人的眼神坚定,还透出一股子的狠辣,像头沙漠上的母狮子,带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

    陆子谦愣了一下,忽的笑了起来,转身倒在旁边。

    江疏见此不禁松了一口气。

    随后又听到对方笑道:“我有时候觉得吧,你这样的女人能被驯服了真是不容易。我越来越好奇,那个颜琛身上究竟是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令你,令唐安染如此的着魔。”

    “我警告你,不要想着动颜琛一根汗毛,否则我会让你,让你父亲更加的在陆家混不下去。”女人闻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狠狠地警告着。

    谁都知道颜琛就是她的逆鳞,不管谁触到这个逆鳞都只有死的份。

    陆子谦本来只是抱着逗弄逗弄她的态度,但眼见如此,心里却是更加的升起对颜琛的好奇。

    一个女人能这么奋不顾身的将自己化成一枚坚固的盾牌只是为了保护另外一个男人这就足以说明她的感情是有多深。

    但是这样的感情付出在陆子谦看来却是不屑一顾。

    他从来只认为感情是可以用来利用的而不是自己生活的必须品。

    感情可以干什么?能保证他逍遥一世的活下去还是能保证他能够在陆家站稳脚跟,还是能令他在商场上大展宏图?

    事实上,都不行!

    陆子谦不禁讽刺的笑道:“感情不过是个附属品,反而只会成为自己暴露在对手面前的缺点。也就你这样的蠢女人才会耗费心思的维护你的感情。”

    像他这样的聪明人才不会干这样的蠢事呢。

    陆子谦的鄙夷目光,江疏一丝一毫的都没有漏过,对于他的话自己也不过是当成耳旁风而已。

    讽刺道:“当然,这样的感情是陆子谦你这种冷血动物从来不懂得。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得到了陆家的继承权,拥有了所有你想要的荣华富贵,那时候你就会悲惨的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都没有人能分享成功的loser,那个时候你的脸一定是相当的狼狈。”

    陆子谦笑了:“是吗?我倒是不觉得,拥有了一切害怕拥有不了一个女人?我只知道到时候数不尽的女人会围上来。”金丝边的眼镜中泛着光芒,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自信。

    江疏觉得对一个三观毁成这样的人,她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

    “你自己好自为之,但是祝愿你这样的自信能够永远的保持下去。”

    女人勾唇微笑道。

    起身拢了拢身上的睡裙,走进更衣室中。

    “你去哪儿?”

    “我不想和你这样一个冷血动物在一起,我出去了。明早陆先生陆太太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我有事回家一趟。”她带上礼帽优雅的出了房间,在走进大门的时候忽然转头看着陆子谦。

    冷声道:“不要来追踪我,被我发现一次,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床上的男人闻声笑了笑。

    她厌恶的瞪了眼,转身便离开。

    陆子谦等那身影一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便狠狠地将床上的枕头摔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极为阴郁。

    这个女人三番两次的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不就是仗着她江家背后的势力吗,自己是有求于她江家,但是也不至于一个女人能爬到他的头上来。

    陆子谦阴森森的看着门外消失的女人背影。

    片刻后,脸上的阴郁神情才又慢慢的平复下来,再次恢复到那个表情温和的男人,只是细细看之下便会发现,其眼底的戾气却越发的浓重起来。

    忽然,门被人敲了敲。

    整个江家都是按照古代的庭院来建造,所以,陆子谦的房间也就自成一体,三间合一,正门在离着卧室很远的地方。

    陆子谦不耐烦的开了门,竟然是陆齐远和秦雯静两个人。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江疏出去了?这么半夜三更的她是要去哪里?”秦雯静不是很高兴的问道。

    嘴里小声的抱怨着:“我就说我们不该给儿子介绍这样的女人做儿媳妇,你看看那个嚣张的样子,半夜三更还能出去,什么德行啊。”

    陆齐远瞪了眼秦雯静:“你少说两句可以吗?你知道江家的财力是怎么样的吗?得了江家的相助我们子谦只会更上一层楼,你现在在这里说得是什么屁话。再说,江疏那副样子你以为是为了什么和我们儿子在一起的。你还想管人家?你省省吧,江疏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儿媳妇,以后你给我放的识相点。”

    陆齐远狠狠地将秦雯静教训了一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