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788章 怕死,全招了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咳咳……咳咳……你们饶了我吧,我说的都是实话啊!”男人被池墨一脚踢翻在了地上,爬了起来,打死也不改口的说道。

    他们肯定不敢杀了自己!只要再挺一挺,自己就能收到另外的三百万了!

    池墨看着这个不怕死的男人,气恼,要不是留着他还有些用处,自己早一枪毙了他了!

    “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就因为我跟白伊有关系,我是那孩子的亲生父亲,你们就想杀了我灭口吗?哼,就算你们杀了我,也平息不了外面的风言风语。”男人看着应天爵说道。

    应天爵看着地上的男人,眸子里飘过一丝危险,从一个保镖手里拿过一把精致的小匕首,走到那男人身边蹲了下来……

    寒光闪闪的刀尖在他的脸上滑过,最后再问他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说吧,是谁派你来诬陷她的?”

    男人看着应天爵浑身摄人的气势,不自觉的抖了抖,结巴着说道:“我……我没有撒谎……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是她喝多了酒,故意勾引我,才生了我的孩子!”

    他说的是真的?应天爵见他还不肯说实话,眼里闪过一丝狠戾,突然将手中的刀子深深插进了他的大腿里!怒警告:“你要是再敢说一个字的假话,我先砍下你的手脚,再慢慢的割断你脖子!”

    “别……别杀我,我说!我什么都说!”男人抱着自己受伤的腿,看着应天爵那一副嗜血的恐怖样子,再也挺不下去了。

    要是再撒谎,自己的小命就要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快点说!”池墨踢了他一脚,催促道。

    “我跟那个白伊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那个孩子的爹,是有人给了我钱,让我这样去跟记者说的!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应天爵听到他的话,冷哼了一声,相信他这次说的是真的,可,如果这个男人是假的,那诺宝贝的亲爹到底是谁?

    “给你钱的那个人是谁?”池墨问他道。

    “我也不知道,我连她的面都没有见过,只知道是个女人声音,她跟我说五六年前,那个白伊是因为喝多了酒,故意勾引了我,两人才睡到一起的。”男人再也不敢隐瞒的据实说道。

    是个女人声音?她不仅知道白伊和自己结过婚,还能给白伊编造出这么合情合理的故事来,应天爵心里猜测到了一个人……

    “求你们饶了我吧?我保证明天就去跟媒体澄清白小姐的清白!求求你们了!”男人忍着大腿的剧痛,给他们不停的磕着头求饶。

    应天爵站起了身,对池墨说道:“派两个人把他弄到医院去,在澄清白伊的事之前,别让他就这么死了。”

    “嗯。”池墨应了一声,立马叫来了两个保镖,将这个男人带去了附近的医院。

    “爵少,你是不是已经怀疑到是谁做的了?我们现在要不要去将她抓来?”池墨问他。

    应天爵抬手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他说道:“她逃不了的,明天吧。”

    他们回到别墅时,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应天爵还以为白伊会等自己回来呢,他一走进客厅里,里面除了佣人外,都看不到她的人影!

    “大少爷,您吃晚餐了吗?需要我们去给你做些饭菜吗?”一个佣人恭敬的问他道。

    “不用了,你们去休息吧。”应天爵不是很有胃口吃饭,打发了佣人便上了楼,他推开卧室的门,里面灯都没有开!

    她这么早就睡着了?

    他走了进去,见躺在床上的人好像没有听到有人走进来似的,动都没有动一下……

    其实,白伊并没有睡着,她在楼下都等到十一点多了才上来,自己上来没多久,她就听到外面有车回来了……他是故意这么晚回来的吗?

    应天爵知道她还没有睡着,也不着急,自己先去了浴室……

    白伊见他这么晚回来,居然连话都没有跟自己吭一声,嘴巴不自觉的往上翘了翘,他就算是生气,那也可以找自己发泄嘛,每次都生闷气。

    十分钟后,应天爵直接穿了一条灰色的四角小裤裤从浴室走了出来,白伊见他那么诱惑的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立马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

    “真睡着了?”应天爵躺在了她身边,轻声问。

    他见她不理自己,无奈,只好说道:“好吧,明天再给你一个惊喜,睡吧!”

    惊喜?现在她都快被人骂成马蜂窝了,还有什么惊喜?白伊心里默默的好奇着!不过,看他的样子,怎么好像没有生自己的气?

    应天爵本是打算明天召开个记者会,让那个说谎话的男人给白伊一个清白的,可在后半夜三四点时,应天爵突然接到了一个保镖打来的电话,说在医院的那个男人突然被人杀了……

    应天爵听到那保镖的话,愣住了,是谁杀了那个男人?

    白雪……应该没有那个能力吧?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应天爵问保镖道。

    “看他们的身手,应该是专业的杀手,其中两个人还是国外的,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保镖对他说道。

    难道白伊的这件事上,还不止白雪一个人参与?专业杀手,国外的,另外一个人会不会是龙飞?

    那个老头儿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不会是他……

    那会不会是……殷震柯?那个变态男人最喜欢的就是耍阴招,这件事倒真有可能是他做的!应天爵在心里默默的猜测着。

    除了殷震柯以外,他也没有什么其他仇人了,应天爵哪里会想到萧文君还活着?

    “这么晚了,是谁打电话过来了?出什么事了吗?”白伊见他坐在床上,发呆出神了半晌,忍不住的也坐了起来问。

    “出了点小事,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你恢复名誉了。”应天爵现在倒不急着去揪出那个幕后的人了,得想个办法彻底解决了那个变态才行!

    “嗯?你说什么?”白伊还并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都是别人安排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