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656章 白家人做的太过分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他还好奇着是谁这么早就来了家里呢,在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白伊和应天爵后,震惊得站在花园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小伊,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们也好有个准备,还站在那里做什么?快跟天爵进屋里坐!”

    白建黎看着他们,回过神来后,很会来事儿的招呼道。

    没想到她真的把应天爵给带家里来了!

    这是应天爵第一次来白家,他看了一眼这地方,没说话,也并不想跟白建黎套近乎。

    白伊走了过去,说道:“我今天回来是想拿走我母亲的东西的,你要上班就去忙吧,不用招呼我们。”

    白建黎听着她的话,僵了一下,又立马打着哈哈说道:“瞧你这孩子说的,你母亲的东西放在白家就好了,还拿走做什么?”

    “她已经委屈很久了,要是她还能看得到,每天看着你和王雪丽在一起,估计也是一件痛苦的事!”

    白伊看着他笑说道,她想让母亲获得真正的自由,不要再委屈自己了。

    “……”白建黎看着眼前这个和她母亲长得很像的白伊,眸子有些深沉,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

    五年前她还不是现在这样的态度……

    “好吧,你母亲的东西都……都放到……杂物房了。”

    白建黎看了一眼应天爵,有些难堪的说道,早知道她要来拿这些东西,就该先从杂物房里拿出来的!

    白伊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质问道:“我母亲的所有东西,我都已经打包好,不是放在我以前住的卧室里的吗?谁允许你们动我的东西了?”

    “那个……你也知道你妹妹现在是一个很出名的明星了,她嫌自己的卧室太小了,便将你的卧室打通,做了她的书房和小客厅了。”白建黎也没办法再瞒下去了的说道。

    白伊不由笑了,是啊,他们本来就没有把自己当过家人,在自己‘死后’,肯定是迫不及待的占用她的所有物资了。

    “那那个,房间还多得是,我马上叫佣人给你们俩收拾一间出来,如果嫌小,我也叫些人过来给你们改装一下,以后方便你们回来住,怎么样?”白建黎又立马很讨好的说道。

    她和应天爵真结了婚,那以后可是真正的应太太了,说不定以后还有事求着他们呢?

    应天爵走过去,搂着白伊的腰,对白建黎毫不给面子的冷声说道:“不用了,别说把两间房改一间了,就是这这栋别墅,我也觉得太小了,我可住不习惯!”

    白建黎被应天爵说的很难堪,暗自紧捏了下手,又突然笑说道:“哈哈……天爵说的是,我这里哪里能与您住的地方相比?”

    别墅里,王雪丽听到外面的动静,穿着一身很华贵的黑色长裙走了出来,正想问问白建黎是谁来了,在突然看到白伊和应天爵后,惊愣住了……

    他们两人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白伊也看到了她,不想在这里多浪费时间,便问白建黎道:“杂物间应该没人想改成卧室吧?我自己去拿就好了。”

    说着她拉起应天爵的手就向别墅里走了去,路过王雪丽身边时,并没有主动跟她打招呼。

    王雪丽被华丽丽的无视了,气得直咬牙,却又因为有应天爵在她身边,不敢乱说话,那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白伊去了一楼的一间杂物房,里面有些杂乱的摆了很多东西,什么窗帘,什么不要的衣服,还有一些储放的生活用品等等,她看到他们就这样将母亲的东西堆在这样的地方,心里很难受……

    她应该早点过来拿走母亲遗物的……

    “别难过了,我帮你找,对了,是些什么样的东西?”应天爵看着这间乱七八糟的大屋子,立马去杂物下翻找了起来。

    “是一个大储物盒,里面有我母亲的衣物,首饰等等。”白伊也一边去翻找着,一边说道。

    外面,王雪丽向自己老公走了过去,问他道:“他们两人怎么突然来了这里?他们要去拿什么东西?”

    “你们母女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个占了人家的卧室,一个又把人家的东西扔了!要是哪一天白伊报复,我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哼!”

    白建黎看着王雪丽,很气恼的说道。

    “你这会儿拿我发什么脾气?那些事可是你当初同意的!”王雪丽白了他一眼说道。

    此时,别墅外突然又响起了一声喇叭,接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开了进来,是白雪回来了。

    她将车子驶进了花园里,下车,看着旁边那辆很眼熟的车子和站在车边的两个保镖,问老爸道:“爸,这么早,是谁来别墅了?”

    白建黎看了她一眼,说道:“是应天爵和白伊!你今天回来做什么?”

    白雪听到是他们两人来了家里,脸色顿时有些紧张发白了起来,是不是应天爵已经查到了自己?他们已经知道上次黑白伊的事是自己做的?

    “爸,那个,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白雪有些慌张的立马上了车准备离开时,别墅里白伊抱着一个大盒子走了出来,应天爵看着慌慌张张上了车的白雪,突然叫住了她:“白雪!”

    他果然是来找自己的吗?也许,他们只是怀疑自己,应该没有证据就是自己做的吧?那个男人已经被自己杀了!

    白雪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下了车,笑着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应总上午好,哦,不是,您现在都要和我姐姐结婚了,我应该叫你姐夫才是!”

    应天爵没理她的讨好,很怀疑她的质问道:“你应该是刚回来吧?见到我们,你跑什么?”

    “我哪有跑啊,我……只是突然想起来剧组还有点事,姐姐,你今天是特意带姐夫回来玩儿的吗?”白雪有些心虚的挑开了话题。

    “以后别叫我姐姐了,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白伊抱着母亲的遗物便向车子走了去。

    白建黎惊诧,她连自己不是她父亲的事也知道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母亲的死,她应该还不知道吧?白建黎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