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凌霸天下 第49章 正面压迫

时间:2019-08-10作者:思想一

    段鹰本是真玄七重武者,最近做出了突破,达到真玄八重。

    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引人注目的方面,不过,其武技十分毒辣,招招取人性命,所以打斗起来会让对手忌惮。

    但凌天风却是怡然不惧,面对段鹰,不仅战意高涨,还主动冲了上去。

    由于自己修炼的是天火真力,是天阶功法,又正式融入了火之力,故而真力的威力较之一般黄阶上品功法修炼出的真力品质,高出十倍不止。

    这也就是凌天风可越阶挑战的凭借之一。

    凭借之二,则是凌天风服用多种灵丹妙药,又是名副其实的体修,肉身力量达到先天极致,具有三千斤力量,勇武不可挡。

    其三,则是灵识赋予的一些能力和出其不意的应敌计策。

    其四,便是风雪神戟配合玄阶下品武技毒龙钻了。

    拥有这么多较常人厉害太多的方面,综合起来,凌天风确实拥有极度的自信,敢与真玄八重的武者展开真刀真枪的正面较量。

    其实,在他先天三重时,便击败了真玄中期的卢子键三徒弟。

    现在,达到了先天五重,换做应对一名真玄八重的老牌高手,倒也是毫不畏惧。

    一戟奔出,如狂啸出渊的蛟龙,戟刃上流动着星辰般的点点光华,那股一往无前穿破虚空的气势,轻易就取得了战局先机。

    “穿金裂石。”

    狂猛的力道,如海啸喷发,戟尖喷出的真力光华,凝实为一道过丈长的巨大戟芒,连虚空都发出了呼啸声。

    更是因凌天风狠狠地一脚踏地,附近的地面摇颤,都带动古木上的积雪簌簌而落。

    段鹰眸孔猛然一缩,简直不敢相信这携带威猛狂放气势的一击,是由一个先天小辈发出来的。

    而且,那戟芒还携带着高温,穿过空中时,低达零度下的空气温度,瞬间升腾,热气冒腾。

    “铁血无敌。”

    段鹰顿时不敢小瞧了,胆气一颤,亦是使出了最厉害的一招武技,是黄阶上品武技中最厉害的那一招,此招一出,力道增加两成,而且浑身隐约间都激发出了血气。

    血色单刀本就流动着血色光华,在施展血气的武技时,更是斩出了一道粗大的近三丈的血色刀芒。

    刀芒横亘虚空,一些细微的刀气喷溅至周围,竟将巨粗的古木洞射出了手指大小的米余深的洞口。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戟芒与刀芒从远处奔向彼此,轰然一声,就在两人中间的位置爆发出了璀璨的光华。

    光华中血与火交融,瞬间爆炸开来,形成了一团三丈范围大小的真力爆炸余波,周围虚空,更是炸响连连,虚空震颤哀鸣,大地出现了一个深达一丈半径两丈的深坑。

    但毕竟真玄高手的真力浑厚许多,纵使天火真力品质过高,能以一抵十,却还是被刀芒冲散得七零八落,而剩余的刀芒,余势有衰地继续奔向凌天风。

    凌天风见此却是冷笑一声,看样子,这段鹰并没有何稀奇的,只是真力浑厚太多罢了。

    他只是挥动神戟,都没使用真力,仅仅借助肉身力气与神戟本身的厚重,轻易就击溃了剩余的刀芒。

    “看来堂堂铁血门主,也不过如此。”

    凌天风探出了对方底细,心里更是有底。

    将戟后拖在地,整个人冲了出去,凌空一跃,至十米高,双手举戟,倾尽全力疯狂朝下砸落大戟。

    “泰山压顶。”

    这一式实在势头太足,有如万斤重石当空砸落,风声呼呼。

    段鹰登时变了颜色,忍不住就要后退避其锋芒,但凌天风的身手极其灵活多变,居然在空中降落时带动残影,加快了下劈速度。

    段鹰只来得及扎稳下盘,双手霍然持刀,横格于顶,全身力气都贯注于双臂及刀身。

    便听砰地一声巨响,大戟狠狠砸在刀刃上。

    又听喀嚓一声,身为普通神兵的血色单刀,竟不堪重负,被砸掉了一小段。

    而段鹰感受着传至体内的那股巨力,五脏都震动,双脚更是发着颤,扎入地面一尺有余。

    他脸色发白,眼皮直跳:“小子,汝敢毁我神兵?!”声音中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意。

    段鹰怒了,这柄神兵比之一般的普通神兵,质地可要好上许多,是普通神兵中的上乘,具备无与伦比之锋利。

    然而,血色单刀再锋利,也无法比及千斤玄铁的坚实硬度和星辰钢打制出的刃口锋锐。

    “区区普通神兵,也敢在大戟面前硬碰硬,只能说你蠢到家。”

    凌天风得不势饶人,从选择的兵器就可看出,自己走的是势大力沉,举轻若重的狂猛路线。

    所以,与自己硬碰硬,是最不讨好的对抗方式。

    段鹰神兵被毁,心中又是大怒,但同时也惧意大增。

    血色单刀只是断掉一截,还可以再战,但胆气,却是已大减。

    “这小子不知被什么东西附身,太过神勇,我与他比拼力气,是最不讨好的做法。”

