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这个丫头不好惹 44她们被开除了1

时间:2019-08-09作者:陌画浅浅

    戈冬暖离开一会儿,冼铭夏想到论坛上的帖子,就给学校教务处处长拨去了电话。

    “秦处长,您好,我是冼铭夏,想请问您今晚有时间吗?约您喝一杯茶可以吗?

    “冼教授,您好,当然可以了,我非常荣幸。”秦志接到冼铭夏的电话很意外,他知道冼铭夏是校长亲自三顾茅庐请来江城大学的,而且江城大学只是他的兼职工作,他的原本身份是江城市最大的财团铭城集团的继承人,当然这一身份对外是保密的,只有校长和他这个教务处的处长知道这一实情。他老早就想和冼铭夏攀一下关系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现在冼铭夏居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要牢牢抓住了。

    “好的,我过会把地址发给您,晚上六点见。”

    “晚上见,晚上见。”秦志虽然不知道冼铭夏找他有何事,但无论什么事,相信冼铭夏都会欠他一个人情,以后,就会有更进一步的合作机会。

    冼铭夏挂断了电话后,就给冀如博拨了一个电话。

    “喂~~~老板,怎么有空呼叫我?”冀如博接通了电话,就开始调侃道,他这个新boss一点也不喜欢他,因为他是老董事长的人,新boss和老董事长一向都不对盘,一般他们工作沟通都是透过邮件或者通讯软件,不可能会有电话上的往来。

    “找你有事。”冼铭夏淡淡的说道,“帮我订锦铭会所的包间,晚上6点。”说完,便挂了。

    冼铭夏本来不想找冀如博的,因为惊动了他,就等于惊动了老头子。这家伙打小报告的功夫是一流,所以他们一向没有什么交集。不过约见秦志的事情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想了很多地方,只有锦铭会所够私密,够安全,偏偏锦铭又不是他负责管的,一般预定都要提前一个月,他又不想打电话给老头,冀如博出马肯定可以办成。

    “嘿!”冀如博努了努嘴,无奈道:“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哎!”

    冀如博摇了摇头,这两父子之间的战争还有得打呢,可怜他夹在中间就是一个受气包。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他食君之禄就一定要担君之忧呢!这口饭一点都不好吃啊!

    冀如博用自己的身份定了一间锦铭会所的特级包房,一般情况下,锦铭会所是不会出现空余的包房的,像这种特级包房只有铭城集团的大股东才有资格预定,冀如博知道即便以自己的名义订,老董事长也能很快知道是冼铭夏订的,冼铭夏老是觉得是自己在打小报告,可他不知,即便自己不打小报告,他的行踪也是被老董事长全面监控的。既然这样,他为什么就不能打呢?

    不过话虽如此,为了他以后可以在铭城集团活得更久,在董事长特助的身份上能

    够更上一层楼,他还是不要主动去打小报告了,希望可以蛮老董事长久一点吧!

    戈冬暖闷闷不乐的上完会计课,回家的时候,发现105号居然没有出现,戈冬暖觉得很奇怪,这个家伙很少这样的,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戈冬暖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在冼铭夏抱住她的时候,105号就不见了,这个臭家伙,居然丢下她一个人在那里哭,让她觉得那么尴尬!可恶!回去一定狂扁他一顿。

    刚打开家门,就看到105号翘着一个二郎腿悠哉游哉的坐在床上,打趣道:“哟,终于回来了?怎么样?有什么新的进展,透露一下呀?”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戈冬暖白了他一眼,直接躺在床上,今天她心情很不好,她不想吃饭,也不想说话,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

    “哎,”105号摇了摇她的手臂,“别这样嘛,说说,你和那个冼教授,是不是,那个,那个了?”

    “哪个了?”戈冬暖本来不想理他,结果这家伙呱噪的要命,她蹭的一下坐起来,“你这是什么表情?”

    “就是那个了啊?”105号嘟起嘴巴,发出“么么”的声音。

    “有病吧你!”戈冬暖无言,狠狠的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

    “啊~~~”105号发出了一声哀嚎声,跟杀猪似的,还好他的声音一般人听不到,不然会把隔壁邻居吓死的,一个单身女子的住处,竟然有男人的声音。

    “好痛啊,你干嘛啊?”105号委屈巴巴的说道。

    “知道痛了?”戈冬暖没好气的说道,“那就别胡说八道,我和冼铭夏就是普通是师生关系,我已经在学校被人到处抹黑了,你别在这里嘲笑我让我更生气。”

    105号心里喊冤,他真的没有要嘲笑她的意思,他只是觉得他们俩真的很配吗?偶像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英雄救美以后就是以身相许啊,这个情节怎么不一样?难道美女救英雄就不能以身相许了吗?

