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605章 他要剪刀做什么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正在此时,池墨也带着一部分的人从里面撤了出来,追上了应天爵,看着被他抱在怀里晕了的白伊,很好奇的问:“爵少,白小姐怎么突然晕了?你们刚才受到了袭击?”

    “是我打晕的。”应天爵说着,便将她抱上了直升机……

    跟在他身后的池墨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等白小姐醒了,非跟他急不可!

    早已等在直升机上的白诺和小小龙见应天爵真的将他们妈咪带上来了,顿时兴奋了起来,只是,妈咪怎么晕了呢?

    “爹地,妈咪受伤了吗?她严不严重?”白诺紧张的问道。

    “外祖父真坏,他怎么能真的打伤妈咪?我不喜欢他了!”小小龙鼓着两个圆圆的腮帮子也哼哼。

    应天爵将怀里的女人放在了座椅上,系上安全带后摸了一下鼻子,不自然的说道:“你们妈咪不听话,我只能将她敲晕带上来了。”

    “哦……”两兄妹眨了眨眼睛,只是简单应了一声,他们俩这会儿正在兴奋劲儿上,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终于自由了,真是太好了!

    “快点起飞,回国!”应天爵立马对前面的驾驶员说道。

    “是,爵少。”前面的驾驶员应了一声,直升机很快便飞离了地面……

    教堂里,应天爵的保镖见外面的直升机起飞了后,立马开始向外撤了去!龙天和萧离赶出去时,直升机早飞远了。

    萧离看着渐渐远去的直升机,心里有些不好受,白伊就那么讨厌自己吗?她为什么要这样打击自己?

    她怕应天爵受伤,怕他心痛,怕对不起他,那她就可以这样伤害自己,让自己心痛吗?

    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不公平?

    龙天看了一眼萧离,很难得的安慰了一句:“这事我们谁也没料到,你别太难过了,我一定会将他们母子带回来的。”

    “她的心里没我,带回来有什么用?”萧离两手背在身后,悲凉的笑了一声。

    “喜欢一个人,是要争取才能得到的,没有什么是白给的。”龙天对他说道。

    “你是说我应该去找她吗?”萧离看向龙天问,她还会给自己机会吗?

    龙天眸子里闪过一丝深沉,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你如果不去找她,就永远没有机会!”

    萧离有些纠结,沉默……

    龙天的一个保镖走了过来,问道:“老爷,应天爵的那些保镖都撤走了,我们要去追吗?”

    “追他们有什么用?都撤了吧!赶紧去找一找小少爷和小小姐,看看他们是不是也被带走了?”龙天紧紧捏着手很愤怒的说道。

    “是!”保镖应了一声后,立马带着人在教堂附近搜寻了起来。

    萧离有一个疑惑,突然问身边的龙天:“你知道应天爵什么时候来的墨西哥吗?他今天怎么可能这么准时的出现在这里?”

    龙天黑沉着脸摇了摇头,冷声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在墨西哥的,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会不声不响的来了这里,我以为他就算来了这里,也会直接来找我要人,却没想到他会隐藏的这么深!”

    龙天是低估了应天爵的能力,那个男人果然非同一般!

    “你接下来想怎么办?去国内找白伊他们吗?”萧离问他,其实,龙天最在意的不是白伊,而是那两个孩子!

    龙家现在无后,这么大的家产,还有在墨西哥这么大的势力,他不紧张那两个孩子才怪。

    “肯定是要去的,不过得计划好才行!”

    龙天可以让白伊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但两个孩子一定要带回龙家,他让萧离去找白伊,只不过是想给应天爵增加点麻烦,无暇顾及到两个孩子而已。

    几个保镖在教堂的一间休息室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龙夫人,是应天爵不得不将她弄晕,再送去休息间的,她毕竟是白伊的亲人,他并没有下狠手。

    将近八个小时后,直升机上。

    坐在对面的白诺和小小龙不由再看了一眼还没醒过来的妈咪,心里默默的想:乖乖,爹地到底下了多重的手啊?妈咪睡了十来个小时了都还没有醒!

    应天爵坐在白伊的身边,见她睡了这么久都还没有醒过来,心里也着急,自己下的手也不重啊,她怎么还没有醒?

    “爹地,你带妈咪出来的时候,她真的没受其它的伤吗?”白诺问他。

    “没有。”应天爵回道,她外公还是在乎她的,不然早就不顾她生死的当场抓自己了。

    那龙老头真是个老顽固,应天爵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阻止自己和白伊在一起?却那么希望白伊和萧离结婚……

    他看着她脸上很精致美丽的妆容,还有身上这件很是漂亮的婚纱,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他突然对坐在后面的池墨说道:“池墨,你去帮我找一把剪刀来!”

    “剪刀没有,刀子倒多的是,爵少你要剪刀做什么?”池墨听着他的话愣了一下,一边问他,一边将身上的一把匕首递给了他。

    应天爵接过匕首,看着白伊身上这件又蓬又大的婚纱,拿着刀比划了几下,兄妹俩立马紧张的向他看了过去,爹地不会是想在妈咪身上划一刀,将她刺激醒吧?

    他们正想拦着爹地时,只见他捻起妈咪身上的一层白纱,拿着刀,突然“撕拉!”一声,从膝盖处给一刀割断了去……

    割断了一层,还有一层,还有一层,还有一层,应天爵割的有些恼火,么的,这婚纱怎么这么多层?她穿上也不嫌太重?

    众人看着他的举动,纷纷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他把人家敲晕也就算了,还把人家身上的衣服也给割了,等白伊醒了不跟他急才怪!

    “爹地,这件婚纱应该价值不菲,你就算不喜欢,卖给别人也不错。”白诺有些无语的对他说道。

    “我缺这点钱吗?”应天爵反问,要不是现在直升机上人多,他直接将她身上的婚纱扒了丢出去!

    割到只剩下最后一层时,应天爵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拿起刀子,还没向最后一层白纱下手,昏睡的白伊有些被弄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开,一手便向后颈摸了过去,好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