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刘家大宅门 第六十五章 汪媒婆上门

时间:2022-10-02作者:湖州小老头

    几个月后,刘镛在十六铺码头迎来了唐漾荷夫妇以及安澜和安江。

    安澜和安江变化很大,他们变得活泼爱笑,人也长高了不少,脸上并无背井离乡的痕迹。

    刘镛感谢唐漾荷和他的fr爱丽丝。在唐漾荷给刘镛心中得知,这次唐漾荷娶了一位法国富家小姐爱丽丝,并已经结婚。唐漾荷笑道:这都是爱丽丝的功劳,我在法兰西四处寻求商机,终日不在家中,他俩小哥俩皆由艾丽雅悉心照顾和教导。

    刘镛再三感谢艾丽雅。爱丽丝也是一位开朗的女性。她笑道:中国的男人爱老婆,所以我找了个中国男人做老公。现在我马上就要做妈妈了,我明白作为妈妈该怎么对待孩子。

    刘镛这才发现爱丽丝肚子已经隆起,即将临盆的样子。

    刘镛喜道:映染,到了法国两年,看来收获最大的还是你啊。不仅有了爱妻,也有了结晶,恭喜你们阿。

    唐漾荷笑道:今日我把安澜和安江完璧归赵,幸不辱你的嘱托,不日后入京,顺便带爱丽丝回家,我的儿子,我希望他能降落在自家祖宅里。

    刘镛和唐漾荷约定,等爱丽丝在京城产子满月后归来,就去南浔刘家新宅小住。

    刘镛告别唐漾荷夫妇,带着安澜和安江回到南浔,刘镛娘见到两个孙子,高兴得搂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叫个不停。

    刘镛为安澜和安江特地请了胡先生送府,给他们讲学。一天胡先生考问安澜,什么叫‘富贵’?

    安澜答:富乃财富,贵乃内涵,修养,品格也。富而不贵乃穷人也。答案令胡先生惊讶,小小年纪如此思维境界。实为少见。他私下对刘镛说:此子可教,将来必成大器。

    刘镛在房间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考虑如何培养两个儿子,但愿他们今后能够走上仕途,也是为刘家光宗耀祖。

    听得外面小菊来喊:阿镛哥哥,你快来,蒋家来人了。

    刘镛一听是冬梅的婆家来人了,赶紧整整衣服衣出来,到客厅见客。

    来人是蒋家大房长子长媳,他们代表父母来向刘镛商量迎娶冬梅的时间,蒋家希望好日子就定在明年三月初一。

    既然是蒋家挑的日子,刘镛自然应允。他是嫁女儿,别的不用管,只要备好嫁妆就行。

    蒋家走后,归安沈家接踵而来,他们两家跟商量好似的,也把迎娶的日子定在明年开春,只是比蒋家迟半个月。

    两个女儿都订好了出门的日子,便要替他们准备嫁妆了,毓惠不在了,刘镛自然不肯委屈女儿,他想让洪英来操办,又怕她不肯来。

    小菊出主意道:你也不用等新宅子落成了,现在就请了媒婆过去下聘,等搬新家的时候,一块儿把喜事办了,岂不两全其美?

    刘镛觉得小菊的主意不错,便托汪媒婆去走一趟。汪媒婆喜滋滋地满口应承,这种现成媒婆谁都愿意做,且刘家有钱,谢媒礼还少不了。

    汪媒婆兴冲冲地雇了顶青布小轿赶往辑里村宋家,没料到却吃了个闭门羹。宋家全家都不在家,问邻居,邻居说他们到太湖边吴溇亲戚家喝喜酒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汪媒婆不死心,过了几天再去,见洪英娘在屋里。她兴冲冲进屋正欲开口,洪英娘笑着拦住了她的话头:汪妈妈,您若是为我女儿的亲事而来,请你不要开口了,她不想再嫁人了。

    汪妈妈拍手笑道:我知道洪英三贞九烈,若是别人托我,我自然不感兴趣,可刘老板托我来说媒,我心想那是好事啊,叫做破镜重圆哪。

    洪英娘道:我这做娘的,自然也盼着他们重归于好,毕竟夫妻一场,何况他们都有难于割舍之情。可洪英受了太多的苦,心变凉了。如今一心在家念佛,我说什么她都不听,若逼急了,我怕她剃度了那如何是好?

