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563章 突然看到了她的征婚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他们抓到的一个坏蛋说,殷震柯那个变态在刚抓到林嘉时,就将她当着众人的面,变态的抽打强奸了……

    事后,她转身便跳了崖……

    对于这事,应天爵心里一直都很内疚难过,林嘉出事都是因为自己和殷震柯的争斗!而更难过的,是池墨!

    池墨这几年就像疯了一样的在追查殷震柯的下落,可那个缩头乌龟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只有他派出来的人时不时的捣乱。

    “少爷,您喝点茶吧。”佣人给他端来了一杯解酒茶,心疼他的说道,这几年别墅里一点人气都没有,少爷也冷漠得让人害怕又心疼。

    这白小姐都去世这么多年了,他也从来没有带过一个女人回别墅。

    哎,要是白小姐还活着就好了,还有白小姐的那个儿子,现在也没有找到他,也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你们去休息吧。”应天爵对两个佣人说道。

    “是……”两个佣人应了一声后,退了出去。

    应天爵沉默着在一楼坐了一会儿,喝了几口茶,便上楼了。

    卧室里,所有的一切还保持着五年前的模样。

    当年,他以为白伊抛弃了自己,他将她的所有东西都扔了出去,后来知道她不是抛弃了自己,而是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后,他才很后悔自己做的事……

    还好池墨并没有让人将白伊和诺宝贝的东西扔走,应天爵将他们的东西,一件一件按着原样放了回去,就连白伊离开前,化妆台上摆得有些凌乱的首饰,现在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

    她的睡衣,就那样显眼的挂在那个角落的衣挂上。

    她的拖鞋,也工工整整的放在床边。

    还有她的牙刷,她的毛巾,他每天都会将它们清洗一遍,免得沾上了灰尘。

    应天爵每次一进到这间卧室,看到从未变化过的一景一物,心里就暖暖的,好像她一直住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一样……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什么,难道她还能突然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吗?

    可他又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从她的事中走出来?

    应天爵给自己倒了一杯烈性的洋酒,站在阳台,注视着外面星星点点的光亮,沉默……

    他最近这段时间都有些心烦,很少关注那些国际新闻报纸,自然没有看到今天登出来的征婚广告,还是在第二天他到了公司后,颜司明突然给他打来了电话。

    “什么事?”应天爵很公式化的问了一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白伊是被颜司明推下海的,颜司明好几次都想告诉他,却都被池墨或是应博弈阻止了。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也知道悔过了,何必再去让应天爵恨他?

    颜司明也因为白伊的事整整内疚了五年,他今天上午刚到公司时,突然听到员工们在谈什么应天爵未婚妻征婚广告的事,被震惊到了!

    白伊都已经死了四五年了,怎么可能征婚?

    后来还是一个员工将报纸拿给了他,他看着报纸上那个女人的照片,整个人震惊得都快傻掉了!待回过神后,才立马拿着报纸回到了办公室,给应天爵打了电话过去……

    “你看今天的国际新闻报了没有?”颜司明心情有些激动的立马问他,她到底是不是白伊?还是一个长得很像她的女人?

    “看那个做什么?”应天爵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随口问道。

    “我好像看到白伊了……”颜司明也不敢确定是不是白伊,这征婚广告打得也奇怪,没有名字,没有身份背景,反正除了一张照片外,什么都没有!

    “什……什么?”应天爵听到他的话,脑袋就像被钟撞了一下般,轰鸣作响,又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你快点去看看巴黎发行的世界报吧!我现在也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白伊……”颜司明对他说道。

    世界报,是法国在海外销售量最大的日报,在法语国家地区颇有影响,国际知名度较高。

    应天爵一听到白伊的名字,整个人的反应好像都变得木纳了!他连电话都没有挂,直接将手机扔在了办公桌上,立马出办公室叫秘书给自己找来了今天的法国世界报。

    当他第一眼翻看到一条征婚广告上的那张颇大照片后,顿时犹如封印了的石雕般!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是白伊吗?

    他有些不敢相信,也害怕自己相信了后会更失望……

    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应天爵注视着报纸上这张照片,又觉得有点陌生,白伊是一个很温顺随性之人,她的眼神从来不会透露出那么生冷凌厉的神情。

    再说,她死的时候不是毁容了吗?

    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挂断的手机里传来几声叫声:“应天爵……你看到报纸了没有?”

    “看到了……”应天爵看着照片,虽然跟他的白伊有太多的不同,可他的心却控制不住的疯狂激动着,好像认定了照片上这个女人就是她一样。

    “会不会是白伊?她是不是还没有死?”颜司明激动的问他。

    “……”应天爵注视着那张照片,沉默,半晌后,他突然说道:“我要去巴黎!”

    说完,他立马便挂断了电话,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一边出了办公室,一边给池墨打了电话过去,让他订今天去法国巴黎的机票!

    池墨刚一接通电话就听到他要去法国巴黎,他第一反应便想到了殷震柯那个混蛋,立马问道:“爵少,是不是在那边发现了殷震柯的踪迹?”

    “是白伊……你先订票吧!”他也不敢肯定那个女人一定就是白伊,但他一定要亲自去见一见她!

    五年前,他们在海上找了她那么多天,为什么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她会不会真的还活着?

    应天爵越想心里就越翻江倒海的激动了起来,如果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她,那五年前她坠海后,是谁绑架了她?还是谁救了她?

    如果真的是她,这么多年,她为什么不跟自己联系?

    她知道他这五年是如何度过的吗?她知道他有多思念她,心里又有多难受吗?

    她怎么能如此狠心?

    应天爵越想,心里又涌起了滔天的愤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