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164章 一匹放飞自我的野马

时间:2018-04-17作者:纤指红尘

    ,精彩小说免费!

    “你别问了,过来一起吃个饭吧,地址就在你公司附近最大的那间西餐厅。”白伊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应非墨看着挂断的手机,眉头微微皱着,沉默了片刻,他还是让李秘书推掉了今天中午的应酬,去了那间西餐厅。

    好吧,他倒要去看看,老妈这一两天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西餐厅里,宋芷柔循规蹈矩的静坐着,也不出声讨好这两樽大神,万一自己说错了,他们不高兴怎么办?

    白伊见她不说话,对她印象反而好了些,自己就喜欢安静懂事一点的姑娘,她看了一眼宋芷柔,很直接的问了句:

    “宋小姐,你跟非墨这么长时间,两人睡过了吗?”

    “啊?这个……”宋芷柔蹙眉,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实话,若是说没发生,她会不会嘲笑自己?

    白伊看她肉肉捏捏的,猜测,“不会还没有吧?”

    那个臭小子,明面上找了个情人,原来是个摆设啊?哼,她就知道他心里肯定还没放下洛九。

    “非墨是个正人君子,他不是那样的人。”宋芷柔给自己找台阶下的突然说了一句。

    “谁说的?他是分人!咳,额,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要充分的发挥各种手段,把他勾引到手!”

    白伊摸了下额头笑说道,以前儿子看上洛九时,哪里什么正人君子了,还不是他主动把人家给拐上床了?

    宋芷柔听到白伊的话,既震惊又懵叉,董事长夫人怎么教自己拐非墨上床?她不阻止自己离开他了?

    她刚才还说,非墨分人?他以前深爱过其她女人是不是?

    这事她问过公司里的人,但他们都说,勾搭总裁的女人有很多,也没说具体他喜欢过谁。

    “夫人,非墨是不是有个很喜欢的女孩子?她是离开他了吗?”宋芷柔也直接问她。

    白伊看了她一眼,也不隐藏的说道,“有一个吧,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你不要自讨没趣的在他面前提起以前的女人。”

    “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她为什么会和非墨分开?”

    宋芷柔心里突然很吃醋,她以为自己是应非墨的情人,原来,自己连一个替代品都算不上。

    因为,应非墨都不屑睡自己!

    “你最好还是别知道太多的好。”白伊喝了一口水,没回答她的问话。

    宋芷柔不敢逼问,也没资格逼问,只是很不解的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是,我知道了,只是夫人,你们到底是在逼我离开他,还是在撮合我和他?”

    白伊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们餐桌边突然走过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是应非墨来了,他看了一眼他们三人,问:

    “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哦,就随便聊了聊,你快过来坐吧。”宋芷柔往里面移了移,将他拉坐了下来,有他在身边,自己就会感觉特别的安心。

    宋芷柔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你们突然把她叫来做什么?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应非墨看着自己父母说道,他跟老爹一样,是个直性子。

    说话做事不喜欢揉揉捏捏的。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还不是为了你好?”应天爵冷哼。

    “好吧,为了我好,现在可以说目的了吗?”应非墨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父母要是没有目的,鬼都不相信!

    “我们边吃边聊,服务员,上餐!”白伊看了一眼一个脾气的父子俩,招了下手,让服务员上已经点好的餐。

    别等会儿饭还没吃,先吵饱了。

    很快,服务员们便将四份套餐一一上了上来,在服务员离开后,应非墨见问老妈他们太磨叽,转头直接问身边的宋芷柔: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宋芷柔看了一眼对面气场强大的两尊大神,不敢当面说他们坏话,轻咳了一声说道,“董事长和夫人只是叫我过来吃饭……”

    “再撒谎就滚出去!”应非墨看了她一眼,突然冷声说道。

    “……”宋芷柔看着暴怒了的他,傻楞,一副受惊吓的样子,他很少这样凶的。

    “那个,昨天上午董事长和夫人也叫我出去了,他们给了我一张五千万的卡,让我离开你,今天中午他们叫我出来吃饭,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应天爵见那小丫头还挺怕自己儿子的,眉梢挑了挑,印象分立马提升了一点,女人嘛,就该找个听话一点的!

    像洛九那样的,就跟一匹放飞自我的野马似的,你再喜欢她,对她再掏心掏肺,她也是野的!

    喂不熟。

    应非墨看了一眼自己父母,突然拿了支票本出来,写了一张五千万的支票,放在了宋芷柔的面前说道,

    “这个是给你的补偿,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老爸老妈不是想让这个女人离开自己吗?他无所谓,这个女人走了,他还可以找更多的女人。

    女人嘛,他从来都不缺!

    宋芷柔看着他,眼眶里浮起了一层水雾,眼泪珠子就像断了线似的,滴滴答答默默落了下来,心就像被千万把刀砍着般,被他伤的好疼好难受……

    自己在他心里是什么?一张支票就打发了吗?

    他之前对自己的好,全都是假的吗?

    “应非墨你就是个混蛋!”宋芷柔一边哭着,抓起这张巨额支票,疯了似的撕得粉碎!

    撕完还扔在了他的身上,她突然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本想跑出去的,咬了下唇,又突然坐了下来。

    她舍不得离开他,也怕这一次跑出去后,她再也回不到他身边了……

    白伊和应天爵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儿子和那小丫头的戏,心里无限感慨,看来,那小丫头是真爱上他们儿子了。

    看那眼泪掉的多真切啊,哭的多伤心欲绝啊!

    “要出去就出去,还坐下干什么?”应非墨看着她冷声问。

    “不要!我偏不出去!”宋芷柔此时也不顾形象的在他们面前扯纸巾擦了眼泪鼻涕,就是死赖在这里不动。

    她才不要离开他,这辈子都不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