    汪妈妈还不死心道:那洪英呢?让我见见她也无妨吧。

    洪英娘提醒道:您要见她,我唤她出来就是了,不过那事您千万不要提起。

    洪英娘喊出来,只见右手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左手牵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女孩,慢慢地从里屋走出来。

    汪媒婆道:哎呦,,你在家帮你哥带孩子呢。

    洪英娘道:哪里呀,是洪生的孩子倒也好了。这是她在路上捡的弃儿,看他们可怜,非带回家养着不可。

    汪媒婆试探道:哎呀,洪英啊,谁都知道你的心肠好,刘老板也是心善。你若带着俩孩子过去,刘老板必定会善待他们的,你说是不?

    洪英斩钉截铁道:汪妈妈,我是前世作孽,今世才受如此之苦,您回去告诉他,就说我已经看透了,从此虔心拜佛,修修来生。

    汪媒婆无法理解洪英所说的看透了是什么,她只能带着疑惑去向刘镛回复。

    刘镛送走汪媒婆,心中升起一股凉意,他曾想过好几种洪英可能不愿再回刘家的原因,他也做好了各种对策,可他没想到洪英不肯的原因是看透了。

    别人或许不明白,可他刘镛心里明白洪英为什么看透了,她并非看透了谁,而是看透了人生。回想洪英这一生,十几岁初来南浔时,尚是一位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她天不怕地不怕,只想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可命运又回报了她什么呢?在刘家,她辛辛苦苦操持家务,带大几个孩子,可她最为依赖的毓惠撒手人寰,将刘家这副重担托付给了她,在当时她邱仙槎郎才女貌一对时,她不嫁,而选择了当四个孩子后妈的刘家。为救出堵王牢狱中的刘镛和孩子,她只身一人涉险赴上海十六铺码头购买军火,为了不连累刘家,她讨要休书,被刘镛一家误解,东窗事发后,她挺身而出,舍命相救。在狱中待决的时候,她定是千百次想象过自己上凌迟台的情形,定是在某次噩梦中醒来的时候,突然心凉了,说是心凉了,其实是悟透了人生之苦,了无解脱。今天看似苦尽甘来,花团锦簇、烈火烹油,可来日又会发生什么,谁又能料到呢?

    刘镛捂着脸,独自在书房里哭泣,他深深体会到了人生无常,心中升腾出悲悯之心。他决定不再强求洪英回到刘家,哪怕他再是深爱她,也还是放她自由。下决心暗地里默默的关心她,爱着她。

    刘镛托宋洪生给洪英捎去银子,让他转告洪英,好好在家度日,无须再为刘家的事操心,刘家欠她的,这辈子若还不清,下辈子接着还。

    听说冬梅和秋梅出阁在即,洪英问道:谁给她们操办嫁妆呢?

    洪生道:他说了,让他姑妈和小菊代为操持,你不用担心。

    洪英心里有些发酸,她曾经多想亲手为她们姐妹俩办嫁妆,送她们出嫁,可如今做不到了。

    当天夜里,洪英梦见了毓惠。毓惠用手抚摸着的脸,微笑道:妹子,这些年苦了你了......姐全知道。但两个各闺女都要出嫁了,你还得要管一管呀。

    洪英哭着扑向毓惠的怀抱,却扑了个空,毓惠不见了。

    洪英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她看看枕边的两个孩子,披衣走到佛堂,向菩萨跪拜,口中默默念经。

    ......

    刘镛正在行里盘账,刘鋌进来道:昨日见到洪生哥,他说他妹子洪英接连收养了好几个难民的孤儿,忙得不可开交呢。

    听刘鋌提起洪英,心里还是触动了一下,他问道:洪英什么时候开始收养孤儿的?

    刘鋌摇头道:具体我也不知情。

    刘镛也惦记着洪英,正好找这个借口去辑里村瞧瞧她。他买了一筐荷花橘红糕、红糖和花生等,独自走去了辑里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