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洛武神 第二百七十三章 痛苦与哀伤

时间:2020-01-28作者:苏公子南伽

    白依依的大名,早早便已传遍了整个长安城,不为其他,只因她的父亲,乃是公认中原四大宗师之一,赫赫有名的长安镇武司第五任武督大人,白惊阙。

    演武场内原本叽叽喳喳的少男少女们在见到这位久负盛名的武督之女后,下意识地压低了嗓子,开始了一阵窃窃私语,不外乎都是在询问着彼此,为何这位武督之女这么久都未曾露面,莫不是在修炼什么惊天动地的厉害绝学么?

    无怪他们如此好奇,毕竟当初长安一战中,长安镇武司内发生的事,自不会为外人所知。

    试问天底下又有几个人敢在背后嚼武督之女的舌根呢,就因为那件事,当时处于盛怒之下的白惊阙,可是连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真武殿主都不顾了,硬生生追杀了真武殿之人近千里,最后更是亲手斩落了贪狼与破军两位星君啊!

    除了对于这位武督之女久不露面的好奇之外,在场少女们皆对其十分崇拜,毕竟人榜第二的赵瑾一向是以男装示人,而李三三声名不显,谁也不知道人榜第三究竟是男是女,故而在一众年轻的女性武人里,也就属她在明面上最强,武道会上更曾大放异彩,之后自然会被一众同龄少女们视为追逐的对象,这并不奇怪。

    崇拜强者,是每个人都有的天性。

    白依依望着前方那么多年轻的生面孔,顿时眉头微蹙,尤其是在听到他们不停讨论着自己的声音,心中愈加不悦。

    若是那件事发生之前的她,就算心里有事,就算心情再不佳,却也一定会选择与裴旻换个安静的地方再谈,毕竟她向来都不以武督之女自居,没什么大小姐脾气,而对于裴旻这位前辈,她亦是钦佩居多,可如今的她,神色清冷,脸若冰霜,郁气纠缠,愤恨之情几乎溢于言表,哪儿还有当初十六岁少女的天真模样,此刻竟直接朝裴旻沉声质问道。

    “为什么不救回无心?”

    对面众人下意识地停止了讨论,望着远处的白依依,一阵惊讶,全都在心中暗道这位武督之女真是好生无礼,不过就是投了个好胎罢了,她怎么敢对裴大人这样说话,一点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么?

    来了长安镇武司已有大半年了,对于裴旻这位面冷心热,虽然很少出现,但只要现身教授他们武艺,便极为认真负责的武侯大人,绝大多数人都已将之视为心中不可侵犯的长辈,当下见白依依如此无礼,很多人都已面露不悦之色,可更让众人惊讶的,裴大人的态度,竟然有些歉意与无奈?

    这是什么情况?

    无心?

    是那个在武道会的擂台上打败白依依的无心么,什么叫“救回无心”,难道那个皮囊俊美至极,就连长安花魁与之相比也要逊色七分的美少年出事了么?

    裴旻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只能吐出了四个字。

    “有心无力。”

    区区四个字,道尽了这些日子长安镇武司的憋屈,以及他这位裴大人的心酸,很多事,委实是有心无力,这位大小姐,大概还不清楚,如今的长安镇武司,到底是个怎样落魄的光景吧?

    白依依听了,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未再多问,而是转身就走,丝毫不给裴旻好脸色看。

    正在这时,人群中,一位佩剑少年忽然忍不住,大声喊道:“等等!”

    白依依猛地转过头来,双眼之中,杀气四溢,那少年哪里见过这般阵仗,瞬间便如坠冰窟,吓得赶紧躲在了裴旻的身后,把先前想让对方向裴大人道歉的话全给咽回了肚子里,不敢再言哪怕半个字。

    这位武督之女,好生可怕!

    白依依见状,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她望着神色复杂的裴旻,语气中满是嘲弄,却又藏着一丝不为人察觉的淡淡哀伤。

    “一群废物,招再多进来,又能有什么用?”

