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热力学主宰 第0482章 冕下成为国王?

时间:2019-05-14作者:饮马流泉

    <co>

    弗特森坐在椅子,极尽蛊惑的说道:

    “克利福德,你好好想想吧,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并且这件事对你来说非常简单,也不需要你亲自出面,你能得到拜伦公爵的爵位……”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里卡多·拜伦竟敢擅自处决一位高贵的奥义者冕下,这是国王陛下和亲王绝对不能容忍的,长老院正在讨论如何处置里卡多,他迟早会丢掉公爵爵位……”

    “……你只有获得了陛下和亲王的支持,才能在未来的爵位争夺,获得最终的胜利,继承爵位……”

    “……克利福德,我们非常愿意帮助你……”

    坐在弗特森对面的一位矮胖年人一直沉默不语,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他忽然冷笑一声:

    “哼,你们是想利用我吧,别以为每个人都是傻子。”

    这句话一语点破了弗特森的真实目的,可他却不惊反喜,原因很简单,如果克利福德没有对这个提议动心,这家伙早离开了,还会坐在这里听自己喋喋不休吗?

    弗特森脸的笑容丝毫不变:

    “亲王曾经说过,只有基于利益的同盟,才是最坚实的同盟,我们都有一致的目标,不是吗?所以帮助你,是帮助我们自己。”

    克利福德脸露出一丝挣扎,犹豫片刻后,他下定了决心:

    “你需要我做什么?”

    弗特森脸迅速堆起诚挚的笑容:

    “我听说拜伦公爵家族城堡里的一位管事,是你的侄子……”

    “没错。”克利福德点点头,“艾特负责管理酿酒作坊,以及设置在城堡里的酒窖,他已经为公爵工作了超过10年时间。”

    弗特森忽然靠近对方,将计划娓娓道来。

    他将声音压得极低,哪怕站在屋内的人,也最多只能听到只言片语。

    “……黛博拉与穆斯……药剂……酒水……”

    ※※※

    女巫森林。

    在弗特森曾经拜访过的木屋前面,出现了一位顶着一头爆炸般头发的年女性,在这个愚昧而保守的年代,这种发型算得惊世骇俗,绝对会正常人视为疯子。

    她长着一个醒目之极的大鼻子,鼻子顶端还有少许红点,看起来非常像酒糟鼻,这让这位女士的相貌看起来颇为丑陋。

    她正是这座木屋的主人——疯狂女士,尤里·亚菲罗斯。

    “砰砰……砰砰……”她一边敲着木门,一边扯开嗓子叫了起来,“斯嘉丽,达西……老师回来了……”

    她的声音格外苍老,好像垂垂老矣的老妪。

    见始终没人回应,尤里咕哝了一句“两个死小鬼,又跑到哪里去了”,接着她挥了挥右手,屋顶垂下来的两条藤蔓轻轻摆动起来,从窗口游入屋内,如同产生了生命一般

    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木门被打开了。

    在凌乱的木屋里走了一圈,尤里立刻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劲,没过多久,她在木桌发现了一张纸条,目光扫过纸条,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冰火毒龙药剂……雷诺·奥丁……”

    几分钟之后,疯狂女士急匆匆的离开了木屋。

    ※※※

    哥白尼城,公爵城堡。

    天还未亮,城堡已经忙碌了起来,因为今天是拜伦家族一个相当重要的日子。

    在这一天,现任公爵的孙女,黛博拉小姐,将会与火系超凡者穆斯·塞隆阁下举行订婚仪式。

    这场仪式不只意味着一对未婚男女的结合,它还代表着一个重要的信号,拜伦家族将正式投靠一位尊贵而强大的奥义者,雷诺·奥丁冕下。

    “父亲,附近区域的贵族几乎全都来了,封地更远的贵族也来了很多,我还看到马克兰兹子爵,贝兰托尼伯爵,哈默里伯爵……”

    卡里克·拜伦兴冲冲的跑进拜伦公爵的书房,兴奋的喊道,“打算出席订婚仪式的贵族数量,我们想象得还要多!”

    拜伦公爵一脸“早在预料之”的笑容,他瞥了一眼卡里克,说道:

    “快去招待客人吧,你今天恐怕会非常忙碌,对了,记得去看看黛博拉,你是她的父亲……”

    卡里克连连点头,转头离开了书房,刚刚走了几步,他忽然停下脚步,有些羞赧的说道:

    “父亲,看来您是对的,我不该反对将黛博拉嫁给雷诺冕下的下属,原先我还以为这样做会遭到其他贵族的嘲笑,毕竟那位穆斯·塞隆只是一位超凡者……”

    拜伦公爵叹了一口气,说道:

    “在以前,打压奥义者以及超凡者确实是所有贵族一致的默契,毕竟他们掌握着强大力量,如果再让他们染指了权力,那贵族们还有活路吗?”

