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19章 霸道无理的条件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对了,颜先生你的父亲呢?一直都听你说起母亲,从未听你说起过父亲呢!不会是父子关系不好吧?”白伊猜测着笑问他。

    “好几年前便患病去世了。”他浅浅的笑了一下说道,父亲,一个对他和母亲很好的男人,颜司明很爱这个父亲。

    “不好意思……”白伊对他说了一声,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会有自己的苦衷,并不是外表光鲜靓丽就完全没有遗憾。

    ……

    在白伊失踪毫无消息的第八天,上午。

    应天爵坐在办公桌室,手里捏着她出事那日,自己愤怒砸烂的石子手链,不过,此时已经不再是手链,而是一堆零散的石子……

    他看着手里的颗颗石子,心里有些难受,这种揪心难受的感觉很陌生,他很不喜欢!

    应天爵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绊住脚,女人在他眼里,从来都只是玩伴而已,而自己他么的是怎么了?

    真的对那个女人动真心了吗?可他明明只拿她当的情人而已……

    “叮铃铃……”正在此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他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按了一下免提,语气不太好的沉声问:“什么事?”

    前台秘书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一个四十来岁高贵优雅的中年女人,好奇着她的身份,来找总裁的从来都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极少看到这样中年女人呢!

    秘书听到总裁的问话,立马回过神,回道:“总裁,有一位女士想要见您。”

    “不见!”他不耐烦的说着,正要挂掉座机时,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声音:“我知道你要找的那个姑娘在哪里。”

    自己要找的姑娘?她指的是白伊?应天爵立马坐直来了精神,对着电话叫道:“让她进来!”

    应天爵不知道那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等了好一会儿后,办公室的门终于有人敲了两声……

    “进来!”他有些迫不及待的应了一声。

    秘书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进了一个身着米白套装的中年女人,看模样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贵妇人而已,她为什么会知道白伊的信息?

    走进来的这个中年女士,正是……颜司明的母亲孟!雅!芝!

    她进来后,打量了一眼这办公室,目光落在了应天爵的身上,看着他冷酷的外表,霸道强势的性子,就像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影子……他简直就是那个男人的年轻版。

    应天爵被那个中年女人打量得有些不自在,微皱了下眉,出声提醒问:“你是谁?你刚才在电话里说你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哪里?快点告诉我!那女人她在哪里!”

    孟雅芝一笑,不回答他而反问道:“我在报纸上看到,她只不过是你的一个情人而已,看你这么紧张,你喜欢上了她?”

    “我对她是什么感情,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你快点说,她到底在哪里?”应天爵看着那个中年女人,直觉,她一定知道白伊的下落,难道是她绑架了白伊?

    好像不太可能,若真是她绑架了,怎么可能还亲自跑来告诉自己?

    这小子和那个男人一样,不仅急躁,还没耐性的很,他们还真不愧是父子!孟雅芝对他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哪里,但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应天爵有些不耐烦,就一个普通的妇人而已,她还想要自己答应她什么条件?

    “说吧,什么条件?”

    孟雅芝顿了一下,说道:“以后不管发生何种冲突,你都不许伤害我儿子!我要你能让便让着他,能忍便忍着他!你能答应吗?”

    应天爵听到她的这个条件,沉默了片刻,这个妇人到底是谁?她凭什么叫自己那么忍让着她的儿子?

    “你……是谁?你儿子又是谁?”他这会儿才正视起面前那个中年女人来。

    “看来你是不想答应我的条件了,那我走了。”孟雅芝说着,转身便向他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她从来没有看报纸和那些八卦新闻的习惯,可,在昨天去和一帮太太们打牌时,偶然看到桌子上的一张旧报纸,一整面只印着一张很大幅的照片,里面的人正是小白和这个男人!

    那时,孟雅芝才知道了白伊是应天爵的情人!她不想招惹应家的人,可儿子这几年自从上位后却总是去招惹应家的人!

