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20章 他是犯贱吗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你喜欢上了他?”颜司明突然出声问,不可否认,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可为什么要在自己对她有感觉了后,她却喜欢上了那个男人?

    “……你快点放开我,我才没有喜欢上他呢!”白伊微微愣了一下回答。

    应天爵有什么好的?脾气坏,性子差,又阴晴不定的,身边还那么多的莺莺燕燕,白伊觉得自己才不可能喜欢上他那种男人呢!

    “你真的没有?”颜司明抓着她问。

    白伊对这个男人很无语,自己喜欢谁好像跟他没关系吧?像他们这种人,是不是有钱有势男人的通病?个个都患上了自大又自恋的毛病?

    她还没来得及回话,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声……靠,谁来他别墅打劫了?

    颜司明也震楞住了,自己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谁敢在这里放枪的!

    会是谁?

    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外面传来了一阵更猛烈的噼噼啪啪枪响声!颜司明看了一眼白伊,松开了她的手,说道:“你在这里别处去,我出去看看。”

    说完,他便迅速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出了门。

    白伊听着外面还在继续响着的激烈枪声,心里莫名不安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前些天自己亲身经历了一场那种场面吧,现在一听到枪响声就会紧张恐慌……

    也不知道是谁来打劫他的别墅了?

    颜司明来到了外面,只见自己别墅外已经被黑压压一大片人包围了起来,自己的人也提着枪全部涌了出来,一个手下向他小跑了过来,说道:“少爷,是应天爵来了,估计是来找那个女人的!你看怎么办?”

    颜司明目光向外面的一辆车子里望了过去,正是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号码是谁的!

    接通,他直接问对方:“哼,应天爵,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我别墅,太过了吧?”

    别墅外,正坐在车里满身冷冽气势的应天爵,听着电话里颜司明的话,压抑着心里的怒火,突然冷笑了一声,片刻后,才出声问他:“颜司明,我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你却抓着我的女人不放,是何用意?废话我不想多说,把她带出来,不然,我今天就炸了你这窝!”

    他只答应了他母亲不伤害颜司明本人,又没有答应自己不可以炸了他的窝!他今天要是敢不把那女人带出来,看自己敢不敢炸了他的窝?

    颜司明震惊了一下,他是怎么查到白伊在自己这里的?

    以应天爵那样狂霸叼的人,在外面肯定有不少人对他不满,颜司明一直以为他会将白伊失踪的事,猜测在那些跟他有过节的人身上,却没想到会这么快调查到了自己头上!

    应天爵电话里半晌都没有声音,再出声警告:“颜司明,快点把她给我叫出来,别等我发怒!”

    “哼,你凭什么就说她一定在我这里?”颜司明本是打算将白伊送离这里的,可现在有人惹怒了自己!他凭什么要把自己也喜欢上了的女人给他送过去?

    “呵……凭什么?你老妈说的话,我还是很信任的!”应天爵冷声嗤笑了一声,如果不是他母亲今天上午亲自来找了自己,自己的确是不会想到,白伊会在这该死的混蛋这里!

    颜司明听着应天爵的话,更震惊了,老妈?

    她为什么会去找应天爵?她明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女人,还去找他?颜司明心里愤怒不已。

    别墅里的楼上,白伊见外面的枪声好像渐渐小了下来,便好奇的向外面阳台一瘸一拐着走了过去,因为距离太远,她也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别墅外面的那片树林里,那些黑压压的人影全是来袭击这里的吗?

    天,这位颜先生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仇家?

    白伊看着外面的动静正担心不安着,突然,她头顶上传来了一阵直升机的声音……

    她抬头向上望了一眼,只见直升机下用绳子吊着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人身影,正往自己站的这个阳台上而来!

    白伊惊吓了一跳,立马一瘸一拐着向屋里走去,乖乖,不要告诉她,这些坏蛋是来抓自己的?她何时惹上了这么多想杀自己的人了?

    她才刚走进屋里,半空中的那个人影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阳台上,他看着屋里那个一瘸一拐惊慌逃跑的身影,眉头紧皱了起来,立马向她叫道:“白小姐!是我……”

    白伊听到身后那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回身,在看到是池墨后顿时瞪大了眼,池……池墨?

    那外面那些黑衣人就是……应天爵的人了?

