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刘家大宅门 第二十五章 刘镛的胸怀

时间:2022-10-02作者:湖州小老头

    早晨,阳光明媚,院子里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

    冬梅开始牙牙学语,开始学步。洪英带着她在院子里玩耍。

    刘镛正好过来,一把抱起冬梅说:来宝贝,让爸爸好好亲一口。刘镛在女儿脸上“啧”的一下。然后笑着对洪英说:洪英妹,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你辛苦,又拿了好主意。

    洪英说:都在一个锅里吃饭,有什么好感谢的。又说:这义庄和广庄的两个主管也有点太过分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们与他们前世无冤,今世无仇。今后理都不要理他们。

    刘镛说:哎,要记仇这就不对了,那是小人心眼。世界上最大的是海洋,比海洋大的是天空,比天空大的是人的胸怀。这几天,我想了一想,我告诫自己,在我的胸中要容得下不能容忍的事,要容得下不能容忍的人。

    洪英从刘镛手中接过小冬梅,撂下一句:你胸中就是容不下宋洪英。说着抱着冬梅转身就走。

    刘镛微笑着望着洪英的背影。

    一场官司,打得义庄和广庄在南浔毫无脸面。在南浔镇上传得沸沸扬扬。

    尤其是广庄王主管,原想此事应该十拿九稳,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湖州府陈大人成了这次庭审的督察,官司没有打赢不用说,反而弄得“偷鸡不着蚀把米”,五十两白花花银子没有了,自己的脸面更没有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义庄主管找到了广庄王主管两人在聊天。

    谷主管抱怨地对王主管说:当时我就对你说,打官司没有那么容易。你硬说你有把握。你还说与县衙关系非一般,这下好了,“丢了夫人又折兵”。

    王主管无奈地说:吴大人收了五十两银子,当时说没有问题,还说速战速决,打他个措手不及。这谁也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谷主管又说: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你有县衙,人家有州府。顾福昌这一批人也不是吃素的。你还要硬给人家套一个“对抗朝廷”的帽子,套得上吗?如果人家反过来告你“诬告罪”,你怎么办?

    王主管说:这还是吴大人的主意。

    谷主管又说:还吴大人,吴大人的。我看吴大人这下位置是不保了。就凭受贿五十两银子,证据确凿,就可以削职为民,严重的还要流放。

    王主管苦笑着说: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那现在接下去应该怎么办?

    谷主管说:听天由命。反正与我们关系不大,我们是你硬拉进去的。何况,我们已经当场撤诉。

    谷主管门槛低,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他们正聊着,州府两位公差进来。

    公差一进来就说:那位是广庄王主管?

    王主管见公差进来已经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该来的还得要来。于是说:在,在下便是。

    公差说:请你配合取证。

    王主管说:一定一定。

    公差问:你给县衙吴大人送了五十两银子,是不是事实?

    王主管说:是,是事实。

    公差又问:你给的是白银还是银票?

    王主管说:我,给,给的是银票。

    公差又问:当时,吴大人有没有拒收?

    王主管说:没有拒收。吴大人拿起银票,笑眯眯地看了一下,就放到抽斗里了。还有,还有说案犯“对抗朝廷”的主意也是吴大人出的。

    公差拿着文书,叫王主管过目,画押,按上手印。然后返回。

    两位公差走后,王主管和谷主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知道事情反而闹大了。

    谷主管唉的一声长叹,说:这就叫害人害己。

    两人正在愁眉不展时,刘镛进来。

    刘镛笑着说:两位都在啊。

    见刘镛进来,真是该来的都来了。两位不知所措,站起来,异口同声,不好意思地说:刘东家,这次实在是对不起。

    刘镛哈哈一笑,说:这完全是误会,误会。你们又不知道我们去年就在辑里村预订春茧。如果你们早知道我们预定春茧,你们也不会去伤这种精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