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546章 聚会的阴谋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感觉……怎么样?”男人突然出声邪笑着问床上女人。

    “啊……快点!”女人声音娇嗲嗲的说道。

    白伊听着里面两人的对话,嘴角扯了一下,只是,那个男人的声音自己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好熟悉……

    他是谁?

    她回想的正出神,手中的门不小心晃动了一下,突然发出了一声声音,惊动了房间里玩得太嗨的一男一女,两人立马向门口大步走了过来……

    白伊看着那个走路一瘸一拐,相貌有些沧桑阴邪的男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时隔几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那个男人……殷震柯!

    殷震柯刚一转回身就看清站在门口的女人是谁了!呵,真是不请自动送上门了!

    “白伊……真是好久不见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伊在这里看到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几年前,因为殷震柯报复自己,应天爵打瘸了他的一条腿,好像又将他们一家子驱逐出了g市,他们殷家隐忍好几年,会不会来报复自己和应天爵?

    殷震柯的父亲好像还请了一个杀手组织去杀过应天爵,他们的报复心那么强,这次来到船上肯定没好事!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猜呢?”殷震柯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白伊身前,看着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她,一边邪笑着,一手突然扯下了蒙在她脸上的黑面纱!

    他还挺怀念她以前的美貌呢,谁知这一扯下面纱居然看到半边脸的白纱布!他看着她这模样,嘲笑道:“我的小美人,怎么毁容了?还是……装的呢?”

    他说着,又突然粗鲁的一把扯下了她脸上的白纱布!骤然,两道欣长还有些红肿的极丑陋伤疤暴露在眼前……

    “啪!”白伊气恼,突然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怒道:“几年过去,看来你还是没什么教养,当年应天爵就该直接结束了你!”

    屋里的女人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见面前很丑陋的这个女人突然打了殷震柯一巴掌,掩嘴轻笑了一声,缓缓的说道:“二爷你口味真重,这样儿的也感兴趣啊?”

    殷震柯怒视了一眼那个女人,一巴掌便向她扇了过去,那女人捂着自己的脸,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来,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下一秒,白伊还处在刚才的震惊里,突然就被这个男人抓着丢进了房间里!

    “你想干什么?”白伊撞了一下身后的墙壁,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护着自己的腹部。

    殷震柯一回想起当年应天爵是如何打断自己腿的事,整个人突然就暴躁了!他向白伊走了过去,突然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说道:“应天爵就该结束了我?哼,今晚……我就让他死在这里!上一次让他在海上捡回一条命,我看他今晚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咳咳……今晚的聚会……是你布的局?”白伊听着他的话,猜测问。

    “被你识破了也无所谓,老实告诉你吧,这整艘船都已经被我的人团团包围了!还有来的那些人喝的酒水,也都中了我们的慢性迷药!”

    “不过,无关的人,我也没工夫跟他们瞎耗,我要对付的人就只有应天爵而已!既然你今晚也来了,那就连着一块儿收拾了,省得我再去找你!”

    白伊听着他的话,大惊,应天爵也喝这里的酒了吗?唐逸楚好像是喝了不少!

    完了……

    自己得想办法逃出去告诉他们!他和唐逸楚的人全在游轮下面呢!若是真打起来,等他们攻上来,应天爵不是早……

    “怎么样,我的计划是不是很完美?”

    殷震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情很好的笑了,从被应天爵驱逐出g市的那天起,殷家就发誓要找他将这个仇报回来!

    这几年里,殷家表面上虽然老老实实,但早就在暗地里培养了自己的秘密势力,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在现在对应天爵动手,当然是因为殷家一直都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最近几个月应天爵因为感情的事被迷惑了心智,现在自然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他没有喝酒……你不会得逞的!”白伊故意对他说道。

    “就算他没有喝酒,就凭他带上来的那几个保镖,能抵抗的了我整船的杀手吗?哈哈……真是笑话!”殷震柯狂笑了一声。

    白伊被他说的整颗心都提起来了,该怎么办?唐逸楚上洗手间怎么还没有出来?

    他不会直接晕在里面了吧?

    正在白伊很着急时,门口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一片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屋里的殷震柯,站在最前面的颜司明突然出声道:“放开她!”

    白伊突然听到颜司明的声音,有种热泪淋涕之感,他来的太是时候了!

    殷震柯回头,看着站在背后的陌生男人,暗自咒骂了一声,冷哼着警告道:“你们是谁?赶紧滚开,别多管闲事!”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放她,我一枪打爆你的头!一……二……”颜司明看了眼白伊,在快要数到三时,那个男人再也按捺不住的立马松开了白伊的脖子!

    哼,就算被她知道了自己的计划又能怎么样?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他们全部都得完蛋!

    白伊获了自由后,立马走到了颜司明的身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不能现在走,应天爵会有危险!”

    颜司明看着走过来的白伊,还有她脸上的疤痕,顿时被震惊到了,她脸上是怎么受的伤?

    怎么才几天不见,她就变成了这样?她脸上的伤到底是做的?

    应天爵就是这么保护自己女人的吗?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他很是心疼的问她。

    “都过去了,现在也不是解释这些事的时候,你先在这里看守着这个坏蛋,我要去找应天爵!”

    白伊说着正准备跑开时,颜司明一把拉住了她,紧张的说道:“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吗?船上的事不用你操心了,你快点去隔壁房间换衣服,船我已经准备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