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11章 他将小姐带回了家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池墨在前面默默的开着车,感受着应天爵身上的怒气,踌躇了一下,对他说道:“爵少,今天发生的事,白小姐也是不知情的,其实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背叛过您。”

    应天爵听着池墨的话,双眸一眯,沉声问:“为什么替她说话?你喜欢她?”

    别以为自己不知道,好几次在那个女人有危险时,他都默不作声的在帮她!

    池墨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一抖,他不用回头看也知道爵少此时有着什么样的危险表情!立马回道:“我不敢。”

    “摆清自己的角色,别让我做为难的事!”

    应天爵只对他说了一句,池墨在自己十岁时便跟着自己一起陪练功夫了,这么多年,他虽然是自己的下属,可他从来都没有拿他当过真正的下属看待,而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谁背叛自己,应天爵也不希望他背叛自己……

    “是……”向来冷酷冰冷的池墨,恭敬的应了一声。

    几十分钟后,到了唐逸楚的玫瑰之夜酒吧,应天爵进去时,他们三人已经在喝酒了,屋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几个女人……

    “爵哥哥,你这是有多久没有陪过我们了啊?还真是个重色忘友的人,有了女人就顾着滚床单去了,把我们撇一边去了是吧?”唐逸楚一看到应天爵就忍不住的调侃他。

    应天爵冷目看了他一眼,不想说话,浑身散发着冷冽冽怒气的他,就像一头被惹怒了的狮子随时会狂暴起来一般!

    他走进去坐到了沙发中间,旁边,一个小姐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胆颤心慌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生怕他会一巴掌将自己拍飞似的!

    “愣着干什么?倒酒!”应天爵冷目看了一眼旁边的女人,沉声道。

    “是、是……”小姐听到他的话,赶紧应和着拿了一个空杯子,给他倒上满满一杯酒,有些害怕的双手给他递了过去……

    应天爵接过了酒,一仰头而尽,将杯中扔给了旁边的女人,吐出两字:“倒酒!”

    小姐不敢怠慢,立马再给他满上递了过去……应天爵的脾气性子,这酒吧里的小姐谁不知道?他不生气的时候那一身冷冽狂霸的气势看着都令人害怕,别说生气的时候了!

    坐在屋里的其他三人看着他都愣住了,乖乖,这还是他们头一次见爵大少喝酒发泄呢!

    以前谁要是惹怒了他,他就是不把人大卸八块也能把人打残了,何时轮到过要喝酒来解气啊?到底是谁这么有能耐让爵哥哥这么郁闷了呢?

    “噗……爵哥哥,你这是受了情伤么?”唐逸楚猜测着问他,除了那个被他蹂躏得可怜兮兮的小白,能将他气成这样外,还能有什么人敢这么惹怒他?

    别人惹怒了他,他还能直接灭了或是打残,小白嘛,打残了谁给他暖床?

    “你真的对那丫头动真情了?我们的**oss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吃死了,真是有够……”很少开玩笑的高进正笑说着,应天爵一个喷火的怒视立马向他甩了过去,咆哮道:“谁被她吃死了?她不过就是我的一个情人而已!”

    真的是这样么?三人纷纷向他投去怀疑的眼神,既然就一个情人而已,干嘛那么动怒嘛!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小白是怎么惹着你了?”慕斯很是好奇又八卦的问他,话说,这几天他们俩不是都还好好的吗?

    小白的本事真大,一不小心就把爵哥哥惹成这样了!

    哈哈!

    “管你屁事,少八卦喝你的酒!”慕斯的八卦程度都快赶上那些娱乐记者了,应天爵才不会把自己的事告诉他,给他消遣!

    慕斯嘴角扯了扯,么的,他把人叫出来陪喝酒,让他们看着他满身的戏,他却又不告诉他们,那不是活生生的受虐么?爵哥哥你真是太会虐人了!

    应天爵身边的女人默默的听着他们说的话,想起了一件事儿,上次一个姐妹儿就说她陪爵少时,他身边有一个女的,他对那个女人很不一样呢,看来这事儿是真的了。

    “爵少,来,再喝一杯吧?”她突然撑着胆子,有意勾引这个男人。

    不是说受伤的男人最容易被迷惑了吗?如果自己能陪他一晚,不禁能拿到不少钱,以后在那些姐妹们面前,那也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呢!

