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世婚宠:前妻,非你不可 第89章忘记我的死了吗

时间:2019-08-10作者:东路西雪

    苏悦菡根本想不到陆景陌会下这么狠得心。

    她只当是唐安染背地里耍的花招。她深知,如果这时候和陆景陌表现出自己的不满意,哭闹的话只会让对方更加的厌恶自己,她要做的就是博取对方的同情,她能利用的就只有唐安染和陆景陌之间的感情还有就是陆景陌对她存在的一丝愧疚之情。

    “好,我知道了,我会搬出去的,但是阿陌,我想求求你,以后可不可以经常去我那儿看看我,我不想从此再也见不到你。”

    她期期艾艾的样子令唐安染觉得自己简直是回到了民国时期的那种大宅院里。

    那些什么小妾要被赶走的时候都期期艾艾的希望老爷再去临幸自己的样子。

    她唐安染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苏悦菡果然是演戏演多了,这样的戏码也能拿的出手来。

    不咸不淡的看完整场戏。

    眼看着陆景陌因为女人的苦苦哀求,而有些动摇的时候,唐安染就经不住的想要给女人点个赞。

    谁说人家苏大小姐演戏不行了,瞧瞧这一手的小妾哀求的戏码绝对可以给101分啊!

    唐安染速速扒了两口饭,自己先上了楼,她还要准备资料下午开会。

    绝对不能因为下面那场狗血的戏码脏了自己的眼睛。

    以前不觉得,自从见识过苏悦菡的手段之后,看到她的本质之后,已经差不多了解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隐藏在白莲花表面下的就是一颗蝎子般的心脏。

    唯一庆幸的是,至少对方没有对自己下什么毒手。

    “这都是你算计好的吧,让阿陌把我赶出去?唐安染你真的厉害啊。也知道用美色来诱惑阿陌了?真是可以,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你们俩就算没有我盘庚在中间你们俩的问题也得不到解决!颜琛的死就是你们俩一辈子都跨越不过去的鸿沟!”

    苏悦菡阴冷的站在门口看着在里面做会议资料的女人,恶毒的说着。

    唐安染将电脑合起。

    脑袋里反复的在想着江疏的话,一直在提醒自己颜琛不希望自己因为他变得痛苦。

    即便这样显得有些自私,可是她只能这样才保持着不被苏悦菡蛊惑。

    “你这样挑拨还有什么意思,我和阿陌之间的事情和你已经没关系了!苏悦菡,我对你怀有愧疚之情,以前的事情我也说过了,更多的错是在你和你母亲自己身上,和我没有关系!还有,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苏晶晶是你妹妹吧!当初的危险建筑案件也是你一手策划出来吧。”

    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和她计较。

    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想在说什么。

    她知道苏悦菡只是因为一时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她希望对方能够自己认清楚处境。

    可是她这么想苏悦菡却不这么想,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阴狠。

    “哈,这件事还是被你知道了啊,唐安染你还不怎么傻吗?不过你等着吧,我不会这么算了的。希望你和阿陌真的能守住这份感情。”

    “你放心,这份感情我会比任何人都重视。”

    苏悦菡讽刺的一笑,转头进了自己的房间中开始收拾东西。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自己费尽心思走进这个别墅,可是现在却被陆景陌直接赶出来。

    这种耻辱,她苏悦菡会记住的!

    唐安染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苏悦菡走了她自然是开心,只是烦恼对方一定又把这件事算在了自己的头上。依照那个女人的尿性不知道还会想出什么恶心的方法来整自己。

    苏悦菡出了别墅的大门,在司机的带领下去了一处离陆景陌别墅有两个小时路程的别墅。

    地理位置优越,价格不菲,装修也相当的奢华精致一看就是花了重金买下的。

    可是苏悦菡一看房地产名字,差点没气晕过去,竟然是用的唐安染的名字!

    唐安染,你还真是够狠的!

    竟然用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

    用自己的名字买房子来养着她,这是在嘲笑她吗?

    苏悦菡一进别墅的大门就将东西砸的稀巴烂,看见什么砸什么。

    那些抱着打招呼心思的佣人一个个吓得都不敢直接上来和苏悦菡说话,心惊胆战的站在一边,同时惊讶这位传说脾气很好的明星雇主居然是这样的人。

    唐安染简直被冤枉死了,下午收到了买房通知的时候才知道陆景陌背着自己又干了一件好事。

    她就不懂了,陆景陌老是给她拉这种没必要的仇恨干嘛?

    很好玩吗?

    她根本就不感兴趣好不好?

    “你以后要是想要补偿苏悦菡可以直接用自己的名义,没必要想着用我的名义。”唐安染无奈的说着。看着面前优雅用餐的男人,是的,自己又被抓来当陪餐的人了。

    “我这样做,你不高兴?”男人挑眉看向女人,将对方喜欢的菜全部夹进她的碗中。

    唐安染知道他这么做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手来补偿苏悦菡,这样达到两人关系暂时和谐,冰释前嫌的目的。可是他压根就料错了苏悦菡对自己的仇恨程度。

    她将自己小时候的所有惨痛经历全部怪罪在自己的身上,这样的深仇大恨之下,苏悦菡怎么可能真的和她成为手拉手的好朋友?简直是笑话。

    “她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和我和睦相处,别想了。我和她之间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苏悦菡也不是那种良善之人。”唐安染紧蹙着眉头说道。

    “你以前和她有过纠葛?”

    唐安染没说话。

    可是陆景陌却是看出了一丝丝的不寻常来。

    他知道唐安染属于平时嚣张跋扈,但是真的受了什么委屈的话,自己只会将苦水往自己肚里咽得那种。

    不禁联想到唐安染在知道颜琛的事情之后的表现,如果不是某些人故意透露的话,唐安染绝对不会那么早就知道了。

    抿了抿唇,脸上闪过一丝的冷意。

    两人吃完饭,各回各的部门。

    刚坐到位置上,唐安染就收到了一条e—mail。

    “忘记我的死,还和陆景陌在一起,唐安染你真的好狠心……”

    鲜红的大字,血淋淋的看上去鲜艳夺目又透着一股子的诡异。下面还配了一张血淋淋的图片,是一张血淋淋的爪子扣在墙上,划出五道鲜红的印子,看上去触目惊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