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794章 反被监视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也许,他今晚不会回来了,身边有那么多漂亮的女人,说不定现在早已经和别人入睡了呢。

    一想到那个画面,白伊就气恼的紧捏了一下手,她很不甘心,自己为什么要受他的气?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诺宝贝不是他的,他不是都接受了吗?

    为什么现在要抛弃他们母子三人?

    白伊一咬牙,穿上鞋子便下了楼,她开着车子走到别墅门口却被保镖们拦截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开门!我要出去!”她怒斥门口的保镖。

    “夫人,爵少吩咐了,您晚上不能出门,您还是回去休息吧!”一个保镖对她说道。

    他不让自己晚上出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自己晚上去打扰他和别的女人滚床单吗?

    “快点给我开门,我要出去!是想让我跟你们动手吗?”

    白伊很恼火的威胁他们,现在自己跟他还没有离婚呢,凭什么他可以出去乱搞?

    几个保镖相互看了一眼,很无奈的说道:“夫人,您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们是不会让您出去的。”

    这可是爵少的死命令,他们不敢违抗。

    白伊看着他们很恼火,却又不得不回了别墅里,可恶的应天爵!他为什么不让自己出别墅?

    应天爵知道有人在监视着自己,就连今天的酒会上都混进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

    他担心白伊回到别墅后会晚上就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所以才亲自给别墅里的保镖打了电话。

    也如他所料,白雪从这个酒会上离开后,在晚上十二点多时,她从自家别墅开着车离开,去见了那个神秘女人……

    萧文君见她乖乖听话的出来了,还算满意,问她道:“你今天下午去应天爵的酒会了?”

    她怎么知道自己下午去应天爵的酒会了?白雪惊讶之余,想起应天爵警告自己的话,害怕的回道:“去……去了,你知道我是个演员,现在都已经荒废好几个月了,我只是想去认识些老板和导演而已!”

    萧文君走到了她面前,用手中的皮鞭抬起了她的下巴,眼神犀利的看着她问:“你……没有和应天爵见面?你见到他了对不对?他问你什么了?”

    白雪看着离自己太近的这个女人,简直就像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蛇站在自己面前一般!就连看她一眼,都让自己心慌害怕!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和应天爵见面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池墨给自己吃了毒药,她倒是挺希望这个坏女人能打垮白伊和应天爵的!

    “我……我没有和他见面,真的!我不敢骗你……”白雪结巴的回答。

    “啪!”萧文君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阴邪的笑着再问:“真的没有?可你在酒会上消失过半个小时,那半个小时你做什么去了?”

    她派去的人本是一直盯着应天爵一举一动的,没想到会在酒会上看到了这个找死的女人,而且她还突然消失了那么长时间!应天爵肯定已经和她见过面了!

    他也肯定知道自己的存在了吧?

    她居然连自己消失了多长时间都知道?难道那个聚会上有她的人?白雪不由吓得腿再软了几分,全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不过,如果她很肯定的知道自己去见了应天爵,何必再将自己叫出来审问?

    “我……我被一个老板带到了包房里,他说他要给我投资一部戏,要我陪他……睡。”白雪只能打一次赌了,最近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

    她不是被应天爵打压,就是遇上这个坏女人!她这条命还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了?

    萧文君看着她胆小如鼠的样子,相信她不敢撒谎来骗自己,只是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厉声警告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会派人去调查,如果你敢撒谎骗我,我会割了你的舌头!”

    “咳咳……我我不敢骗您!绝对不敢!”

    “再说……应天爵和白伊也是我最讨厌的人,我没有理由帮我讨厌的人,我恨不得他们俩现在就赶紧死了呢!”白雪小心翼翼的讨好她说道。

    萧文君听到她这话,心里又信任了她一分,她松开了她的脖子,说道:“我就暂且信你!如果应天爵真去找你了,你会不会把我说出去?”

    白雪捂着自己被掐得很难受的脖子,还没缓过气来,又被她的话吓得一抖!她眼睛转了转,立马摆手发誓道:“我我不敢!您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哼,你不敢就好,若是敢将我的事告诉应天爵,你就死定了!”冷声警告完,萧文君便上车离开了这里。

    他们走后,白雪就跟散了架似的蹲在了地上……下午才被应天爵吓了一遍,晚上又被这个女人吓一遍,真是恨死他们这些人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白伊,她怎么不去死?

    在街道的对面,一辆熄了火的车子正停在白雪的对面,刚才萧文君和白雪会面的经过,车里的人全看了清楚。

    “爵少,那个女人没有撒谎,和她见面的真的是个女人!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会不会和殷震柯有关系?”

    池墨很疑惑的问,他倒是希望这次露面的是殷震柯,那个缩头乌龟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林嘉的仇,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报,池墨心里很愧疚,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等抓到了她就知道了……”应天爵也知道池墨一直想为林嘉报仇,可那个死变态就是不出来能有什么办法?

    车里静了好一会儿后,池墨见都这么晚了,应天爵也没有说要回去的话,问道:“爵少,你今晚不打算回别墅吗?”

    “不回去了……”既然是演戏,就一定要演得真才能让别让相信,他现在不能回去。

    “白小姐今天好像很伤心……”池墨说道。

    “为了拔了这颗毒瘤,只能暂时委屈她了,你不是怀疑那女人和殷震柯有关系吗?的确,她的做事手法和那个变态很像。”应天爵猜测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