    尽管段鹰心里很不甘心,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在正面对抗上,吃亏太大。

    单刀不适撞击,力量也完全不及对方,所以……剩下的办法,就只得是智取。

    “仗着战斗经验丰富,真力也浑厚太多,单刀也有其优势,故而短兵相接才是最有利的,他的大戟可不适合近身战。”

    段鹰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法,那就是欺近凌天风,展开灵活的战斗。

    “好小子,且让你棋先落一子,接下来,就不会这么好运气了。”

    段鹰长啸一声,扭了扭脖子,冲了上去。

    当见到凌天风大戟挥落时,却是以诡异的方式,贴地一滚,直接滚落到凌天风脚下,接着就是血色单刀霍然划出。

    凌天风猝不及防之下,变了脸色,双脚猛然一踏,轻身近丈高,躲过了削足的利落一刀。

    段鹰嘴角带着冷笑,腾地站起,单刀直刺凌天风足底,其速有如电光。

    凌天风暗道不妙,对方在自己身下,形势又十分危急,大戟找不到适合的角度展开格挡。

    情急之下,声带一动,聚集灵识,吼出一声。

    登时,段鹰只觉耳朵发生炸响,耳鸣不止。

    耳鸣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脑袋出现了瞬间的失神,就像是被天雷慑住了心神,一时间失神。

    凌天风趁此机会,凌空翻过身去,刚一落地,便见段鹰猛地甩了甩头,再次持刀杀了上来。

    “小子,不管你有什么门道,今天都得死。”

    凌天风冷哼一声,拉开了距离,他就不会再轻易让对方近身。

    只见其大开大阖,威猛狂放地展开毒龙钻戟技。

    其举手投足,如行云流水,淡定从容,气势亦沉稳无比,就仿佛一块磐石。

    段鹰奇计迭生,在旁使出各种虚虚实实的招式,但都被凌天风一一化解并逼退,根本就无法再次近身。

    这时,白齐风和洪核乱听到打斗声,从远处的密林赶了过来,往这一看,顿时就目瞪口呆,惊奇无比。

    又过了一会,一些二级势力的代表也赶到此处,望见眼前这幕,亦是吃惊无比,其张口结舌的程度,不亚于见到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天啊,出现幻觉了吗?怎么回事?”

    “姓凌的小子居然挡住了段鹰的无数次进攻,这怎么可能?”

    一群人分散站开,皆对着远处一幕发愣。

    不知不觉,才发现这凌天风居然从一个普通无比的后天武者,成长为了一个可与铁血门主都正面战斗的高手?!

    这一幕带来的震撼与冲击,简直可用三个字来形容,不可能!

    然而,眼前的场景,却是真实发生的。

    那纵横虚空的血色刀芒,和吞吐不定的火红戟芒,彼此碰撞,发出阵阵爆响,十分激烈。

    “够了吗?你不是凌某的对手,识相的话,趁早缴械投降,若将凌某逼急,恐怕不会给你留下全尸。”

    凌天风昂首挺胸,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

    “哼,少来攻心这一套,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段鹰脸上狞色显现,单刀刷刷挥动地更迅速了。

    虽然没取得实质性的进攻效果,但这般消耗下去,自己的赢面还是比较大的,毕竟真力比之凌天风一先天武者,可是浑厚太多。

    “怎么回事?听两人的对话,似乎这段鹰不仅奈何不了凌天风,似乎还有性命之危啊?”

    白齐风眉头一皱,神色间困惑更多。

    “这姓凌的小子,太镇定了,甚至毫不夸张地可以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来形容,如所料不错的话,段鹰已经试出了凌天风的底,并且很可能不敌这小子。”

    洪核乱默默观察了一阵,最终总结道。

    白齐风撇了撇嘴,其他的观战者亦是摇头不信。

    在他们看来,凌天风能勉强挡住段鹰的不断进攻,已是祖上烧了高香,哪还有可能会像洪核乱说的那样。

    然而,场上形势却在此时骤然变化,只见凌天风目光中火光一闪,瞪向了段鹰。

    段鹰顿时面色大变,像是见到了什么扑向他双目,眼皮狂跳,血色单刀更是朝前方的虚无处刷刷斩去。

    这一幕实在诡异。

    凌天风却是一如既往地从容,找到对方防守大空的破绽,猛然递出大戟。

    不过,段鹰的刀很快,精神也强,竟快速地从飞刀秘术的幻境中回过神,一回过神,便见凌天风长戟正要刺在自己腹部。

    他当即惊地背后冷汗直流,电光火石间,只来得及腰身诡异一扭,避过了后果最严重的部位,只是让戟刃蹭了好大一块皮肉去。

    那一尺多长的戟尖,杀伤力实在惊人,若被刺中,恐怕整个腹部都要肚破肠流,现在只是蹭去了边上的一片血肉,还是挺幸运的。

    感受着外腹传来的痛苦,段鹰只觉得心惊胆颤,这小子诡异地很,打到现在,他可是吃了好几次暗亏。

    “如果再不逃,很可能就得交待在此了。”

    段鹰心里害怕起来,冷冷瞥了凌天风一眼,转身就要逃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