    她不知道儿子是不是真的喜欢小白,还是想以小白又去招惹应家的人?这让孟雅芝很担心,所以才跟应天爵提出了那样的霸道条件。

    “站住!”应天爵眉头紧皱着,立马叫住了她。

    孟雅芝停住了脚,回身,笑问:“你同意我的条件了?”

    没想到他会为了白伊,连自己那样霸道无理的要求都会答应!

    “我答应你,你总要告诉我,你儿子是谁?”应天爵很是疑惑好奇的问,是自己哪个仇人的孩子?

    “颜司明!你能做到今天这样的成绩,我相信你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以后不论遇上什么事,记得你答应过我的条件!”孟雅芝对他说道。

    颜司明?应天爵整个都震惊住了,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渐渐收紧,脸上黑沉的厉害,这么说来,是颜司明那个该死的混蛋抓走了白伊?

    自己怎么没想到那个男人一直对白伊虎视眈眈的?这次的事,是不是他故意设计的?

    孟雅芝看着他的表情,眉头紧蹙了起来,再提醒他:“应天爵,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应天爵看了她一眼,忍下了心里对那个混蛋男人的愤怒,真是可笑,他们抓走了自己的女人,倒头来却要以他们抓走的人来要求自己永远都不准找颜司明的麻烦?

    呵……

    “我说过的话,我会做到,你可以离开了。”应天爵冷声对她说道,颜司明手段高明,哼,没想到他母亲的手腕才更是厉害!

    孟雅芝看着他愤怒的样子,眉头微蹙了起来,转身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她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而已,那臭小子迟早有一天会把应天爵惹毛了不可。

    哎……

    “啪!”孟雅芝退出去后,有种被算计的应天爵,一拳头便重重敲在了办公桌上,全身都在散发着一股暴怒的气势,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往自己身上下套的!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收了身上的怒气,拿出了手机,立马给池墨打了过去,让他叫上人,再去查一下颜司明的私人住处,准备去救人……

    今天也是颜司明答应白伊放她离开的第三天,只是颜司明没想到自己老妈会在今天去找了那个男人……

    白伊觉得这个颜司明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这么多天他一边有意将自己扣留在这里,一边又对自己无微不至的贴心照顾!

    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呢?

    算了,他不愿意说,她又不能拿把刀去逼他,反正他已经答应今天要送自己离开了!

    上午,白伊在房间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后,准备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发,可她在一楼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他的人,难道是在房间里?

    白伊来到了他卧室的门外,门并没有上锁,她轻敲了敲:“扣扣……颜先生?”

    半晌后,也没有听到里面有人应声,她只好再敲了一遍:“扣扣……颜先生?你在里面吗?”

    平时他若不在卧室时,都是关着门的啊,白伊只好推门走了进去,他的卧室很简洁,没有过度的奢华,却是十分的精致舒适,她在里面没有看到他的人,正准备退出去时,里面洗漱间的门突然打了开……

    白伊回身,正好看到一个男人腰间围着一条白浴巾走了出来,她惊慌立马转过了身,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我只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颜司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这样子,再看着她那羞涩窘迫的模样,唇角浮起了一丝笑意,刚才他只是不小心将一杯咖啡倒在了裤子上,所以才进去冲洗了一下。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也没说你偷看了我。”他故意逗她。

    “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哦不是不是,我没有偷看你!”白伊窘,差点被他带到沟儿里去了!

    “可你刚才明明偷看到我的果体了,这该怎么办好呢?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颜司明向她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前,一手指挑起了她低着头的下巴,让她正视着自己……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而且某人还他么的衣服都不穿!白伊脸上不自觉的浮起了一丝微红,立马一手挥开了他的手,微恼道:“那个……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答应过我,今天要送我离开的!”

    颜司明看着这么想逃回应天爵身边的她,脸上闪过一丝不爽,她是不是已经喜欢上那个男人了?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他?

    颜司明眼色一凛,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白伊看着他,大惊,再加上他本身就没有穿衣服,更让她有些心慌害怕了起来,怒问这个男人:“颜先生你抓我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