    她还正处在各种恐慌震惊中,池墨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现在这狼狈模样,冷硬的心升起了一丝不适,对她说道:“我们出去吧,爵少还在外面等我们。”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白伊此时的心跳得很快,有种快要蹦出来了的感觉,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自己要完蛋了……

    “这个我暂时也不清楚,只是得到爵少的命令,带人赶来这里救你。”池墨对她说道。

    本来从昨天到今天早上都还没有任何消息的,上午爵少突然打了一个电话叫救人,没想到她真的在颜司明这里……

    爵少本身就与颜司明是敌对手,现在知道她跟这个男人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估计她又要被……哎。

    白伊见池墨什么都不知道,便什么都没再问,应天爵的脾气她是清楚的,也没再磨蹭,跟着池墨便向外面走了去。

    外面,不知何时枪声已经停了下来,应天爵的车子就大大咧咧的停在花园里,白伊出来时,正好看到他站在车子的侧边,双手环胸,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恐怖的暴怒气息。

    自己这么多天都没有跟他联系,而且还是住在他最讨厌的一个男人家里,想想也知道他心里会有多愤怒了。

    白伊看着他,抿了下唇,尽管很怕,却不得不向他走了过去……

    应天爵看着她走路一瘸一拐的,紧捏了捏拳头,心里的愤怒压下了一点。

    颜司明向她走了过去,拦在了她的跟前,回头,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应天爵,有些故意的问白伊:“你确定要跟他走吗?我刚才在楼上问你的话,你亲口说你不喜欢他对不对?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跟他走?留下来……”

    应天爵听着这混蛋男人的问话,脸上更黑沉了,一个锐利的目光向那女人看了过去,刚忍下去的暴怒,犹如滋长的火苗般,骤然猛烈的蹿高了起来!

    这样的愤怒,好像要将他的心也跟着一起焚烧了一般……

    呵……自己这么多天为她寝食难安,担心她出事,担心她有危险,她却在这里又跟另一个男人勾搭上了?她应该是心甘情愿住在这里的吧?

    不然,这么多天为何一个电话都没有给自己打过?

    如果不是颜司明的母亲,她是不是打算就这么在这个男人身边藏一辈子?颜司明刚才的话,犹如一把刀般,狠狠插进了应天爵的心里!

    他么的,自己这是犯贱吗?

    女人……果然都是一些不值得付出真心的东西!

    白伊没有回答颜司明的话,有些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应天爵,看着他的滔天愤怒,看着他眼眸里掩饰不住的痛恨,心被刺痛了一下……

    “好!是留下还是跟我走,我就给你一个选择!”应天爵咬着牙,向她怒吼了一声。

    吼完他便打开了车门,上车,“砰!”的一声,再将车门重重的摔了上,那声音震得人心都不禁颤了起来……

    颜司明见应天爵要放了白伊了,唇角浮起了一丝笑意,看向身前的女人,对她说道:“小白,跟我进去吧?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自由吗?”

    白伊看了一眼车里暴怒边缘仿佛已经快坠入魔域的男人,很不放心他了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被殷震柯当众欺辱时,他那么愤怒,那么呵护的保护着自己,为自己报仇……

    还有每一次在自己有危险时,他对自己的保护……

    再抬眸看向颜司明,白伊对他说道:“谢谢颜先生这次救了我,还有这么多天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真的很感激!我是想要自由,想要离开他身边,但不是这种时候,他也救过我,我做不到用这种方式去伤害他。”

    颜司明听着白伊的话,整个人都惊诧住了……这样的结果,他完全没有想到,就算那个男人那么伤害她,她也还是要回到他身边?

    坐在车里的应天爵听着外面女人说的话,冷冷的哼了一声,唇角却不由微微上翘了一点……

    白伊再对颜司明感激的点了下头,然后向应天爵的车子走了过去。

    池墨看了一眼颜司明,冷哼了一声,也上了车,开车离开了这里。

    车上,谁都没有说话,死寂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白伊坐在他的身边,感觉就像是坐在针尖上的一般,各种煎熬又难受!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见他一直黑沉着脸,连一个眼神都不斜瞟一下,无奈的暗叹了口气。

    “要怎么样,你才能不生气?”她尽量以温和柔软的语气跟他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