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漫漫婚途:总裁爹地很给力 第302章 最深的绝望

时间:2019-08-09作者:二十四桥

    她很成功,至少现在他是觉得愧疚的。

    但是命没了,一切都没了,以后这个爱她的男人会变心,会娶其他的女人,不会有谁永远记得她。

    这样的办法,真的愚蠢。

    沈娟愣愣的看着这个男人,突然觉得心寒,那天许沐恩经历的一切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觉得崩溃。

    想要强他的是折磨了他五年的前夫,而策划这一切的是她男人的亲人,她还被心爱的男人看到那一幕,估计最深的绝望莫过于此了。

    可是这在秦书的眼里,却只是轻飘飘的一句愚蠢。

    可笑,凭什么他们可以这么主宰别人的命运!

    “离婚协议请你尽快签字,还有,我今天过来并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秦桦的,我相信他和你还有老爷子都不一样,他的血是热的,不像你们这些冷血动物。”

    说完,她是真的离开了,不过问了一下医院才知道,原来秦桦刚刚出院了。

    她转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而秦书一直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说,就那么看着她走远。

    沈娟的眉眼阴沉,将油门一踩,汽车瞬间开了出去。

    秦书连想追的力气都没有,他始终绝对两人的缘分不会就这么散了,对方早晚有一天会回来。

    他打开车门,上了车,吩咐助理将车开回老宅。

    “我相信他和你还有老爷子都不一样,他的血是热的,不像你们这些冷血动物!”

    沈娟的话响在他的脑海,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紧紧的抿着唇瓣,在对方看来,他真的是冷血动物么?

    他只是习惯了用理性的思维考虑一切,从中挑选出对自己最有利的东西,从小到大,他的所有行为都一板一眼,从来没有任何的偏差,他也绝对不会像秦桦一样,为了女人和老爷子翻脸。

    就算他喜欢沈娟,喜欢小婵,但是没有了她们,他依然可以生活,毕竟过去那么多年里,两人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过。

    “总裁,你回去后好好休息,老爷子要是醒了,我会上来通知你的。”

    汽车在老宅停下后,助理缓缓说道。

    秦书点头,疲惫的去了自己的卧室。

    秦家这几天一直都不平静,老大也赶回来了,只是事情已经成定局,没人能扭转什么。

    秦桦和秦家断绝关系的消息早就已经在上流圈子里传遍了,并且不知道被谁泄露给了媒体,现在微博热搜上全都是关于他和秦家断绝关系的事儿。

    不少人都猜测许沐恩的死和秦家老爷子有关,所以秦桦才会这么生气。

    “感觉秦总会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呢,和自己的家庭断绝关系真的需要勇气。”

    “许沐恩虽然死了,但是她起码得到了一个男人的爱啊,我还蛮羡慕她的。”

    “其他男人希望多向秦总学学。”

    女人们疯狂的在微博上发表着自己的感言,只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却压根没有关注这些。

    盛华集团的人都发现了一件事,总裁最近变得特别忙,连带着他们也不敢放松,一直加班到深夜。

    偶尔有人早上稍微提前一点来公司,会发现秦桦刚刚从办公室里出来,衣服都有褶皱了,以前总裁最讲究,西服从来不会有一个褶,但是最近他的西装松松垮垮的,仿佛他瘦了一圈儿。

    许沐恩死亡的事情闹的那么大,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都清楚总裁这是在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但是他们什么都不敢说。

    傍晚,小墨来到了公司,带来了饭菜,直接推开秦桦的办公室门就进去了。

    “爸爸,我给你带来了饭,严一叔叔说你很久都没有吃饭了。”

    他乖巧的说道,将保温盒放在了秦桦的办公桌上。

    秦桦的眼里闪了闪。

    “爸爸,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我也很难过,我只有你了。”

    小墨边打开饭盒边缓缓说道,脸色有些苍白。

    秦桦的手一抖,手里的文件全都洒在了地上。

    小墨想要弯身捡起来,但是秦桦先他一步,将他抱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小墨感觉自己的身子快被他勒断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很听话的伸出一只手,在他的背上缓缓拍着。

    秦桦的身子在微微发抖。

    小墨感觉到有什么湿湿的东西流进了他的脖子里,那是爸爸的眼泪,爸爸在哭,爸爸是大人了,但是他还是在哭。

    “小墨,都怪我......”

    秦桦沙哑着嗓子说道,剧烈的悲痛狠狠的撕扯着他的心脏。

    小墨没有说话,他只知道妈咪那天经历了很不好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他不明白,几个叔叔也没有告诉他。

    “如果我那天能看好她,就不会出那样的事情。”

    秦桦缓缓说道,将他抱得很紧。

    “爸爸,吃饭吧,妈咪不会怪你的,如果妈咪在这里,一定不希望你饿着肚子,她平时最怕我们吃不饱了,还经常下厨呢,只要我回家就会给我准备水果填肚子,她是最好的妈咪,爸爸,以后你不要娶其他女人好不好?”

    “不会的,除了她,不会有其他女人进来。”

    小墨这才安心,书上说男人失去伴侣之后,很快就会从悲伤里走出来,只有女人会傻兮兮的一直沉浸在这种悲伤里。

    但是他相信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父子俩安静的吃着饭,谁都没有开口,小墨一直把肉往秦桦的碗里夹,秦桦也安安静静的吃下去了。

    他知道孩子在担心自己。

    吃完饭,两人一起回家,他把孩子送进卧室哄睡着,才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门,扑面而来熟悉的气息,他连忙把门掩上,害怕这种气息会消失。

    许沐恩留下的,似乎只有这满屋子的味道,味道要是没有了,他就再也感受不到她了。

    秦桦疲惫的进浴室,洗澡洗到一半,发现自己没有带浴巾,习惯性的就喊了一声。

    “沐恩,把我浴巾拿进来一下,在衣柜左边的格子里。”

    喊完后,他浑身一僵,突然变得十分安静,安静的搓着头上的泡泡,仿佛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说。

    他在镜子前刮胡子,这才发现脸上的胡子已经很长了,他好像很久都没有刮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