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17章 留在我身边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颜司明看了一眼撒谎的老妈,额头落下了一长排黑线,她连走两步路都会喊累的人,居然还说自己喜欢旅游……

    白伊看着颜司明的母亲,并没有想到她会有什么目的,而且她喜欢她身上那种像母爱般的温暖感觉,便一口答应了她:“好啊,但我不想去太远的地方……”

    “一切听你的!只要你肯陪我一起玩耍就好了。”孟雅芝笑道。

    其实,孟雅芝天生就是只懒虫,睡觉睡到自然醒,走路超过一百步的绝对要坐车,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能躺着就绝不坐着!

    不过,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丫头来着,为了把她撸回家做儿媳妇,她也是拼了!

    白伊刚开始和孟雅芝还有些不自然,到了后面,两人真的就跟朋友似的,聊得越来越默契了起来!

    颜司明坐在这里很忧郁,老妈这到底是在交朋友,还是在帮自己搞定这个女人?白伊整个儿都被她霸占了好吧,他半天都插不上一句话……

    她说好的帮自己呢呢呢呢?

    半夜,御景云天公寓。

    一身狂暴气息的应天爵站在外面阳台,看着外面昏暗的夜色,脑海里想的却全是那只白眼儿狼!

    都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她的一点消息,他不相信她会就这么死了,她现在到底会在哪里?

    如果是自己的仇家抓了她,都好几天过去了,没道理会一个电话都没有!

    他转身回了房间里,看着空寂得没有一丝声音的卧室,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有时人的依耐性是很可怕的,当你完全没有体验过温暖的感觉时,你可以不屑,可以不在意,当你偶然拥有了,并习惯了那种温暖后,它却又突然从你身边消失,那种失落感会让人很难接受……

    而白伊,就是突然闯入他生活的温暖,她给他如冰雪般的冷漠世界带来了温暖……

    “叮……”都已经这么晚了,楼下突然响起了门铃声,打破了应天爵的沉思,是谁来了?是那个女人突然自己跑回来了吗?

    他有些期待的立马大步下了楼,亲自去打开了门……

    “爵哥哥……你真的还没有睡啊?我就知道你被那个狐狸精把魂儿弄丢了!”

    穿了一身漂亮白色裙子,还化了精致妆容的安盈盈站在门口,在他面前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不爽,他们可是青梅竹马,又是世家好友,她当然有这样的资本!

    应天爵没理她的话,只沉声问她:“你这么晚了跑过来做什么?”

    安盈盈趁他没注意,立马从他侧边溜进了屋里,她咬了下唇,鼓了下勇气突然对他说道:“爵哥哥……今晚我不想走了……”

    应天爵听到她的话,皱了下眉,沉声对她吐出两字:“回去!”

    安盈盈向他走了过去,突然抱住了他精健的腰身,大胆的说道:“不要!我……我想做你的女人!不管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想做你的女人!”

    应天爵这几天本身脾气就不好,此时还被她这么纠缠着,一股子恼火油然而生,他将安盈盈扯了开,怒道:“别闹了!赶紧回去!”

    如果换作是其她哪个女人敢在这个时候来惹怒自己,估计早被他拍飞出去了,可安盈盈……他还是看在了她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份儿上,不能那么做。

    安盈盈被他推了开,更不甘心了,他对所有女人都可以碰触,自己也是女人,他为什么就不愿意碰自己?

    哼,今晚自己非要做他的女人不可!

    安盈盈看着他,再鼓了鼓勇气,也不在意他就站在自己面前,立马拉开了裙子的侧边拉链,就站在他面前脱了身上的裙子……

    “你在干什么?”应天爵看着她,脸色沉了下来,见她还在继续脱,他一个大步走上前,按住了她的手,沉怒道:“你脱了我也对你没兴趣!别作践自己!滚回去!”

    安盈盈听着他这几句话,深深的受打击了,就算自己在他面前全光着他也完全没感觉?自己身材哪里比别的女人差了?

    自己的脸蛋哪里比别人不漂亮了?

    他为什么对自己就没有兴趣?

    “我不信你对我就完全没感觉!”安盈盈挥开了他抓着自己的手,毅然的脱了自己上身的唯一一件衣物,她脸上不禁浮起了两片红晕,向他再迈进了一步,拿起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爵哥哥……让我做你的女人吧?我真的好喜欢你……”安盈盈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娇喘着。

    应天爵低眸看了一眼攀附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突然一把将她推了开,目光瞟都没往她身上瞟的沉怒道:“滚回去!下次再这样,你就回美国吧!”

