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100章 在他面前惊险的演戏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你们家除了你和你父母外,还有谁?”他又问她。

    “还有……一个小我几个月的妹妹。”白伊按着白建黎给自己的信息,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你现在的母亲,是你后母?”他再问。

    “是……”唔,他怎么问个不停呢?他不会突然冒出几句敏感问题吧?白伊乌黑的眼珠儿转了几圈,咬了下唇,倏然向他坐近了几分,还十分主动的靠在了他肩上,挑开他注意力的说道:“我困了……”

    “早上九点才爬起来的人,好意思说又困了?”应天爵捏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粉红的唇,有种想蹂躏她的冲动。

    白伊看着他那危险的眼神,吓得赶紧拿开了他的手,从这坏蛋男人身上坐直,话说,这个坏蛋怎么这么不经勾引呢?哦,她还没有勾引他呢!

    应天爵每次看到她这种紧张又怯怯的表情,都想狠狠蹂躏蹂躏她!她不知道这表情对男人来说就是最挑逗诱惑的吗?

    他脸上浮起一丝坏坏的邪笑,突然将她拉入了自己怀里,问她:“是不是坐车很无聊?我们做点事打发打发时间?”

    “你别闹了!我是真的困了!”白伊从他怀里挣扎了起来,推开了他,很郁闷的说道,某只野兽又犯病了!

    可,他不知道现在是在车上吗?难道他还想在车上……某人还真是个无耻的流氓!

    应天爵向来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言行必果的人,他想要做什么,别人是改不了他的决定的!就如同现在,他想要这个女人,她只需要乖乖的听话满足就好。

    白伊被他撸到了他腿上,一双大手在她衣服里肆意游走,将她衣服扯得凌乱不堪,她很恼火的捶打着他,怒道:“你不知道车里还坐着一个人吗?快点放开我!”

    前面开车的池墨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很识趣的伸手在车门上的一个按钮,一按,车中间立马落下了一道隔屏!两边的车窗也自动缓缓拉上了一层黑色纱帘……

    整个车后箱瞬间黑暗了下来,白伊正有些害怕时,车顶的四条边骤然亮起了一圈暖黄色的彩灯,照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让里面暧昧不已。

    白伊回头看了一眼,嘴角扯了一下,池墨你个得儿!太识趣的人果然也很让人恼火!

    应天爵看着她这样子,唇角噙着一抹邪魅的坏笑,对她说道:“勾引我……”

    “不要!”白伊撇过了头,谁要跟他在这上面干那事?流氓!

    “正好,可以有人多暖几年的床了!”某男人无耻的说道。

    几年?白伊听到他嘴里的关键两字,气得张了张嘴巴,这个混蛋男人心里不会真有这种想法吧?

    “算了,我现在没兴趣了……”他突然将她推下了身,头靠在椅背上,双手环着胸,有些生气了的说道,自己是那种强迫人的人吗?

    他这是什么意思?就因为这个,三个月后不放自己走?

    白伊怒视着他,纠结了好半晌后,咬了下唇,突然很主动的坐在了他的腿上,两手攀上了他的脖颈,向他薄唇亲了过去……

    “下去!”他突然偏开了头,沉声甩出两字。

    这不是他想要的吗?就这么一会儿没有满足到他,就生气了?他怎么这么傲娇?

    白伊不理他,两手紧捧着他的脸骤然强亲了下去,反正都已经被他蹂躏得支离破碎了,还在乎什么呢?

    只要他说话算话,肯三个月后放自己离开,她豁出去了!

    小白第一次这么主动来着,场面太火爆……

    爵哥哥真是太坏了,表把单纯善良的小白调教得这么坏好不啦?

    车子在开了两个来小时后,驶进了一片四合院胡同,这地方虽然是村庄,但不论是街道,还是一座座的房屋,看着都十分的干净整洁。

    颇宽敞的街道两边种了不少的遮阴大树,下面坐了不少妇女聊天的,老头老太打牌的,一群小孩儿做游戏的,看着她们,感觉很有亲切感。

    白伊看着外面,被深深的吸引了,在她的心底,理想中的生活就是要这样的,不需要很富有,不需要什么地位权势,只想要和自己的父母过这样平淡的生活就好了。

    可,就连这样简单的梦想,对她永远也实现不了,母亲离开了自己,有个父亲也像没有似的,现在的她和孤儿有什么区别?

    应天爵看了几眼外面,将她拉入了自己怀里,问她:“你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里?”

