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女神的贴身男秘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心意

时间:2017-10-02作者:多情木偶

    本来准备回屋的伍伟茂两口,看到这不和谐的一幕,反而停了下来。

    伍琪涵妈妈本来想过去打个圆场劝说一下,却被伍伟茂微笑着一把拉住。

    秦烈的字迹挥洒自如,有一种淡定天下的从容,却也更透露着一种蔑视一切的霸气,让他充满了好感。

    所以,更好奇他究竟该如何应付这种赤果果的挑衅!

    “莹莹,别生气!”

    让楚莹莹感到意外的是,秦烈非但没发火,反而微笑着劝说安慰。

    说完后站起来走到丁玉寰面前,环顾了四周一眼继续道:“大家仔细看看,我们两个谁更像小白脸?”

    他这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确实,丁玉寰白白净净,穿着一身名牌休闲服,而他则寒酸的西装,刚毅黝黑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说的是花女人钱……”丁玉寰气的无语。、

    自己是穿的比他体面,脸是比他更白,可不能以此来衡量小白脸的标准!

    “刚才就说了,我在宏盛集团上班,这身衣服是我赚钱买的,丁公子,请问你在哪儿上班?这身衣服又是花谁的钱买的呢?”

    秦烈微笑着问道。

    “我爸妈有钱,你管得着吗?”丁玉寰气的反问。

    “管不着,但只能说你是父母养的小白脸而已!”

    “你……”丁玉寰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不只是他,就连在场的众位公子哥及千金小姐,都不禁脸上一红。

    “再拿这个精美的蛋糕来说,确实是你的一份珍贵的心意!”

    秦烈走到蛋糕旁,看了一眼继续道:“可如果没有你父母给你的钱,你靠什么买这份心意?你拿着父母的钱,口口声声说你的心意,不觉得太虚伪吗?对琪涵来说也是一种侮辱,她珍惜的是心意,而不是买蛋糕所花的你父母的钱!”

    ……

    他这话有些绕口,又一口气说完,院子里鸦雀无声,众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但句句却都很有道理,丁玉寰花父母的钱买蛋糕,非但代表不了心意,反而很虚伪,对琪涵来说也是一种侮辱。

    由刚才的感动到现在的侮辱,这落差也太tmd大了!

    当然,他们也想起自己送的礼物,反而有种越贵重越抬不起头的感觉!

    楚莹莹想笑,但看到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逼,也不好意思笑出来,憋得俏脸通红!

    “你管得着吗?总比你什么都不送的好!”

    片刻之后,丁玉寰回过神来,气的脸色煞白,愤怒的说道。

    “就是,不送礼物你还有理了?”

    “白吃白喝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没见过这种厚脸皮的。”

    “tmd,凭什么说我们?”

    ……

    所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再次统一了战线,甚至恼羞成怒之下,完全不顾形象的骂骂咧咧。

    没办法,秦烈这话明显把他们都包括了进去!

    “琪涵都说了,只要能来陪她过生日就行,礼物不礼物无所谓!”

    秦烈看了愤怒的众人后继续道:“我不送礼物有错吗?人家过生日的不介意,你们又何必这么着急生气呢?”

    嘎!q8zc

    听到秦烈这话,所有人又呆住了!

    甚至包括伍琪涵,都哭笑不得,心想,能把生日不送礼物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也是没谁了!

    当然她倒不生气,反而觉得这人脸皮厚的挺有意思……

    众人还没在气愤中反应过来时,秦烈继续开口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都没钱,却厚着脸皮花父母的钱为琪涵买生日礼物,而我这上班赚钱的,不表示一下的话,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噗!

    听到他这话,楚莹莹实在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心想,本来这些公子哥想嘲笑他没钱,结果却被他贬的一文不值,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打脸。

    不过却也好奇,他究竟怎么表示一下?

    “丁公子,能不能把你这个蛋糕卖给我?我想用一下。”秦烈突然开口问道。

    “哼,用可以,但我不卖!”丁玉寰冷哼一声,傲娇的回答。

    在他看来,秦烈是想买自己的蛋糕来表达心意,他怎么可能同意?

    至于用的话,则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自己不卖,他借了蛋糕又有什么用?

    “好。”

    秦烈随口答应,走到旁边的糕点旁对佣人道:“给我拿把水果刀及圆盘。”

    既然他是客人,佣人自然不能拒绝,匆忙拿了出来递给他。

    秦烈拿了水果刀后,走回蛋糕旁,直接向蛋糕切了下去!

    哗!

    在场的人立刻发出一片惊讶声。

    “艹,这是tm的要分蛋糕吗?”

    “还没点生日蜡烛呢?这么好的蛋糕简直是糟蹋了!”

    “md,又不是他买的,他凭什么切?”

    ……

    看到这一幕,本来就窝火的众人,立刻纷纷的表达不满。

    “莹莹,过来帮忙!”秦烈完全不顾众人的骂骂咧咧,回头冲楚莹莹喊道。

    看他的架势,是想将蛋糕在中间一分为二。

    可蛋糕太大,水果刀切不过来,那动作跟一点点割肉一样,笨拙而好笑。

    尤其是丁玉寰看了后,更是气的七窍冒烟,这蛋糕可是他花了十几万定制,就这么毁了!

    “来了!”

    楚莹莹答应着,匆忙跑到她跟前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心想,切个蛋糕也用不着你啊?难道切完蛋糕分一下,就算表达心意吗?

    “少问,把这一半接好就行!”

    此时蛋糕被他切下来了一半,楚莹莹顾不上精致的花朵图案,匆忙用手扶住,不至于掉到地上。

    切完之后,整个精美的蛋糕彻底面目全非,奶油下泛黄的面包露了出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切下的一半放在旁边的盘子里,楚莹莹手上沾满了奶油,哭笑不得。

    秦烈的手上则十分干净,手腕一抖,用水果刀将盘子里蛋糕的奶油刮了下来,向涂墙一样往裸露的面包上抹去。

    短短的几分钟,切开的平面便涂满了白色的奶油,平整的如一面白色的镜子般光滑耀眼。

    他侧头看了一眼伍琪涵后,开始用刀尖在平面上画了起来。

    ……

    楚莹莹此时也明白,他是用刀尖作画,而图案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伍琪涵。

    只是却为他捏着一把汗,在纸上画一个人都不容易,何况在柔软的奶油上用刀尖去描绘,简直是闻所未闻。

    奶油的粘性很大,很容易破坏图案的美观,更主要的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激怒,到时候的挑剔可想而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