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266章 疯狂的找她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池墨拖着这个女人便出了别墅,林嘉这会儿也没有再反抗,自己被老爹关了这么多天,让她和外界断绝了任何联系,她真的快要被憋死了!

    再说,她是真的挺担心白伊的,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这次自己没有被老爹关起来的话,不管白伊去哪里,她应该都会跟自己说一声的!

    都怪老爹不好,把手机也给自己没收了!

    林嘉被他们带走后,林母才慌慌张张的立马给老公和儿子打了电话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嘉得罪了应天爵,她被他们抓去,不会有危险吧?

    车上,池墨看了一眼旁边双手环着胸,还翘着二郎腿的女人,有些微恼无语,她这是什么态度?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人质吗?

    “坐好!”他突然吐出两字。

    “哼……”林嘉撇过头,没理他的冷哼了一声。

    “啪!”池墨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腿上,痛得直咬牙的林嘉不得不将腿放了下去,转头怒视着这个男人,就差咬碎一口银牙……

    “我看你应该认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要是不说出白伊去了哪里,就别想离开了!”他威胁她。

    “好啊,你养着我啊!”林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冷哼,反正在家也是被老爹关着。

    “哼!”养着她?到时看自己怎么养着她!池墨脸色黑沉的看了她一眼,没再逼问,她这种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吃点苦头怎么肯说实话呢?

    回到了公寓,池墨直接将她推进了应天爵的客厅,林嘉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正准备怒问白伊的事时,沙发上的男人却先向自己吼了一嗓子:“白伊呢?她藏去哪里了?”

    “我还想问你,又把她怎么了呢!你问我她去哪里了?”林嘉冷笑,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她要是真的离开了你的话,倒是好事,那家伙真是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应天爵听着她的话,气得脸色黑沉……

    池墨怕应天爵再发怒影响了刚裂开的伤口,立马说道:“我已经逼问过了,她不肯说,不如先把她关起来吧?我一定会让她说出来的!”

    整整一晚都没休息的应天爵,有些伤神的挥了下手,他身上裂开的伤口很痛,可他的心却比伤口更痛……她怎么能这么狠心?

    为什么要骗自己?

    就这样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偷偷走掉,呵,真是好硬的心……

    池墨只能先将林嘉关进了自己的房子里,警告了她几句后,便让两个手下在外面看守着。

    应天爵抬眸看了一眼走进来的池墨,问他:“查的那些交通,有消息了吗?”

    这一次她的离开,让应天爵有些慌,有些怕,他心里隐隐有种感觉,她已经远离了自己的感觉……

    “还没有……从昨晚到现在,机场,火车站都还没有查到有白小姐离开的信息,爵少,白小姐会不会还在g市?”池墨问他。

    应天爵摇了摇头,“继续查!哼,她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给我带回来!”

    女人,你一个理由都不留下的逃走,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池墨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也许是清晨时伤口裂开又失了不少血,让他扛不住的有些疲惫,他头靠在沙发背上,双目微微磕着,脑海却不由控制的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

    想着她亲吻自己时的模样……

    想着她关心自己的模样……

    想着她抱着自己痛哭的模样……

    这些都是她演出来的吗?如果真是她演出来的,那她的演技真好!

    除了这些,应天爵突然又想到了她那天去自己家时的怪异,那天,老爸将她叫到书房说了什么?

    她的离开会不会跟应博弈有关?

    应天爵突然站起了身,拿起衣服就出了门!

    大半个小时后,他回到了应家,却没有在家里看到应博弈,他去哪里了?

    “儿子,你回来了?中午就走家里一起吃饭吧!”周慧倩看到他回来了,很高兴的挽留,可他看上去怎么一副黑气沉沉的样子?

    “应博弈呢?他去哪里了?”应天爵问她。

    “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谁知道他去哪里了啊!儿子你找你爸有什么事吗?”周慧倩好奇的问他。

    应天爵没回她的话,转身就回了自己车子上,让保镖开车向应博弈的另一栋别墅开了过去……

    应博弈的确是去了自己在很多年前便买下的另一栋别墅里,有时烦躁时,他就会过来这边住上几天,好像,一年都有一半儿的时间是在这边住的。

    昨晚送走了白伊,他心里对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但为了儿子和家族的安全着想,他不得不这么做。

    二十多分钟后,别墅外突然驶进来了一辆黑色的车子,他已经猜到会是谁来了,只是没想到儿子会怀疑的这么快,他昨晚好像也只是刚到山上就又赶回来了吧?

    应天爵走了进来,目光有些锐利的盯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也不想跟他废话,直截了当的就问:“白伊是不是你弄走的?”

    “她离开了?让她嫁入我们应家,我的确不满意,她要是真的离开了你,我觉得是好事。”应博弈很沉着冷静的回道。

    “是不是你逼迫她离开的?”应天爵不由扯大了嗓门,再问了一遍!

    “你这是什么语气?我是你的父亲!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他真是中毒不浅!像他现在的样子,就是白家的人让他把家底送过去,他也毫不犹豫吧?

    哼!

    应天爵看了一眼老爸,没有滚出去,而是直接过去坐在了沙发上,拿过他面前的酒杯,一仰而尽,然后将杯子重重的摔在了茶几上,应博弈看了他一眼,怒道:“身上不是还有伤吗?喝什么酒?自己不能去倒水喝?”

    “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他的语气不再像刚才那般狂暴,而是祈求,他从来没有求过父亲什么,这是第一次用哀求的语气跟他说话。

    应博弈看着他,气得捏了捏手,他一辈子的高傲哪里去了?居然为了一个骗他的女人这么低声下气?

    “我不知道!她离开跟我没有关系!”他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白伊去哪里了的!

    “跟你没有关系?那天你叫她去书房说了什么?”应天爵不相信他的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