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94章吃不了兜着走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干咳两声,看见江疏还站在边上。虽说因为江疏存在欺骗自己的可能性,但是也毕竟是未来堂嫂,当着堂嫂的面让堂哥给自己喂吃的神马的还是不要的好。

    “堂哥,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不要……”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陆子谦打断:“你还是病人我来喂就好,乖!”

    “……”

    一个字就把唐安染打发了。

    这个乖字里的语气怎么听着那么怪。

    偏偏江疏站在旁边居然什么话都没有。

    争论了几番,最终还是唐安染投降,尴尬的让陆子谦喂了吃。

    房内一派和谐,欢声笑语的。

    门外,陆景陌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如胶似漆的两人,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手上精致的吃食一时间像是个笑话一样。放在手里只剩下尴尬。

    抬手将东西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中。

    男人转身准备离开。

    不巧,正好遇上苏悦菡。

    “阿陌?”

    苏悦菡看着男人将东西扔进了垃圾桶中,疑惑地喊了一声。眼角却含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她当然知道里面是哪两人在一起。

    想必陆景陌一定是看见陆子谦和唐安染浓情蜜意的场面了。

    就是要这样,刺激得才够强烈。

    只要颜琛的死一天都还有利用价值,她就一天都要让唐安染和陆景陌这两个不好过。

    陆景陌看见苏悦菡,同样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有些不耐烦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脸上还保持着警惕,虽然徐东传来的消息是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苏悦菡就是将材料给了唐安染的人。

    但是此前,唐安染精神一切正常,就是因为在这个女人出现之后才出现了变化。

    哪怕不是苏悦菡蓄意加害,那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阿陌,你不进去看看安染吗?”苏悦菡佯装关心的问道。

    陆景陌一想到房间中的那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就寒了一分:“和你没关系!苏悦菡,我警告过你,你不要动唐安染一根汗毛,如果被我知道安染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我想你吃不了兜着走。”

    冷冷的威胁着,令苏悦菡情不自禁的一抖。

    可是面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明亮起来:“阿陌,你还真是偏心啊,为什么唐安染一出什么事就是和我有关系?我看起来像是要陷害她吗?”

    “不是你还是谁,所有的证据都表示只有你一个人出现在她办公室里,难不成是颜琛的鬼魂来找她?”

    陆景陌大步上前,狠狠地抓住女人的脖子冷声怒道。

    苏悦菡被死死地掐着脖子,脸色很快就因为喘不过气来变得青紫。

    可是脸上的笑容却不变,满满的嘲讽意味:“呵呵,万一是呢?陆景陌,你是不是也是在害怕当初自己没有施以援手救颜琛,才导致今天的局面,唐安染恨你也是应该的吧。”

    “闭嘴!”

    这一下就正好戳中了陆景陌的痛脚。

    当初的事情谁也没办法推脱掉自己的责任,所有人都有错。除非一切后果都没有发生。

    他无法干脆利落的在唐安染面前说自己和颜琛的死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当初的状况的确是因为他没有办法。

    “陆景陌,你是不是心里也想过颜琛死了就好了,没有人和你争唐安染了,其实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唐安染的心里一直有着颜琛。你看,为了颜琛,她那么的排斥你,宁愿和陆子谦走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你。不得不说,陆景陌,你还真是够失败的。除了我,谁还要你?”

    哪怕就是现在,我也不愿意要你了。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的怨毒之意。

    陆景陌的脸黑了个彻底,冷冷的将女人一甩,毫不留情!

    转头看了眼病房中依旧笑眯眯的两人,冷着一张脸离开了病房。

    苏悦菡被扔在地上,可是眼中却散发着痛快的笑意。

    就是这样,一点点的将你们两人彻底的逼上分开的绝路!

    唐安染,我说过,我受过的苦终有一天要你全都尝一遍!

    江疏实在受不了房间里陆子谦对唐安染那种讨好的样子,也受不了唐安染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出门打算透透气。

    没想到一出去就看见苏悦菡被推坐在地上,狼狈可笑。

    不远处还有陆景陌离开的冷酷背影。

    嘴角扬起讽刺的弧度来:“呵,没想到千算万算的苏小姐也会有这么一天,被心上人推坐在地上的感觉如何?”

    江疏看见苏悦菡就来火。

    以前大学时期看不上这种装成白莲花的女人,现在知道她本来面目之后更加的厌恶。

    她看对方不顺眼,同样的,苏悦菡看江疏也是厌烦。

    苏悦菡不在乎的自己从地上爬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看向江疏同样的讽刺:“坐在地上也总比有些人被人嫌弃的赶出来比较好。怎么样,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一个人,对方却压根不当回事,还要想着你是不是有其他目的的心情不好受吧?”

    苏悦菡眨眨眼睛笑道。

    这副欠扁的样子实在是令人讨厌。

    江疏眉头蹙起,可是脸上却没什么过激的表示。

    只是怀疑的看向对方:“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听说唐安染突发状况进了医院,是你搞的鬼吧,还有那封资料。”

    苏悦菡耸耸肩:“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呵,你不知道那就没人知道了吧。苏悦菡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究竟要发疯到什么时候?不弄死唐安染你是不甘心吗?”江疏几乎有些崩溃。她实在理解不了苏悦菡的脑回路,这样一个劲儿的针对唐安染到底有什么意思。

    可是对方却阴森森的笑了:“我发什么疯了?我做的一切不过是让你们更加的认清自己。唐安染应该知道当初的真相不是吗?我这是在帮她。江疏……你到底在怕什么?你这么提防着我,不让我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唐安染,你是不是也有着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勾着唇,一动不动的盯着江疏。

    那双眸子似乎可以将人心彻底的看透。

    江疏被她身上散发出的阴森气质惊得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