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洛武神 第二百六十六章 激战景教僧

时间:2020-01-28作者:苏公子南伽

    本欲逃出十字寺的李轻尘在被那突然出现的老者一剑斩落之后,此刻躺倒在地,只感觉自己正沐浴在一道庄严神圣的金光之中,没有丝毫的疼痛感,好像泡在温泉之中,无与伦比的温暖与舒适,让他根本不愿起身。

    好在,老爷那的幻境修行终究是帮到了他,如今他的心志之坚定,已非往昔可比,哪怕这种感觉再舒服,也依然不能消磨他的战意,他当即睁开眼,心神回归肉身,一阵剧痛便随之涌入脑海。

    他咬着牙,很是艰难地站起身来,低下头,看着下腹处被对方一剑刺穿之后所产生的伤,顿时有些震惊,因为在伤口附近正缠绕着一圈乳白色的光芒,不停地消磨着体内的涅槃之力,让它无法自如地修复伤口,而且这股乳白色的光芒竟还在不断地扩散,要将伤口进一步扩大。

    这就是景教中人的手段么?

    李轻尘在感叹之余,赶紧催动体内的大日真炎与那乳白色的光芒进行对抗,双方互相消磨,李轻尘只感觉中丹田的真气在飞速地消耗着,不过幸好有袁老曾帮他重炼体魄,如今他体内真气的量,本就是同境武人的百倍不止,当下这种消耗却不是很要紧。

    事已至此,他就算是再傻都明白了,那暗中之人根本就是故意的!

    先让一名手下的刺客将他诱来景教的十字寺,又暗中施展秘法杀死了那黑衣刺客,如今景教僧侣便有合理的理由将自己擒下,如果他反抗,最后若是死在了这里,那么将无人能替他伸冤,毕竟他只是个孤家寡人而已,对方又抓住了把柄,裴旻他们就算有心想报仇,恐怕都难以翻起风浪,因为朝廷那边注定是会阻拦的。

    绝不能留在这,可一味逃跑的话,恐怕也不行,为今之计,便只能全力出手了!

    他打定主意,怒喝一声,体内的大日金焰全力催发,无穷烈焰顿时朝着四周烧去,那些身穿白袍的景教僧侣见状,齐齐惊呼一声,慌慌张张地转身逃开。

    再看那名忽然现身阻拦李轻尘逃走的神秘老者,见状也是再度出手,左手一抹,一柄完全由金光所凝聚而成,似虚似实的光剑便被他一把握在手中,猛地朝着李轻尘斩来!

    李轻尘神色一紧,心知这名现身阻拦自己的老者绝不简单,当即脚踏大地,挥拳打出了一击天殇拳,霎时间星河扭转,群星崩灭,无穷无尽的大日金焰亦覆盖在那些碎裂的星辰之上,无尽伟力,朝着老者迅猛地冲刷而去。

    那身穿绣有金边的白袍老者手持光剑,奋力往前一划,一道仿佛天地初生,分裂阴阳的璀璨光芒,一下便撕裂了眼前的星河,霸道的力量落在了李轻尘的身上,一击便劈得他倒飞开来。

    “嘭!”

    落地之后,李轻尘立马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翻身站立,再低头一看,却见一道显眼的伤痕,从右肩一直蔓延至左侧的腰间,上面附着的乳白色光芒还带着一种好似火焰般炙热的力量,正不停地烧灼着他的肉身,攻击着他的神魂!

    那神秘老者负手而立,似乎已将李轻尘视为待宰羔羊,并不急于进攻。

    李轻尘深吸了一口气,自左手手心处冒出一团灼热的大日金焰,左手手掌沿着右肩处开始的伤痕,一路往下抹去,上半身的衣物随之被烧成了灰烬,可那恐怖的伤痕却渐渐愈合,只是看李轻尘那青筋毕现的样子,显然这对他自身而言,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等到掌心的大日金焰终于消失,肉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复原如初,两边观战的景教僧侣们见状,顿时惊讶得无以复加,手握象征着他们信仰的十字架,喃喃念叨个不停。

    “你以为你吃定我了?”

    李轻尘猛地狂吼一声,再度踏地前进,一拳打出,体内的大日金焰往外喷吐,瞬间凝聚为上古诸神兽中,作为大日之力的显化,同时亦是大日金焰本源力量的三足金乌形态!

    光芒万丈的三足金乌展开自身双翼,张开鸟喙,顿时便有无穷无尽的金色烈焰朝外喷涌,那势头,就好似上古时期的大日降临,要将此地彻底焚毁干净!

    李轻尘心中暗道,闹吧,闹出大动静,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外人的注意,让自己搏到那一线生机!

