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10章 他的暴怒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我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就是她!她还真是能耐,刚做完了应大总裁的情人,这么快又勾搭上了林家大公子,还真是能耐!”乙某家千金更嫉妒的嗤笑。

    “那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勾男人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呵!”

    “可不是吗?简直就是个狐狸精嘛!”

    白伊离台前说话的那几个女人并不远,她们说话那么大声,就是个聋子也该听到了!她回过了神,看着还半跪在地上的林苏北,心里有一丝怪怪的感觉,刚才听到他的求婚,除了震惊,紧张,还有一丝……悸动……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拿他当大哥哥,如果这一刻发生在三年前,她也许真的会考虑……

    可现在的自己,哪里还有那个资格,那个身份与名声去配他?

    “白伊,只要答应我,你就可以离开那个男人!也许现在要你真的答应嫁给我,这对你来说太突然了,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你真正答应我的那一天,但你现在必须要离开那个危险的男人!先答应我好吗?”林苏北看着她,再说道。

    他也没有急着要她现在就嫁给自己,他只是不想再让她留在应天爵身边而已。

    答应他?自己真的就可以离开应天爵了吗?

    以他的性子,应该不是一个会认命吃暗亏的人吧?而且自己还可能连累了林苏北……

    应天爵的势力她是亲眼见识过的,不论是明道还是黑道,他的势力都大得吓人,林家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白伊思索了半晌,正准备拒绝他时,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了两个一身冷冽气势,面无表情的黑衣男人来!

    看到那两人,白伊脸色瞬间一片惨白……

    池墨和常跟在应天爵身边的保镖,她怎么会不认识?应天爵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来了这里?

    所以才让他们过来抓自己?

    林苏北看着向白伊走过来的两个保镖,立马站起了身,挡在了她面前,沉声警告道:“这里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请你们离开!”

    池墨看了一眼他身后侧的白伊,也不废话,突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枪,对准了林苏北的一条腿,沉声问他:“林先生,你已经激怒了爵少,确定还要继续吗?”

    白伊看着池墨手上的枪,本来就惨白的脸,此时就跟一张毫无血色的纸一般!

    池墨的狠厉劲儿,就连女人他都照打不误!此时拿出了枪对着林苏北的腿,他不是开玩笑吓唬人的!

    林嘉和林振铭看着那个黑衣保镖都拿出枪来了,顿时惊吓住了,刚才还有些窃窃私语的宾客们,这会儿一片鸦雀无声,看着那两个黑衣保镖还有他手上的枪,个个都被惊吓着了。

    林苏北看着池墨手上的枪,突然冷笑了一声,下一个举动惊吓了所有人!只见他一把抓住了池墨的枪,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冷声道:“你有本事今天可以直接杀了我,打我一条腿算什么?”

    “哥!”林嘉听到老哥的话,很担心的立马走了上去,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白伊求婚,不用想也知道那个姓应的会有多暴怒了,他再挑衅下去,那不是明摆着是往枪口上撞吗?

    “林先生,你是在挑战我的耐性?还是觉得我不敢开这个枪?”

    此时的池墨就像是一个拿着刀从地狱一路斩关杀将闯出来的修罗一般,他的一字一句无不让人感觉到下一刻的危险!

    他不是一个保镖,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杀手!监管着上万杀手组织的头头!

    “够了!”白伊突然从林苏北的身后站了出来,一手挥开了池墨的枪,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林苏北,将心里那丝悸动永远的埋藏在了心底,抿了下唇,努力让自己变得冷硬绝情一些,对他说道:“林苏北,我一直都只拿你当哥哥看待,怎么可能会喜欢你,答应你的求婚?这次我真的生气了!以后我都不想要再见到你!希望你也别再我身上下功夫了。”

    “白伊……”林苏北看着她冷硬的眼神,就像一根根利针般狠狠扎在了自己的心里……

    白伊没再回他的话,转过身便走下了台,围在一圈看戏的宾客们此时都不自觉的沉寂了,在白伊下去时,纷纷都有些惊恐她的让开了道!

    不应该说是惊恐她,而是惊恐应天爵!

