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刘家大宅门 第三十一章 刘家的债

时间:2022-10-02作者:湖州小老头

    西风瑟瑟,天气渐渐转冷。

    刘焕章靠在床上,张着大嘴,喘着大气。他已经两天不进食了,偶尔喝一点白开水,也是要人用调羹喂他。

    每年到了冬天,刘焕章总是老毛病发,可是,这一次与往年完全不一样,老是感到胸口发闷,茶饭不思,人已经瘦得皮包骨。为此,刘镛也急得团团转。好在生意已经进入淡季,因此,刘镛天天陪在父亲身边。不时地给父亲聊聊天,安慰安慰他。

    好在刘镛娘早有思想准备,寿衣、寿材早就做好了。也不会到时手忙脚乱。

    刘焕章一阵剧烈的咳嗽,嘴张得大大的,一股难受的样子。急得全家人都围过来。

    刘镛连忙过来给父亲捶胸敲背,又用调羹给父亲喂了一点水。

    刘焕章用手示意刘镛把碗放下,示意刘镛在床沿坐下。

    刘焕章拉着刘镛得手,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阿,阿镛,我已经,心,心满意足。也,也放心了。就,就,刘家还欠一笔债没有还。

    刘镛含着眼泪,脸差不多要贴到刘焕章的脸上,对刘焕章说:请爸爸放心,不管再大的债,我砸锅卖铁都会还。

    刘焕章断断续续又说:刘家,就,就,就欠,洪,洪英姑娘一笔债。

    一手抱着秋梅,一手牵着冬梅站在一旁的洪英,听到这里嚎啕大哭。哭叫着说:老爷,您不要这样说呀,是我们宋家欠刘家的呀,我们这一生一世都还不清呀。

    冬梅、秋梅也被吓得大哭起来。洪英痛哭流涕,把他们领了出了房间。

    这时,有人喊:快,快,老爷不行了,赶快拿热水给他擦洗身子。

    房间里哭声一片。

    刘镛也跪在地上,头在地上撞得“砰砰”直响。爸爸呀,孩儿不孝呀!痛哭流涕。

    有人拼命拉起刘镛。说:你要冷静一点,这几天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呢。

    听到刘焕章讲了“刘家还欠洪英姑娘一笔债”最后一句话,就走了。洪英真的比死了自己父母还伤心,想想自己在刘家这几年,刘家从来没有把她当下人看待。宋家有今天,全是刘家出的力。刘镛夫妇把自己当作亲妹妹,两位老人,也把自己当作闺女。好吃的,好穿的都少不了洪英的份。洪英想想都伤心,哭得死去活来。

    冬梅、秋梅也大哭着。毓惠流着眼泪,只得把她们领过去。冬梅和秋梅却哭着:我要阿姨,我要阿姨。

    洪英一边哭,一边又把两个孩子拉到自己身边。真是乱了套。

    洪英倒了热水,给两位洗了脸,自己还是泪流不止。

    一切安排停当,刘焕章的灵柩放在大厅中央。灵柩上一朵黑纱折成的花朵,前面一个大的“奠”字,周边挂满了白灯笼和白花。两侧挂着一对挽联:上联:鹤驾已随云影杳下联:鹃声犹带月光寒一切显得庄严肃穆。

    老人去世,小辈披麻戴孝,都有讲究。根据戴孝的标记,一看就知道是什么身份。

    刘家上上下下都穿了白褂,毓惠头上顶了一只麻袋,一看她就知道是媳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