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457章 自食恶果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晚上十一点多时,应天爵回到了别墅,白伊闲着也没什么事,反正自己也饿了,便去厨房做了两碗面条。

    应天爵一回来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他看着端了一碗面从厨房走出来的白伊,上去就接过了她手里的碗,微怒着道:“不是让你去床上躺着吗?谁让你自己进厨房了?”

    “我饿了……你别生气嘛,只是煮了两碗面而已,又不是什么重活儿。”在医院狂补了那么多天,又躺了那么多天,她现在感觉身体和没怀孕之前差不多了。

    “哼,你这个小骗子,下次想我回来的时候就直接说想我了,不要再说自己出毛病了,记住了吗?”应天爵将碗端到了餐桌上,对她嘱咐道。

    他发现了?白伊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

    二楼,诺宝贝穿了一身睡衣跑了出来,嘟着嘴叫道:“妈咪爹地,我也要吃宵夜!”

    “下来吧,但是小孩子晚上不能吃太多了,消化不好。”白伊对他说着,正要去厨房再加一副碗筷时,应天爵拉住了她,自己跑去了厨房……

    在医院的时候,妈咪每天大半夜的吃宵夜,他和爹地也会跟着一起吃,这下好了,养成习惯了!

    第二天,秦璐在自己住的公寓醒了过来,睁开的第一眼,她立马向自己身边望了过去,可床上除了自己却并无一人……

    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昨晚自己和应天爵做那事了……

    她还有些晕眩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下腹有些酸痛,身体也有些难受,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上身布满了暧昧的痕迹,这分明就是已经和男人发生过关系!

    秦璐甩了甩头,该死!昨晚睡了自己的到底是谁?是应天爵吗?还是……那个死胖男人?

    应天爵怎么可能在清醒的状态下和自己发生关系?

    “啪!”她抓起旁边的一个抱枕就气愤的砸了出去!

    那晚,那个男人跟她在洗手间里做完一次后,又带着她去了好几次,两人在洗手间里,没人的包房里又睡了她好几次……

    “白伊!我要跟你没完!我也要你尝一尝被恶心的男人强暴不可!”秦璐紧紧握着拳头,不停的捶打着被子,怒嚎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怎么可能三番两次的**?

    这个仇,自己一定要找她报回来不可!

    应天爵今天没有去公司,因为上午池墨终于将何子嘉的那个跟班揪了出来,都找这个混蛋好几天了,他居然藏在偏郊区的一个小旅馆里!

    这个瘦小的男人叫小四,在白伊被何子嘉抱进酒店的那天,他其实是一起进了酒店的。

    只是,在何子嘉抱着女人进房间不久后,突然冲来了一大群黑衣男人,小四以为是应天爵的人这么快找来了,便立马逃跑躲起来了!

    “应先生,我什么都没干!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都是何子嘉干的!”小四以为是何子嘉将自己供出来了,赶紧下跪给应天爵磕着头求饶。

    坐在沙发上的应天爵,全身暴戾气势的看着他,冷声的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好好好,我什么都说!只是,您能饶我一命吗?应先生,我可是连您女人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

    小四趁机跟他讲条件,他的话音才刚落,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保镖突然一脚便将他踹翻在了地上!

    “啊!应先生别生气别生气……我说……”小四被那凶狠的保镖吓得全身打哆嗦,立马不敢再跟他讨价还价了。

    白伊在楼上听到客厅里的声音,走了下来,看着跪在客厅里的一个瘦小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她这会儿也想不起来。

    她走过去坐在了应天爵的身边,问他:“他是谁啊?”

    “他和何子嘉,这两个人你之前见过吗?”应天爵这会儿才问她,在医院休养的几天,他都没有问过关于她出事的事,只是想让她安心的养胎。

    白伊再看向地上的男人,对他摇了摇头:“这个男人我不认识,何子嘉……我想那个男人在度假区时,就是有意接近我吧?”

    何子嘉和白雪难道没有关系吗?如果那天不是白雪将自己约出去,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碰上何子嘉。

    应天爵听到她的话,眉头紧皱着问她:“他在度假区时就就接近了你?这事你怎么没有跟我说过?”

    “我……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嘛……”白伊见他有些生气了,不敢跟他说自己在街上遇到流氓的事。

    应天爵看着她,只能忍着恼怒了,谁让她怀孕了现在不能生气呢?

    跪在地上的男人见白伊很好说话,立马向她爬近了一点,求饶道:“白小姐,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就给你拍了几张照片而已,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给我拍过照?什么照?”白伊一头雾水的问他。

    “就是你和何子嘉在药店碰到和去喝咖啡时,我给你们拍了照,原本是准备给报社,说是您……您勾引何子嘉的……”

    小四结结巴巴的害怕回答道。

    应天爵再气恼的看了一眼白伊,他想起来了,就是秦璐说她和陌生男人在外面喝咖啡那天吧?他戳了一下身边女人的额头:“你还说他是好人?现在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了吗?”

    白伊也好委屈,她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如果不是他在度假区救过自己,自己也不会那么信任他……

    现在这个社会,她难道一个人都不能信任了吗?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你和何子嘉是自己想害她,还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应天爵沉声对地上的男人说道。

    小四看了一眼白伊,一五一十的对应天爵说道:“我跟嘉哥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白小姐的真人,她又是您的女人,就是借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打她的主意啊!”

    “是……是应先生您的母亲给了嘉哥一大笔钱,他才去了度假区,设计了一场白小姐遇到流氓的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