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这个丫头不好惹 120 把希望扼杀在摇篮

时间:2019-11-20作者:陌画浅浅

    方婉菁美滋滋的跟着金钟云上车,娇羞的模样跟个小媳妇似的。

    “你家在哪儿?”金钟云透过后视镜看了方婉菁一眼,他心里立马敲起了警钟,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他经常和一些女性顾客有些暧昧关系,但从不动真情。这个大小姐他可招惹不起,已经有一个胡大小姐让他头疼了,他不想给自己再惹一身麻烦出来。

    “龙江.南方城别墅区b-45幢。”方婉菁细声细语的回应道,“阿云哥哥,你呢?”

    “我就住在一般的老小区里面。”金钟云不想让方婉菁知道太多自己的事情,所以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这丫头和胡诗琴不仅关系好,还住在一个小区,更让金钟云坚信自己惹不起。

    “噢~~~”方婉菁失落的说道,她很想继续追问,又害怕金钟云会不喜欢这样毛毛躁躁的女生,压制住自己心里的问题,打算后面从胡诗琴口中了解一些他的信息。

    见她没有在继续追问,金钟云稍微松了口气,觉得这样不说话也太过尴尬,默默的将音乐打开,方婉菁听到音响里传来后街男孩的《aslongasyouloveme》,心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

    金钟云想给自己一大耳刮子,这放的是什么歌?!于是换了一首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如此接地气的歌,大小姐该不会再继续胡思乱想了吧?可他不知道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方婉菁觉得放什么歌,在此时都是最应景的。

    “到了,下车吧!”方婉菁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幻想里,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到家了,方婉菁哀怨的看了金钟云一眼:好想时光暂停在这一秒。

    可金钟云的眼神里没有一点波澜,再一次提醒道:“方小姐,已经到了,请下车吧!”

    “好的,谢谢阿云哥哥,阿云哥哥~”

    “怎么?”看她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金钟云挑眉问道。

    “可以就叫我婉婉吗?方小姐显得太生分了吧?”方婉菁咬着唇紧张的看了金钟云一眼,生怕他拒绝。

    “还是不要了,有点距离挺好。”金钟云露出了一个礼貌而又疏离的微笑。

    方婉菁震了一下,他真的拒绝我了?一秒钟,眼里蓄满了泪水,马上就要掉了下来。

    方婉菁梨花带雨的样子金钟云真的很不忍心,不过他深知道,现在的不忍心以后会变成大麻烦,明知道不可能,就把希望扼杀在摇篮里。

    “婉婉?”方昭惟刚到家门口,就看到自己妹妹和金钟云在一起,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哥哥。”方婉菁擦了擦眼泪,立马下了车。

    “怎么哭了?”方昭惟看到方婉菁眼睛红红的,紧张的下了车,怒瞪着金钟云,道:“金

    总,这是怎么回事?”

    “方总,先了解清楚了再质问吧?”金钟云也不是好惹的,冷漠的回应道,“方小姐,既然你已经到家,我就先走了。”说完,就发动车子一溜烟就不见了。

    “金钟云!”方昭惟气的不许,真想把金钟云给拽下来,不解释两句就走了,太可恶了!

    “阿云哥哥~~~”方婉菁追了两步,望着金钟云离去的方向,嘤嘤哭了起来。“呜呜呜~~~”

    “婉婉,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不要这样赶着贴上去。”方昭惟一副很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

    “哥哥!!!”方婉菁真的很生气,叉着腰瞪着方昭惟道:“你能不能了解清楚了再说话,阿云哥哥好心好意送我回家,你却这么不礼貌的对人家,如果阿云哥哥以后不理我了,我跟你没完,哼~~~”说完,气呼呼的进屋了。

    “我……”方昭惟无言,他是心疼她哎,看到她哭了一着急才这样,真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方昭惟翻了一个白眼,没良心的家伙。

    方昭惟垂头丧气的将车停回了车库,灰头土脸的走进家里,却看见方建杰正襟危坐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

    “爸,我回来了。”方昭惟刚放松的心又收紧了,知道今天又会被念一通。

    “回来了,今天公司情况如何?咳咳~~~”方建杰照例常询问道,这两年他身体越来越差了,公司的事情无力去管理,把所有的担子都交给了方昭惟,他知道方昭惟的能力还需磨练,但没有办法,自从金融危机后,各行各业的经济就开始下滑,酒店行业在过去的这三个季度有将近3000家星级酒店处于停业状态,高端酒店市场遇冷,经济型酒店疲软,特别他们方家的主要产业就是酒店,现在除了提高酒店入住率之外,只能靠引进外部资金来支撑度过这个寒冬了。

