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刘家大宅门 第五章 上海探路

时间:2022-10-02作者:湖州小老头

    每年的六月,正是春丝上市季节。白丝换成白银,辛辛苦苦总算看到了希望。这个季节,售丝也是当地农户一笔不小的收入,也是当地主要的经济来源。

    路上,行人不断。肩挑的,扛的,大量的辑里丝源源不断售向丝行。

    广庄挂出的牌价也不低:每两丝价白银七分左右。南浔各大小丝行都备足了人力财力收丝。交够京庄摊派的任务后,就可卖给广庄赚钱了。

    ‘刘顺恒丝行’的生意也很好。刘镛和妻子毓惠,还叫了一个帮手,日出忙到日落才打烊,有事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把收购来的丝,按照规格,分别打了包,装上人力车就送往广庄去卖,刘镛在前面拉,妻子毓惠在后面推。累得满头大汗。一天下来也能赚到几个钱。

    有时,刘镛叫妻子毓惠休息一下。毓惠笑着说:您不是同样也很累嘛,要想多赚一点钱,哪有不辛苦的。嘻嘻。

    刘镛笑着说:我是一个男人呀,女人那么累怎么行?

    毓惠笑着说:男、女不同样是人嘛。嘻嘻。

    谁知风云突变,刘镛和毓惠拉了满满的一车丝,累得满头大汗来到了广茂行,这是广庄中最大的收购行。伙计将丝细细验看了,准备写票。随后说:刘东家,现在行情走低,我们也高不了,银收购价每两春丝六分七白银。

    刘镛一听傻了眼,连忙对妻子毓惠说:快,快,我们换一家看看。

    主仆三人匆匆连跑了几家,不想广庄各分行收购行全是统一口径,无一例外。看起来今年广庄是要杀价压南浔丝行啊。随后,刘镛生气地对妻子毓惠说:回家!老子不卖了。转身拉起车就往回走。

    回到家,夫妻俩饭也不吃,发着呆坐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才好。

    过了许久,妻子毓惠起身拿起茶壶,倒了一口水喝了,然后说说:这样由人家说了算,生意是做不下去的。他们的丝都是拿到上海去卖的,不如我们自己把丝贩运到上钱去卖?

    刘镛说:到上海有那么容易?我们一没大资金,二没大商船。黄浦江里的潮水又涨有落,小木船进了黄浦江那不是开玩笑的。还有到上海芦墟三白荡是必经之路,芦墟三白荡据说无风都有三尺浪,小木船怎过得了?

    刘镛母亲也关切地说:不赚钱是小事,阿惠又一边女流之辈,万一有个事,怎么办?你们要去上海我也不放心。

    毓惠又说:与其坐而待毙,何不放手一搏?当年您从学徒到小伙计,不也这么过来了吗?那时候行,现在为何反而不行?本钱小可以小做,没有大商船可以租农船或航船,要想赚钱,哪有没有风险的?我们还是试试吧,总不能让人挨着头割耳朵好。

    刘镛说:你的话也有道理,不错!路是靠人走出来的。他们这种大鱼吃小鱼的做法,让人想想都来气,老子就是亏本也不去卖给他们。

    于是,刘镛鼓起勇气,决定租一只航船一闯上海滩。

    夫妻俩提着灯找到了船泊停泊处,定了一只航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