    “但是,时代不一样了,在黑兽人的威胁之下,能力者的地位将会越来越重要,一位奥义者的分量,更是重要得超乎想象,我们很难再用以前的方式,来对待他们。”

    “想想那位曾经威震北境的‘雷鹰’吧,面对奥义者的突击,哪怕卡斯特罗公爵的军事才能再强大,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战而亡,卡斯特罗家族,现在又在哪里呢?”

    卡里克默然片刻,旋即不甘心的问道:

    “父亲,难道拜伦家族以后要成为雷诺冕下的附庸吗?您是一位公爵,而雷诺冕下连爵位都没有,所谓的‘海潮领’也只是强占的领地,并没有得到任何王国的承认……”

    拜伦公爵哑然失笑,问出一连串问题:

    “卡里克,有没有爵位重要吗?领地有没有获得承认重要吗?难道你没有注意到雷诺冕下手下的那支护岛队,以及那种可怕的武器吗?”

    顿了顿,公爵又说出了另一句令卡里克大惊失色的话:

    “如果有一天,雷诺冕下成为了国王呢?如果海潮领成为海潮王国呢?”

    “这不可能!”卡里克脱口而出。

    “为什么不可能?”公爵面露出一丝嘲讽,“冕下有强大的武力,还有同样强大的军队,只要他愿意,谁能阻止他成为国王?你吗?还是外面那些如废物一般的贵族?”

    卡里克顿时呐呐不言。

    如果雷诺在这里,一定会为公爵连点213个赞。

    在他看来,“枪杆子里出政权”才是至理名言,没有足够的武力,不会有足够的话语权,在绝对的武力面前,贵族算个屁啊。

    可在异界,公爵的这番言论绝对称得离经叛道。

    在这个世界,贵族化贯穿了人类的数千年历史,异界土鳖们也因此产生了一种对贵族身份的变态迷恋,贵族与非贵族之间,有着一条几乎不可逾越的鸿沟。

    地球的白皮也一样,哪怕在贵族已然式微的现代社会,只要有一个名义的贵族身份,常人便会对其高看一眼。

    为了自我美化,这帮家伙甚至折腾出一种名为“贵族精神”的理念,强行将一切美好的品德与“贵族”联系在一起,如“高贵的气质”、“宽厚的爱心”、“悲悯的情怀”等等扯几把淡的玩意,试图从精神将社会割裂成两个群体,即贵族与非贵族。

    然而,究其本质,无论是贵族,还是贵族精神,其实是奴性,是“一群人试图对另一群人进行奴役”,是一种另类的奴隶主。

    他们的基本逻辑是这样的:我是贵族(精神贵族),你不是,那么你应该听我的,因为贵族生而高贵,所以我注定要踩在你头。

    雷诺完全不这么看,他来自一个更有反抗精神的古老国度,他更笃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难道成为狗屁贵族,砍掉脑袋不会死了?

    ※

    公爵城堡,酒窖。

    “嘎吱!”

    一位身穿黑色礼服的管事,推开酒窖最深处房间的大门,回头低声说道:“弗特森先生,最珍贵的一批红酒都储藏在这间隔间里面……”

    在这间面积超过20平米的房间里,看起来空荡荡的,只摆着一张由珍稀银桃木打造的酒架,酒架面摆着20余瓶红酒。

    弗特森走到酒架前,拿起一瓶酒,用右手握住瓶口的树脂。

    在管事惊异的目光,树脂渐渐熔化了。

    随即弗特森撕下树脂,拔出瓶口的木塞,接着从口袋取出一个精致的水晶小瓶。

    这正是冰火毒龙药剂。

    他拧开小瓶,将里面的几滴透明的液体滴入酒瓶,随意晃了几下,使药剂与红酒混合均匀,随后将木塞重新塞入瓶口,又将树脂还原。

    直至将一切恢复原状后,弗特森才满意的点点头。

    在这个过程,管事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弗特森又在瓶身留下一个微小的记号,转头对管事说道:

    “艾特,记住,宴会开始的时候,端给雷诺·奥丁的酒,一定要用这一瓶……”</c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