    戈冬暖累了,不想和他再扯了,就继续躺下了:“我睡了,别吵我。”

    105号很想关心她吃饭了没有,不过她让他别吵,他也不敢再继续吭声,默默的消失去到自己的秘密基地——莲花小区门口的大榕树洞里,那颗榕树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有一个超级大的树洞,他每天晚上都是在那里休息的。

    冥府

    地狱使者14号忙完了手上的事情,透过天镜想看一下105号在人间的情况,看到戈冬暖凶神恶煞的对他非打即骂。14号隔着镜面看着就觉得疼,这家伙被这人间小丫头折磨得很惨啊!果然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想想这傻小子以前是怎么折磨他的,一共整整5冥年,在人间那就是500年,

    他可被这傻小子坑的很惨!突然,他觉得戈冬暖为他出了一大口恶气,心情顿时舒爽起来。

    “哈哈哈~~~有意思。”一个人在办公室边看边笑,好不畅快。

    54号在外面很认真在做流程审核,听到boss又在一个人狂笑不止,他很无奈,也只能理解boss最近这几年被那傻小子伤神了,现在不发泄一下,迟早是要出问题的,笑出来也好,他可不想以后跟一个傻的boss。

    锦铭会所特级包房内

    冼铭夏点好了一桌子菜,为秦志斟茶:“听闻秦处长非常爱喝茶,这是上好的普洱茶,您喝一下看看口感如何?”

    “冼教授客气了,让您给秦某斟茶,这怎么好意思呢?”秦志嘴上客气着,心里却得意得很,他听说冼铭夏一向傲气,不结交任何的关系,今天却对他这么客气,他当然心情十分舒畅,

    秦志轻饮了一口,闻着茶香四溢,喝着有一丝回甜,忍不住赞叹道:“好茶!”

    “这是云南的普洱茶,如果秦处长喜欢,就请带一些回去品尝吧!”冼铭夏淡笑的回应道。

    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秦志,作为一个大学的教务处长,没有一丝文人的模样,说话做事处处带着官腔,要不是校长不在国内,他也不想麻烦秦志,戈冬暖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他不想这件事继续扩大,给她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好,那秦某就却之不恭了,谢谢冼教授的馈赠。”秦志说道,他是个聪明人,极为懂得如何为自己找台阶下,“冼教授今天约秦某人来不只是为了和秦某人品茶吧?”

    “秦处长说的既是,”冼铭夏点了点头,“我找秦处长,实在是有要事需要秦处长的帮助。”

    冼铭夏拿出手机,将论坛打开,说明情况:“秦处长,这篇帖子是属捏造,这名学生是我的学生,我很清楚她的为人秉性,绝不是像文中所说的这样,请秦处长帮忙处理此事,还我学生一个清白,同时,也树一下学校的校风,不可在学校八卦传舌损害学生的声誉。”

    秦志略略看了一下内容,他一眼就认出这个女孩是让学校另一个教授——戈旭文住院的那个女学生,之前的事情他略有耳闻,这篇报道也不是全部都是捏造,不过冼铭夏既然这么说,那这个女学生一定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然,一个堂堂大学教授,一个财团的继承人,怎么可能甘愿为一个女学生拉下自己的脸面来求他来摆平此事呢?

    秦志笑了笑,说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冼教授放心,我一定尽快查明此事。”

    “我知道学校的论坛一向有新闻系负责,请秦处长出面立刻删掉此贴,我相信学校也能够查出发表此贴的账户是何人,这样的人如果还

    继续呆在江城大学,一定会影响大学的风气和同学们之间的团结,希望秦处长可以妥善处理。”冼铭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啊,这小子是想他去当恶人开除这个造谣的学生啊,真是太狠了!不过秦志完全不在意这个学生的死活,他在意的是以后冼铭夏如何来还他这个人情。

    “没问题,冼教授,如果属实,我一定秉公处理!会让这名女学生恢复名誉,同时造谣者,也一定会严肃处理。”秦志露出了一个老谋深算的微笑。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