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这个丫头不好惹 132心里的痛1

时间:2019-11-20作者:陌画浅浅

    原雍廉愣住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虽然按道理和年纪来说,张妍研确实是能称为姐,但他怎么觉得就那么别扭呢?感觉无法喊出口。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张妍研感觉刚刚说的这句话让本来就不自然的气氛一度降到了冰点。

    “咳咳~~~”张妍研假装咳嗽了一声,“开玩笑,开玩笑,你喜欢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叫年轻一点也挺好的,嘿嘿嘿~~~”

    “嗯,好~”原雍廉倒是真的松了一口气,露出好看又整齐的一口大白牙,温柔的喊了一声:“妍研~~~”

    那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听得张妍研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怎么感觉怪怪的,即便是这样,她也不好再说什么,硬着头皮在原雍廉期待的小眼神应道:“哎~原、雍廉。”

    “那我回去了。”原雍廉心情大好,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你也早些休息,明天再来看你。”

    “好~再见。”尽管张妍研不想和原雍廉有过多的瓜葛,但是人家才帮了她,她不能太不通人情世故吧,所以没有直接拒绝原雍廉。

    “再见~。”原雍廉美滋滋的笑着离开了。

    当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张妍研才真的放松下来,她趴在沙发上,簌簌的落下泪来,忍了好久好久,终于可以放声哭出来了。还好原雍廉没有一直追问她受伤的原因,不然她一定憋不住,在原雍廉面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太丢脸了。

    原雍廉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知道张妍研一直在忍着自己心里的难过,听到她哭的声音,原雍廉才放心了一些,至少比一直憋着好。

    大约又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听到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下楼看着张妍研房间的灯确实都关了,才放心离开。

    第二天10点钟左右原雍廉带着食材和药品来到了张妍研的门口。

    “砰砰砰~~~”张妍研睡得正香,就听到敲门声,她最讨厌有人打扰她睡觉了,把被子蒙住头,不愿意起床。

    原雍廉见没有人开门,又开始打起了电话。

    “叮铃铃~~~”

    “哎呀~~~好烦啊~~~~”张妍研一脸烦躁的坐了起来,想睡一个安稳觉怎么这么难呢?看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她只好挣扎着下床,一瘸一拐的去打开门。

    “来了来了,别敲了!”

    看到张妍研一脸倦容,原雍廉问道:“睡得还好吗?”

    张妍研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惊吓得叫出了声,“啊~~~”想到自己还没有洗脸换衣服,妈呀,逃也似的冲进了洗手间。

    “你慢点,小心脚。”原雍廉说道。

    看到镜子里面自己乌黑的眼圈,凌乱的长发,重点是睡衣扣子还没有扣好,完全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张妍研懊恼

    的拍了拍脑门,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收拾好了出来吃早餐。”原雍廉看着凌乱的大厅,一堆用过的卫生纸散落一地,叹息了一声,默默的收拾起来。

    “哦~~~”张妍研咬着唇,泄气的回应道,快速的洗漱了一下,打开洗手间的大门,偷偷的瞄着外面的情况,看到原雍廉在认真的打扫房间,她轻轻的溜到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化了个淡妆才出来。

    原雍廉当然看到了她的举动,只是故意装作看不到的样子,继续淡然的做着事情。

    “抱歉~失礼了。”张妍研干笑着说道。

    冼铭夏笑了笑,道:“快吃饭吧,今天感觉怎么样?脚还疼吗?”

    “不怎么疼了,你也不用再来看我了,我怕耽搁你忙自己的事儿了,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应该去陪陪女朋友,不然她该生气了。”张妍研说道。

    “我没有女朋友。”原雍廉头也不抬的说道,终于把客厅都收拾干净了,他可以坐下歇息一下了。

    “啊???”张妍研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好尴尬,他竟然没有女朋友,张妍研懊恼的想着:真是笨死了,这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原雍廉淡淡的笑道,“没有女朋友很丢脸吧?”