    “不是很好,已经北京、上海的店都停业了。”方昭惟回道,经营状况如此糟糕也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了。

    “咳~~~”方建杰咳得更严重了,用手帕捂住了嘴巴,他感觉到口里一股血腥味。

    “爸,您没事吧?”方昭惟看到白发苍苍的老父亲,这两年来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方昭惟倒了一杯水递过去,“喝口水润润嗓子吧。”

    “没事,没事。”方建杰擦了擦嘴,将手帕藏在口袋里,“昭惟啊,公司现在业绩不景气,和燕家的联姻一点不能出一点儿差错了,不然,方氏就完了啊。”

    “我知道了爸,不会出问题的。”方昭惟鼻头泛酸,心里哇凉哇凉的:他关心的永远都只是他的公司,孩子只不过是他的一张牌而已,方昭惟,你早就该知道的。

    方昭惟强忍着心里的伤痛,道:“爸,我先去休息了

    ,明天还有一堆事要去处理呢。”

    “好,去吧!”看着方昭惟的背影,方建杰心里也很愧疚,但他没有办法,在半个月前医生就告知他已经肺癌晚期了,所以他只能在自己离世前帮方氏走出困境,这才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个人的儿女情长,只能让他先放下了。

    “爸~您咋还不睡啊?“正当方建杰在沉思的时候,方婉菁下楼来,一蹦一跳的跑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婉婉~你这个小家伙,咳咳~怎么还不睡啊?太晚睡觉是会影响皮肤的呀,有黑眼圈就不好看咯。”方建杰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颊道。

    “哎呀~我想陪您聊聊天吧。”方婉菁亲昵将脸贴在方建杰的脸上,“我想听故事了,您都好久没有给我讲故事了。”

    “好~”方建杰很宠溺这个女儿,对她有求必应,那你先回房休息,我就给你讲,你看看你这么冷的天还穿个裙子,腿冻不冻啊?”

    方婉菁吐了吐舌头,她不就穿了一条“hellokitty”的睡裙吗?“好啦,我知道了,那我先上楼了。”

    看到方婉菁上楼了,方建杰才放下心来,还好她没有发现自己口袋里的血手帕,方建杰将手帕收在房间的抽屉里,才去到方婉菁的房间准备给她讲故事。

    “赶快闭上眼睛,我要开始讲故事了。”方建杰温柔的帮方婉菁将凌乱的头发拨弄到耳后,开始缓缓的讲了起来。“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上帝啊!我们都是好国王好王后,请您赐给我们一个孩子吧!”

    不久以后,王后果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这个女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国王和王后就把她取名为’白雪公主’……”

    方婉菁快速的洗漱完,倒了一杯红酒慢慢品尝起来,他已经失眠了两年多了,自从接收公司的全部业务后,没有一天可以睡个安稳觉。听到父亲在给妹妹讲故事,他心里真的很羡慕,从来妹妹都是家里最受宠的那个,他好像是捡来的孩子一样,父亲对他极其严格。以前他还可以给胡诗琴打打电话,虽然也不能说什么,但听到胡诗琴的声音,他心里就美滋滋的,现在,他只能默默的一个人喝着酒,苦涩不已。

    “我不要回去,哥,我不会去!呜呜呜~~~”借着酒劲,胡诗琴哇哇大哭起来,戈冬暖在后座压都压不住她的张牙舞爪,生怕她冲上去拽住冼铭夏影响他开车。

    “诗琴,你别犯浑!”冼铭夏皱着眉头道,这丫头平时不是这样的啊,再不讲理也不会哭哭啼啼像这样疯疯癫癫的,怎么回事啊?

    “夏,哎哟,夏,要不就找一个酒店什么的吧?”戈冬暖的手臂被她挖得生疼,这样下去是会毁容的呀。

    “胡诗琴,你再胡闹我就把你直接丢出去!”冼铭夏冷声说道。

    “呜呜呜,哥,你是坏人~~~”胡诗琴老实了,可却哭的更凶了。

    “冼铭夏,你给我闭嘴!”戈冬暖都被冼铭夏气死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凶巴巴的,不懂得怎么安慰还不能闭嘴吗?

    冼铭夏摸了摸鼻子,好吧,他说错了,无奈道:“好,不回去,去我那行了吧!”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