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808章 等待是一种折磨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龙夫人点了点头,拿过空汤碗,便出了房间。

    就算是喝了一碗安神的汤,白诺也还是睡不着,心里很自责,都是自己不好,没有保护好妈咪……

    第二天下午的一点半左右,应天爵和颜司明来到了龙家别墅。

    龙飞看到他来了,心里总算放松了一些,这个男人这么聪明,他一定有办法救出自己外孙女的!

    应天爵下机一看到龙天,就问他道:“还没有白伊的消息吗?她失踪的地方调查了没有?”

    龙天摇了摇头,“我们是在一条偏僻的街上找到她开的车子,调查了周围的人,他们说白伊是被一群人带走了,至于带去了哪里,他们也不得而知。”

    “如果真的是萧文君,他们不可能再留在墨西哥……”应天爵眉头紧皱着说道,墨西哥遍布了龙家的人,他们哪里敢在这里待?

    “那他们会带我妈咪去哪里?”白诺问他道,现在救妈咪要紧,他没办法再将他拒之门外。

    应天爵想了想,对池墨说道:“去我们以前去过的那几个老窝查一下,再看看周围是不是有异象?”

    之前,应天爵和池墨为了救林嘉,还有抓那个变态,他们踏了他好几个窝,也不一定那个变态不会再回到之前的老窝!

    “嗯。”池墨点了点头,立马交代了人去调查……

    白诺见小叔也来了,跟他打了声招呼:“小叔,你怎么也来了,我表姑呢?”

    “她在g市,你妈咪出了事,我们都很担心,如果能帮上什么忙最好。”颜司明说道。

    龙天听他们说起龙**,问道:“那丫头知道她爷爷已经死了的事吗?”

    龙飞自杀的事,应天爵第一时间便告诉了龙天,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要说怨应天爵吧,心里也有些怨,可又不能全怪他,都怪自己那个弟弟太顽固了。

    “不知道,上次她为了救龙子烨受了些伤,我们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她受刺激。”颜司明说道。

    “这些事都是瞒不住的……算了,先进屋里吧,你们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累了。”龙天说着,手里杵着一根拐棍,向城堡前面走了去。

    龙天的住处,应天爵也是第一次进来,这座建筑是典型的古堡欧式风格,看上去虽然有些年陈了,却十分的有味道,从这座惊人的古城堡就可以看得出,这老头在墨西哥的财势有多大!

    以后若白诺真继承了龙家的势力,也是他的荣幸了,也难怪,龙飞爷孙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想抢夺这一切。

    进到了偌大的客厅里,龙夫人亲自给应天爵和颜司明端来了一杯茶,她是一个高贵优雅却又颇和蔼可亲之人,看到应天爵他们并没有摆什么老夫人架子,只说道:“喝口茶吧,这次辛苦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尽快找到小伊……”

    她的女儿已经死了,龙夫人不想看到自己的外孙女也就这么……

    “她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的!”

    应天爵心里很着急,也很后悔,如果自己不让她去冒险引出萧文君,如果那天她离开时,自己再强硬一些的拦住他们母子,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在墨西哥一个星期过去,应天爵从来没这么讨厌这么害怕过时间!它滴答滴答,每响一声就像是在他们的心里插上了一把刀似的,甚是煎熬。

    一个星期里,他们去了殷震柯之前所有的老窝,都没有什么线索,而那些老窝的附近也并没有查到什么异象。

    外面花园里,应天爵和颜司明池墨正在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下去太浪费时间了,世界这么大,谁知道那个变态会藏在什么地方?”颜司明叹了口气的说道。

    “的确是,也不知道白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原先就怀疑那个萧文君和殷震柯有关系,如果她真跟殷震珂是一伙儿的,那殷震柯那个变态会不会对白伊……

    应天爵都不敢去想那些问题,他只想快点找到白伊,然后将她救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焦灼了的原因,他这些天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心里越是急,越想不到该怎么办!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将萧文君引出来就好了,我们也不用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下去!”颜司明又说道。

    应天爵听到颜司明的话,骤然向他看了过去,这倒的确是个办法!正在他脑海里想到了什么时,自己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扰乱了他的思绪……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会不会是……应天爵立马接通了电话问道:“你是萧文君?”

    电话里突然传来噗嗤一声笑声,萧文君坐在沙发上,一手把玩着高脚杯,一手拿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说道:“呵……你反应倒是挺灵敏啊,怎么,这些天着急了吧?”

    真的是她抓走了白伊!应天爵听着她的笑声,咬了咬牙,不得不冷静下来的对她说道:“把白伊放了,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放了白伊?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再说,我怎么可能会放了她呢?”

    萧文君笑问他,跟自己谈条件?现在她除了报复白伊和应天爵以外,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

    她只要报仇!要他们两人付出痛不欲生的代价!

    应天爵听着她的话,紧捏了捏手,忍下了心里的暴怒,再跟她谈判道:“那好,你不是想向我报仇吗?我过去让你报复!你放了白伊!”

    “应天爵,你以为我还会信任你吗?你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伤害我!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有时真不明白,我当初为什么会爱上你?”

    萧文君脸上狠狠笑着,心里却隐隐升起了一丝痛楚,她那么爱他,那么信任他,他却不断在伤害自己……

    他伤害自己是吗?她一定也要让他连本带利的体会一遍被伤害,被欺骗的痛!

    “那你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要求条件就说吧!”应天爵现在不想听她那些废话,因为所有的后果,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如果她不那么善嫉恨,不那么心狠手辣,不固执的逼自己走上绝路,又怎么会有现在的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