    “啊,没有啊,没有啊。”张妍研拿起原雍廉买来的煎饼大大的啃了一口,她还是别说话了,吃东西吧。

    “你不用安慰我,”原雍廉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我也觉得自己挺丢脸的,最近一段感情还是5年前,也怪我没有本事,人家家世好,我配不上人家。”

    张妍研觉得自己真的嘴欠,让原雍廉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她真的好想狠狠的揍自己一拳。

    “我前女友家里是开连锁超市的,在江城市也算小有名气,就是橙家超市,她本人也是在美国留过学,我们认识的渠道很简单,就是朋友聚会认识的,也算是相亲吧,我朋友有意介绍我们认识,一来二往接触了几次,就开始了交往,我们交往了三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她父母觉得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大学辅导员,再加上家里条件也不是特别好,我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以前是工人,下岗后一直在家休息,所以她父母想让我辞职去管理超市,我是一个读书人,哪里懂经营这一套,自然就拒绝了,没想到后面她父母就极力反对我们的婚事,最后就真的吹了。”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但始终是原雍廉心里最深最伤的痛,他鲜少对人讲过,即便是在周世文面前,他都没有讲的如此详细,习惯性什么东西都放在心里,今天说出来了,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张妍研没想到原雍廉会给她说自己的经历,

    她惊讶的合不拢嘴,毕竟才见几面,她还是他学生的家长,是不是要避讳一下呢。

    “让你见笑了。”原雍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没有,没有。”张妍研说道。“只是,没想到你会把这么私密的事情给我说,我有点错愕。”

    对于张妍研的直接,原雍廉觉得很舒服,他就喜欢这种不藏着掖着的交谈。

    “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愿意告诉你。”原雍廉坦诚的说道,“其实,我几乎没有对人讲过我的事,除了我最好的朋友,稍微提了一下,我父母都不知道,他们本以为我快要结婚了,我给他们撒了一个谎,说是女方要出国学习,把婚期延后,他们当下信了,后面却发现一年复一年的往后推,他们就知道我们肯定是黄了,为此,我妈妈还怄气,生了一场大病。”

    “谢谢你,”张妍研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的信任,我很荣幸你愿意相信我。”

    “其实吧,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张妍研失落的说道,“这么多年了,经常一个人死撑硬撑着,我都忘了有朋友是什么感受了。”

    “我很高兴能成为你的朋友。”原雍廉说道,张妍研虽然没有任何的安慰,只是轻轻的碰触,让他觉得很安心。

    “其实吧,我昨天……”张妍研咬着唇,纠结着要不要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他。

    “不想说就别说,没关系。”看出来她心中的为难,原雍廉说道。

    “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虽然是这样说,张妍研的眼眶还是不争气的红了,“我昨天,就是看到暖暖的爸爸了。”

    原雍廉诧异的看着她,看到她心里满是伤痛,却依然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样子。

    “其实吧,我的事情过去的更久了,23年了,我们已经整整23年没有见过面了,我以为我都忘了,伤口已经结痂了,就已经不痛了,可是昨天当我看到他的那一眼,伤口撕拉一下又重新裂开了,仿佛它从来没有愈合一样,比之前更疼了。”张妍研再也绷不住了,眼泪簌簌的往下流着,“我早就决定不会再为这个男人掉一滴眼泪了,可是真的面对的时候,却还是没办法做到,是不是很丢脸啊?”

    看着张妍研脸上挂着的泪水,原雍廉心疼的替她擦拭着,说道:“没有,一点都不会,是那个男人不珍惜你。”

    “我以前也是这么觉得,我觉得我是受伤最严重的那一个,所以这二十多年来,我几乎每天都活在憎恨的生活中,我气老天的不公,也气那个男人的负心,更气为什么我要带着一个拖油瓶过一生,无数次都想把暖暖丢下不管她,可当我看到她那可爱的小脸,委屈巴巴的眼神,我就心软了,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好好的对待她,只能让她在一个

    恶劣的环境中长大,因为我一个人的错,害了她的一生,我不是一个好母亲,今天会承受这一切的恶果也是我自己造成的。”

    “别这么说。”原雍廉很心疼,但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张妍研擦干了眼泪,“现在我最摸不透的是那个男人回来的原因,二十多年了,我现在已经决定放下过去,放下伤痛重新开始。我听说他去了美国,现在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在江城遇到他,最好,永不相见。”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