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542章 想要你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晚上,诺宝贝在房间里收拾着自己的小背包,他也没有带很多东西,就是一些防身的装备,还有亲爹的戒指,不知道明晚那个颜叔叔要怎么带自己和妈咪离开?

    其实,他也没有很恨应叔叔,自己也能理解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了……自己又不是他的亲儿子!

    诺宝贝心底有个小秘密,其实……他挺希望自己的亲爹是应叔叔的!和应叔叔还有妈咪生活的这几个月,他觉得他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他也好爱自己!

    当他突然嫌弃自己,不爱自己的时候,诺宝贝心里挺难受的,也恨过他一段时间。

    这次离开后,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他?

    应天爵从楼下上来,路过诺宝贝房门口时,见他坐在床边在发着呆,顿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问他道:“还不睡觉,在做什么?”

    诺宝贝突然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将怀里的背包扔在了地上,用脚将它踢了进去后,才回头说道:“没什么!你进来做什么?”

    “你还在恨我?”应天爵问他。

    “你不是也不喜欢我吗?”诺宝贝对他冷哼了一声。

    “我……我会试着接受你。”应天爵不得不承认,前段时间自己很讨厌过诺宝贝,以后,他会试着去接受他的。

    “你少骗我,如果我妈咪生了宝宝,你还会爱我吗?你走吧,我要休息了!”诺宝贝冷哼了一声说道。

    应天爵看着他,沉默了片刻后突然戳了一下他的小脑袋,说道:“是不是亲儿子有什么关系?我们以前不是都生活的很好吗?之前……算我错了,那你,好好休息吧!”

    诺宝贝看着走出去的应天爵,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他跟自己道歉了?

    应天爵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坐在化妆镜前的白伊,愣了一下……她今晚居然自己跑来这个卧室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突然问她,她今天太反常了,不仅亲自下了厨,还这么自觉的进了自己卧室,态度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怎么突然这么问?”这个男人太敏感了!

    “我还不了解你的习惯吗?说吧,又有什么事?”应天爵沉声问她。

    既然他这么问,白伊只好趁机说道:“我和儿子都被你关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明晚是不是要去参加聚会?能不能让我和儿子也去透透气?”

    “不行。”他一边脱着衣服,直接吐出了两个字。

    “为什么?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说了会带我们出去走动的吗?”白伊赶紧说道。

    “那个聚会不是普通聚会!你怎么突然想去那个地方?不会是想逃跑吧?”

    应天爵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不过想一想也不太可能,那可是在游艇上,四面都是水,她一个女人能怎么跑?

    “不是说在游艇上吗?我……我能怎么逃跑?再说,有你在,不是普通聚会又能怎么样?”白伊眉目闪烁着说道。

    其实,她到现在也不知道颜司明会有什么办法,让她和诺宝贝离开?

    应天爵没回她的话,进了浴室里……

    白伊看着沉默拒绝自己的他,很无奈,她突然站起了身,跟着进了浴室里,咳咳……他脱衣服真快……

    “你进来干嘛?”应天爵看着突然闯进浴室来的女人,明知故问。

    白伊撇开了头,不说话,靠墙站在这里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正他要是不答应自己,自己就不离开!

    被一个女人在浴室里一直看着,男人要是没反应就怪了!应天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发生过关系了。

    白伊更窘迫,站在这里脸红心跳的厉害,她气恼的扯下一旁的一块毛巾便向他扔了过去!随后不得不走了出去!

    她坐在床边,正在想着要如何说服他,浴室的门打了开,应天爵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到了她身边,突然将她半压在了床上,有些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唇,她的脖颈,还有……

    “唔……你干什么?”白伊被突然这样的他,有些吓着了。

    “想要你!”他一手将她的双手按在了头顶,一手在她身上游走着……

    白伊脑海里一想起他和萧文君上过床,突然有些排斥了起来,找着借口怒道:“我不想!你放开我!”

    “你在在意那晚我和萧文君的事?”应天爵突然停了下来问她。

    “怎么能不在意?你不是没有喜欢过她吗?为什么她死的时候,你会难过?”

    白伊撇过了头,眼眶里有些泪意,这是她一直想问却又不敢问发问题。

    她害怕听到他会说出自己接受不了的话。

    应天爵听着她的话,从她身上翻了起来,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她……是我几年前找的那个女人,我只是在……那晚过后才知道的,我难过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难过,我亲手逼死了她……”

    萧文君是他几年前找的那个女人?

    白伊听到他的话,眼眶里的水雾瞬间汇聚成了泪珠,没忍住的落了下来,她怎么会不知道,当年自己和他结婚时,他是因为什么才冷落的自己!

    没想到那个女人会是萧文君,他默默喜欢了两年的女人……

    现在她死了,她的影子是不是会在他的心里留一辈子?

    如果萧文君先出现在他面前,他是不是就一定会爱上她?

    她对他的感情本来就岌岌可危,现在倒是碎的彻底了,也让她再也没有一丝留念了……

    “我身体不舒服,过去儿子房间了。”白伊擦了脸上的眼泪,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应天爵很烦躁无奈,自己本来只是想跟她解释,怎么却成了越解释越遭?

    白伊怕儿子担心自己,便没有去他的卧室,而是随意进了一间客房……她以为在离开前可以保持和平美好的关系,就算以后分开了也不会太难过。

    现在却连唯一的美好都没有了……

    又是一个支离破碎的无眠夜,第二天清晨,所有人都在餐厅里吃早餐了,却唯独少了白伊,林嘉问:“白伊还没有起床吗?有了小宝宝虽然会犯困,但也应该吃些东西再睡的,不吃东西哪里能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