    他刚才的力气有点大,安盈盈往后退了几步,没站稳突然摔倒在了地上,她看着那个正向楼上走去的无情男人,眼眶里有些水雾,一巴掌拍在了地上!心里愤恨不已!

    都是因为白伊那个女人!若是没有她的存在,爵哥哥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正在怒头上的安盈盈突然又冷静了下来,现在那女人不是不在他身边么?自己怎么能就这么打退堂鼓了?

    她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穿上了衣服,见一楼也有客房,她脸上浮起了一丝坏笑……

    既然来了,她就不会轻易离开这里!

    第二天一大早,应天爵正躺在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楼下叮叮咚咚的声音,很恼火的清醒了过来,脑海里不由自主想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白伊,可待清醒一想,白伊怎么可能突然回来呢?

    那在楼底下发出声音的会是谁?

    他很不耐烦的下床,走出了房间……

    正在厨房卖力表现着做早餐的安盈盈,见他突然站在了二楼,脸上笑得很甜的叫了他一声:“爵哥哥,你起床了是吗?马上就可以吃早餐了哦!”

    应天爵看着她,眸子冷厉了几分,没搭理她的话,而是直接回了卧室里……

    两分钟后,客厅的门打了开,走进来了两个保镖,什么话也不说的直接将安盈盈从厨房拖了出去!

    “爵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就是喜欢白伊那个女人是不是?你信不信我去杀了她?”安盈盈一路被拖出去时,朝他威胁道。

    在房间里听到安盈盈话的应天爵,眼色更凌厉了起来,她敢!哼!

    白伊出事会不会是跟哪个善嫉的女人有关?他立马拿出了手机,给池墨打了过去,让他去查一查和白伊有过争执的女人!

    以当天的枪战现场来看,应天爵一直以为白伊是被谁绑架了,也许他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白伊现在正住在颜司明的别墅里,而且还是被颜司明有意扣留了下来。

    时间一晃,已过去五天,颜司明别墅,白伊头上的伤口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却已经拆了纱布了,腿上的伤也在快速愈合中……

    颜司明拿着药和前几天一样,去帮她上药,白伊看到他,不太好意思的说道:“颜先生其实不用再亲自帮我上药了,我自己可以的。”

    说着,白伊便向他伸出了手,她不是很想总是麻烦这个男人。

    颜司明并没有将药给她,他走到了她身侧,一边拨开了她头后伤口处的发丝,一边说道:“头后的伤口你看都看不到,怎么自己上药?乖乖的坐好别乱动!”

    “……”白伊抬眸看了他一眼,只好配合他的侧过了身体,让他给自己上药……

    颜司明上药的动作很轻,每次都让白伊感觉到犹如羽毛在伤口上滑过一般,轻柔得好想让她去抓一下!一点也不像爵哥哥那双笨重的大手啊!

    他上完了头上的药,蹲下了身,正准备给她拆下缠在腿上的纱布时,白伊赶紧对他说道:“这里我自己来就好了……”

    “你对我还是这么拘谨?在你眼里,我们现在还算不上是朋友吗?”他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很温柔的给她拆着腿上的纱布,语气有些失落的问她。

    这些天,说他是有意靠近她也好,故意讨她欢心也罢,只要是她想要做什么,自己都满足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可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的心会这么冷硬的……

    他也从来没有如此去讨好过一个女人,她为什么就那么难以靠近,难以走进她的心里呢?

    “你救了我,是我的恩人,这些天你又这么照顾我,怎么会不算是朋友?”白伊很认真的回答他。

    “那……如果我想跟你做更深一层次的朋友呢?”颜司明抬起头浅笑着问她,他脸上虽笑着,语气却是十分的认真。

    更深一层次的朋友?白伊眨了眨眼睛,问他:“你说的是知己?这个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我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生辰八字不好,总是会有很多麻烦找上我,我不想招惹都躲不过!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走得太近,免得到时给你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噗……”颜司明听着她的话,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他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每次见到她,她都是遇上了麻烦呢!

    “留在我的身边,我能保护你!”他收起了脸上的笑,正色对她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