    言罢,脚下轻点,瞬间便飞掠了数丈的距离,直接离开了这处演武场,只留下了满脸愁容的裴旻,还有一众因白依依的极度无力与临走时的嘲讽而义愤填膺的少年少女们。

    ------

    这一边,李轻尘,沈剑心,李三三与乾三笑四人才刚刚走回屋中,正要抓紧时间谈论自案牍坊中所得时,陡然间,大门竟被人直接一脚从外面踹开,真气灌注之下,两扇门板都碎成了一地木屑。

    众人一脸的不解,实在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跑来长安镇武司里生事,下一刻,就见白依依自门外走了进来,刚才踹门之事,自然是她所为。

    见到她之后,李轻尘与沈剑心同时瞪大了眼睛。

    他们二人都算是知情者,自然清楚,白依依自经历了那件极度可怕的事情后,便自封心神,被自己父亲带走就一直没再出来,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本该现身安抚长安百姓,安抚朝廷情绪等一大堆杂事等着他做的长安武督白惊阙,也没了好好善后的心思,而是直接将一切事务都丢给了裴旻,如今二人再次见到她,自然十分惊讶。

    但白依依看见了二人,却无丝毫惊讶之色,反倒是面若冰霜,语气更比外面的冬风还要冷上三分,她看向李轻尘,寒声道:“就是你杀了王叔叔?”

    李轻尘低下头,没有否认,自然他也否认不了,毕竟这件事,本就是他的心魔之一,最后纯粹是靠着老爷的无上手段才堪堪迈过,不然在他晋升三品的时候,等待他的就只有两个结局,要么彻底入魔,要么一死。

    沈剑心回过神来,赶忙在一旁为自家兄弟打圆场道:“李兄他不是故......”

    话未说完,便被白依依厉声打断,她毫不客气地叱骂道:“你闭嘴!这里能有你什么事,你这废物不过是侥幸进了长安镇武司罢了,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沈剑心只能无奈闭嘴,然而,他身边的乾三笑却是忍不住,一手叉腰,阴阳怪气地道:“喲,白姑娘说话也未免太过刻薄了一些,当初在武道会上,你也不过就是八强之列,与他又有什么分别,如今倒是能笑起他来了,这可真有意思。”

    话音刚落,陡然间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利器被白依依伸手掷出,以真气驱使,直朝乾三笑眉心而去!

    “当啷!”

    沈剑心一剑破去了飞掷而来的锋锐短刃,却是吓得乾三笑赶忙躲在了他身后,两只手抓着他的腰,嘴里还不忘嘟哝道:“臭丫头真凶!”

    沈剑心厉声道:“白姑娘!不要太过分!”

    白依依负手而立,看样子是丝毫不准备退让,反倒是继续质问沈剑心道:“怎么,如今披了这层皮,你却要袒护一个口无遮拦的外人么?这裴旻招进来的人,还真是厉害呀!”

    李轻尘闪身拦在了双方中央,一抱拳,道:“白姑娘,有什么事,请冲我来,轻尘绝无半分怨言!”

    白依依转头看向李轻尘,冷笑了一声,咬牙道:“冲你来?好啊,你杀了王叔叔,那就给他赔命,这不算过分吧?”

    李轻尘伸出一手,拦住了已是忍无可忍的少女,沉声道:“的确,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轻尘也认可这两句话,但还请白姑娘见谅,在下如今还有未完成之心愿,暂不能死,事成之后,任凭白姑娘如何说,绝无二言!”

    他李轻尘,可是从奈何桥上走过,又越过了那万丈刀山,靠着意志力,从阴间硬生生爬回了阳世,就只为了完成心中的执念而已,如今眼看已经抓到了一点苗头,又怎么可能因为对方这一句话,现在就甘愿引颈受戮。

    白依依冷哼道:“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李轻尘见她还要如此咄咄逼人,言语间却也不再客气了,直接道:“随白姑娘怎么说,总之我的事,也不是做给你这个外人来看的,现在还请白姑娘出去吧,我们还有要事相商,就不久留白姑娘了。”

    白依依堵在门口,右手手指穿过了另外一柄短匕尾部的圆环,在手上不断地旋转着。

    “我要是不走呢?”

    李轻尘一脚踏地,身周冒起熊熊真火,炙热的温度,顿时逼得周围三人都不由得暂退开来。

    “那我就不得不动手请白姑娘走了!”

    正在飞速旋转中的短匕一停,被白依依反手握住,她瞬间纵身前冲,体内的天赐武命之力毫无保留地释放,任凭那杀戮的兽性控制住自己,瞳孔渐渐缩小,眼瞳里的白色消失,变为了野兽才有的明黄色,嘴角长出两颗锋利的犬齿,十指更是变为了足以剖开钢铁的利爪,整个人瞬间化身一头正处于狩猎中的雌豹,猛地扑向了李轻尘!

    “正合我意!”

    李轻尘见状,眉头一皱,因为从白依依的身上,他感受到了远比先前在武道会时看到的她要强大得多的力量,看来对方这半年也并不是如死人一样睡过去的,而是也获得极大的成长。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还远不足以击败如今的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