    没想到那个身边花蝴蝶不断的男人会如此宠溺她……

    宠溺?只有白伊心里最清楚,接下来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说不害怕,不恐慌,那是假的!她现在走路的腿都有些打颤了,心突突突的狂跳着。

    池墨看了一眼林苏北,既然白伊已经离开了,自己自然不会再留在这里!

    白伊认识应天爵的车,走到了一辆豪华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前,停下了脚步,隐隐可以看到车后座坐了一个人……他也来了?

    好吧,迟早也是要面对他的,再害怕又有什么用?她深吸了一口气,每一步就跟踩在刀尖上的般向车子走了过去,打开,坐了进去……

    身边这个男人从她打开车门,再到坐进去,他连眼神都没有瞟一下,沉冷的坐在这里,如果不是他身上冷冽的气势,都要以为他是一蹲雕塑了!

    “我不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你想怎么发泄就发泄吧。”白伊看了他一眼说道。

    反正她现在也逃离不了他,如果他一定要找自己泄愤,她还能有反抗的余地吗?

    应天爵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却依旧没说话……

    正在此时,池墨他们回来了,上车,问他:“爵少,现在是要回公寓吗?”

    “嗯。”他冷冷的鼻音应了一声,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池墨得到命令,开着车离开了这里,白伊看了他一眼,心里很忐忑,刚才他为什么没有暴怒?他到底是想怎么样?

    一路上,这个男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有时白伊觉得,他若是把心里的气发泄出来了,也许还会让人安心一些,至少也不用一直这么担心害怕着,他这样阴沉着脸不找自己发泄,也不搭理自己,让她很不安。

    回到了公寓,应天爵如往常一样,在门口换了鞋,将外套脱下扔在了沙发背上,再坐在了沙发上……

    白伊站在沙发前,并不敢上前去坐下,一脸惊慌的略低着头,两只手不知所措的交缠在一起,就像是做错了事等待被处置惩罚的孩子一般。

    应天爵微微转头,厉目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依旧没说一句话。

    站了好半晌后,白伊见他依旧不说话,只是身上仍然散发着一阵阵压抑的暴怒气势,她踌躇了一下,极小声的问他:“你……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说完,她见他没什么反应,只好主动一点的去了厨房,如往常一样,给他泡了一杯清茶,她给他端了过去,可才刚放在了桌子上,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突然一手挥掉了茶几上的杯子,沉怒的吼了一声:“别他么的在这个时候才来讨好我!”

    茶杯砰的一声碎在了地上,茶水渍溅得到处到处都是,有少许滚烫的热水溅到了白伊的脚背上,她疼得皱了皱眉,却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只不过是你的一个情人罢了,就算我心里喜欢谁,也跟你没关系!”她再也忍受不了他的大声怒说道。

    应天爵听着她这几句话,浑身压抑的暴怒气势就像火山大爆发似的,骤然一股脑儿的爆发了出来,他一个大步走至她身前,在白伊还惊恐着他要做什么时,他突然一把撕烂了她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里面一片雪白肌肤……

    “你想干什么!”她条件反射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身体,反抗着他粗暴的举动。

    “既然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情人,当然是做你情人该做的事!”

    他突然将她推倒在了沙发上,愤怒得已近乎失去理智的他,粗暴的撕了她身上的所有衣服,疯狂的折磨着这个该死的女人……

    “唔……应天爵你混蛋!”白伊脸色瞬间一片惨白,对这个男人愤怒不已!

    一个多小时后……

    他离开了她的身上,冷目看了一眼还躺在沙发上全身痕迹斑斑的女人,在甩门离去前说了一句:“以后别再妄想踏出这房门一步!”

    白伊听到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已经离开了这里……

    她看了一眼自己被他蹂躏过后的身体,抱着自己的膝盖,将自己蜷缩在沙发里,鼻头有些发酸,应天爵你个混球!混蛋!暴戾狂!

    他真的要把自己囚禁在这里吗?

    白伊真的没想到林苏北今天会向自己求婚,如果自己今天真的答应了他的求婚,应天爵会不会就此放了自己?

    自己只是他的一个情人而已,他身边那么多的女人,何时缺过女人了?为什么要这么欺负自己?

    坏蛋……

    应天爵出了公寓后,便给唐逸楚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出来喝酒,么的,直到现在他这一身压抑的怒气都没地方发泄!如果自己今天不跟去,那该死的女人是不是就答应求婚了?

    该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