    应天爵拿过了她递过来的酒,很烦心的一口而尽……

    小姐看了一眼他,离他再坐近了一分,更大胆的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胸口,声音娇嗲的道:“爵少,这天底下的女人多得是,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动怒呢?您若是心里实在不舒畅,萱儿可以为爵少您解烦闷……”

    应天爵看了她一眼,突然一把紧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声问:“你这是在故意勾引我?”

    “……是,爵少你愿意给我个机会吗?”小姐更大胆的突然躺在了他的腿上,双手不老实的继续勾引着这个男人。

    她本身就是穿了一条深v领的修身短裙,现在这样躺在他腿上,胸前的大一片美景若隐若现,十分的引诱男人。

    可眼前的男人,却只瞟了一眼,心里升起了一种想法,胸大得好像还不如小点的惹人怜惜……

    “好,我就给你个机会!”他说着,突然将她从自己腿上推了开,站起身,向外走去。

    他刚才说什么?答应了给自己一个机会?小姐有些不敢置信,心里又惊又喜,立马站起身跟了上去……

    其他三人看着爵大少这才刚来就带一个女人走了,个个都愣住了,唐逸楚赶紧叫住了他:“爵少,你丫的把我们叫出来是干啥的?这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又要走了啊?”

    应天爵站住了脚,回头,“消费记在我账上。”说完,他便大步出了门外。

    “靠,爵少这次是受什么打击了?居然还真玩起了小姐?啧啧啧……”慕斯更心痒痒好奇了,他们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嘛,这不知道原因还真是急死人啊!

    “好了,你们让他折腾去,反正爵哥哥精力太旺盛,从来都只有他蹂躏别人的份儿,他还能吃亏了不成?来来来,我们喝酒!”高进拿起了酒杯,对他们三人举了一下,喝起了酒。

    “这倒是,反正闲着也无聊,要不……我们来下个赌如何?”唐逸楚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搂着女人腰的笑问他们。

    “下赌?什么赌?”高进颇有兴趣的问他。

    “当然是要赌爵少和小白了!我们就以三个月为期限,我下三百万,赌我们的爵哥哥三个月后不愿意放小白离开!”唐逸楚对爵哥哥下了重注的笑说道。

    看他现在被迷得晕头转向的,他和小白约定的是三个月期限,到时满了期,自己敢打赌他不会放那丫头离开!

    “我也下三百万赌我们霸道的爵哥哥沦陷在小白手里了!”慕斯一拍桌子笑道。

    “你们两人还真是无聊!”高进看着他们两人哼哼,说完,立马又一脸坏笑的说道:“我就赌五百万那倔丫头三个月后离开!”

    应天爵那混小子每天那么狂霸叼,拿他来消遣消遣这得多畅快人心啊!

    再说了,那丫头可不像其她女人会屁颠儿的巴结着他呢,就是爵少想留,那也要人家肯留才行啊!

    白伊在应天爵离开后,去浴室将自己冲洗了干净,之后她试着去打开过门,倒是能打开,外面却一点都不意外的守着两个保镖!

    两个人客气又带着一丝命令的将她请回了房间里,她知道,这是应天爵的命令,因为他说过,以后都不准自己再踏出这房门一步……

    两个多小时后,她正坐在楼上床边发着呆,楼下突然传来了开门声,是他回来了?

    她开门走了出去,刚站到二楼栏杆处,看着楼下的两人,不由愣住了……

    回来的不止他一个人,他还带了一个衣着暴露,打扮十分妖艳的女人!

    萱儿以为应天爵会带自己去开房的,却没想到他会将自己直接带回了家!此时看着楼上那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裙长相清丽的女人,有些明白这个男人带自己回来的目的了。

    管他是什么目的呢,自己的目的就是成为他的女人,说不定还能取代了楼上那一个呢!

    “爵少,您的屋子好漂亮啊!”萱儿向他走了过去,抱着他的胳膊赞赏道。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让你在这里住一晚!”应天爵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女人,说着突然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沙发前将她扔了下去!

    萱儿被这个男人的举动搞得又惊又喜又害怕,被突然扔在沙发上的她,故意娇叫了一声:“啊……应总你好坏!温柔一点嘛!”

    白伊看着楼下的两人,自以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不自知的有些黑沉了下来,他要玩女人是不是,好吧,自己给他腾地方!

    白伊转身就向卧室里走去,才走了几步,下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沉冷的声音:“下来给我泡茶!”

    “……”白伊顿了几秒,回身,怒视着楼下的男人,先前给他泡茶他不是打碎了吗?现在又想喝了?还是就想叫自己下去故意给自己难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