    老者见状,眉头微蹙,赶紧再度挺身杀来,手中那柄威力无穷的光剑朝前一斩,一道白光激射而出,顿时将那头三足金斩得崩碎开来,霎时间灰飞烟灭!

    然而,转眼之间,李轻尘便已抓住机会近身,一下抬起右拳,正要朝老者打出那星河倒转的一击,陡然间却有一道完全由丝丝缕缕庄严神圣的白光所凝聚而成的锁链从一旁飞射而来,一下便将他的右拳死死缠住,让他无论如何也打不出这一拳。

    李轻尘反应极快,不愿放过这个机会,立马又抬起了左臂,可转瞬间又有数道白色锁链自两边激射而出,只是瞬间,便将他的四肢全部捆住,而两边出手的景教僧众赶紧抓着锁链的另一头,齐心协力地朝着旁边一拉,顿时将李轻尘给吊在了半空之中,暂时无法动弹。

    老者见了,也不含糊,转而以双手持剑,光剑剑身上顿时光芒暴涨,威力更增一倍,双手一挥,一下便朝着李轻尘脖颈处斩去,看那样子,竟是打定了主意要下死手!

    此刻李轻尘一着不慎,被那些奇异的白色锁链所偷袭,牢牢地捆住了四肢,吊在半空,就连体内的经脉丹田也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一并封锁,一时之间,单靠肉身之力,竟是挣脱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光剑朝自己斩来。

    我,要死了吗?

    李轻尘满脸狰狞之色,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光剑,心中极为不甘,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成为一只待宰羔羊,连反抗也不成,可就在这时,一道红光乍现,那手持光剑,正欲挥剑斩下这邪魔头颅的老者,竟被偷袭者从旁一拳砸中了腰侧,身上的白袍炸裂,护体白光亦是随之崩碎,整个人一下横飞了出去!

    又是一击凌厉的手刀,轻而易举地便斩碎了捆住李轻尘四肢的白色锁链,两边正费劲全身力气拉住锁链的景教僧侣们顿时收不住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身穿黑白武服的少女忽然现身,一下拦在了李轻尘的身前,刚才正是她施展出老爷所赐的《红尘白刃功》中的绝技,瞬间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以根本无法反应的速度近身,一下将那手持光剑的白袍老头儿打退,然后以天赐武命之力覆盖手掌,一计手刀便将那些神异的白色锁链斩碎,将李轻尘放出。

    眼看有人来救自己,李轻尘却并不高兴,反倒是沉着脸喝问道:“你怎么来了?”

    少女板着脸,连头也不回,只是自顾自地道:“现在,你又欠我一条命了。”

    李轻尘闻言,微微一怔,心中微暖,再也说不出苛责的话来,只是一把抓住了身前少女的手,背后展开两道由大日金焰凝聚而成的火焰双翼,轻轻一扇,一下冲天而起。

    底下的景教僧侣们见状,顿时失声惊呼道:“天使!是天使啊!”

    李轻尘突破束缚,一下冲上了高空,正待辨认方向,朝长安镇武司逃去,可下一刻,却有一个背后生出如禽鸟一般白色羽翼的男子现身,拦在前方,手持一柄两边开刃的宽背重剑,双手握住剑柄,挽了个剑花,朝着李轻尘一剑劈下!

    一道威力无穷的白色剑光当头砸落,李轻尘赶忙挥起左拳相抗,漫漫星河与那道强横霸道的剑光一同破碎,可他也被这反震之力给劈得失去了重心,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无奈地再度落地。

    几次试图突围离开,却皆被对方突然出现的高手给拦下,李轻尘面沉似水,心知今日之事,恐怕难以善了,顿时也绝了不将事情再度闹大,不愿大开杀戒的打算,在落地之后,松开了拉着少女的手,咬牙道:“一起杀出去吧!”

    少女听了,嘴角一勾,脸上竟头一次露出快意的笑容。

    “正合我意。”

    眼见那重整旗鼓之后,除了身上的白袍碎裂,可自己似乎毫发未损的老者与那生有两只奇异的白色羽翼的金发男子一齐持剑杀来,李轻尘轻喝道:“要哪个?”

    少女只以行动作为回答,原地只见一道深红色的烟雾忽然升腾而起,而她本人则已经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那手持光剑的老者身后,一拳便朝着老者后脑处砸去。

    她可不像如今的李轻尘,杀人之前还要再仔细权衡一番后果,既然对方要动手,她就不会留手!

    李轻尘见状,亦将身后双翼一展,尘土纷飞间,他右手虚握,金色烈焰迅速凝聚为一杆火焰长枪,被他一把握在手中,挺身便朝着那背生羽翼的金发男子杀去,口中更是大骂道:“什么鸟人都敢来拦老子的路,给我死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