    白伊立马收起了自己的情绪,抬眸看了他一眼,又立马低下了眸子,鼻音应了一声:“嗯……”

    他没再问话,车子很快便停在了一古朴的小四合院门前,白伊默默的吸了一口气,跟着他下了车,万一被这个男人发现了,他会怎么收拾自己?

    算了,现在就已经挺惨的了,再惨还能惨到哪里去?

    刚从车里钻出来,门口有两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站在一棵大树下在说着话,白伊看着她们,心里有些紧张了,她们哪一个是自己后母?

    白建黎只给了她信息,却没有给她发“家人”的照片!

    她正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时,一个微胖的女人在看到白伊后,突然惊讶道:“哎呀,这不是阿伊吗?你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

    妇人说着便朝白伊走了过来,目光却落在应天爵这俩大豪华轿车上,眼神晶亮晶亮的!

    “我……也是刚回来不久。”白伊看着那妇人,有些发懵,只能顺着她的话回道。

    这妇人的口气好像不是后母吧?那她到底演的是邻居,还是演的哪个亲戚?

    呃……天啊!

    应天爵看了眼那妇人,再看了眼白伊,默默的站着没说话,只是心里有些怪怪的。

    妇人走到了车子边,忍不住的在上面摸了摸,嘴里又说道:“阿伊,两年都没有看你回来了呢,没想到你一回来这又是豪车又是……”她本想夸赞一下应天爵的,不过在看到他那身冷冽又不容靠近的气势,不自觉的被吓了住……

    隔了一小会儿后,她见那凶狠狠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有些怕怕的向白伊移了两步,偷偷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你……你男朋友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很……很……很好看……”

    白伊努力的笑了一下,现在也没精力去纠正她的误解,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让应天爵不高兴。

    “这位是谁?不介绍一下吗?”应天爵见她反应有些木讷,故意试探的问她。

    白伊给他的感觉,一直以为她是哪家的富家小姐,就算不是富家小姐,家境也不应该出生在村落才对。

    “她是……”白伊正焦急时,那微胖女人反应还挺快的抢先回答道:“你这丫头,不会出国两年,连你隔壁张姨都忘了吧?”

    白伊松了一口气,扯起一丝笑,“当然不会,我怎么会忘了张姨你?”

    “这就是嘛,阿伊,你要不要带你男朋友去我家坐坐?”

    “不用了,我……要回家去看看。”白伊回答完,便拉着应天爵向预定好的房子走了进去,池墨跟在他们俩的后面。

    在他们都进去了后,一个胡同里突然走出来了一个男人,什么话也没说,直接给了那两个妇人一叠钱!小声嘱咐了她们几句后,又立马隐没在了胡同里。

    似在观察着应天爵的一举一动。

    进了一间很普通的院子里后,接下来的演戏就顺利多了,因为屋里只有一个爱慕虚荣的‘后母’!

    那‘后母’看到一身装扮不凡的应天爵后,立马上来讨好了,又是给他端茶倒水,又是洗水果出来给他吃的,就跟对自己的真女婿一样!

    而对于白伊,她就冷淡多了。

    这中年妇女是白建黎特意苦心找到的,因为她也的确是一个女孩子的后母,性子又极是爱慕虚荣,都不用刻意去演,就能表现出后母对一个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态度了。

    如果说经过刚才外面的事,应天爵还有些怀疑的话,现在再看到这妇人对白伊不冷不热的样子,还有那有些厌恶的眼神,倒真信了这里是她的家,这个妇人就是她的后母!

    “怎么没有看到你父亲?”应天爵好奇的问。

    “他应该是故意不想见你,出去了吧,我父亲他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他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白伊对他解释道。

    应天爵没说话,他想起来了,前段时间白伊的父亲去找过她,应该是不能接受白伊和自己的关系吧?

    这样一想,应天爵又相信了她一些,也许是自己多心了,这女人就是一个身份背景普通的人,她是这样简单的身份,他倒是更放心了一些。

    白伊见那个精瘦专横的妇人演戏都演上瘾了,抓着应天爵不停的叽叽呱呱的说着话,真怕她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惹出大事来,她立马上前去打断了那妇人,对应天爵说道:“我身体不太舒服……”

    应天爵早就对这个爱慕虚荣又刻意讨好的妇人不耐烦了,只是碍于她始终是她的后母,才忍下了这个女人,现在知道她身体不舒服,便起身准备告辞,谁知那妇人突然说道:“既然都回家了,身体不舒服还不能在家里休息吗?”

    那妇人只是见应天爵好像很有钱,自己讨好了他半天,他却没有一点表示,心里自然有些不甘心了,自然是要给他们找些麻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