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86章 恐怖的男人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这女人看着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还挺他么烈的!我喜欢!殷少,要不先给我玩玩?”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男人看着白伊,被她勾起了几分兴趣。

    假正经的玩儿多了,没啥意思,真正经的,他还从来没玩儿过呢!

    “她可是应天爵的情人,你确定……你敢玩儿?”殷震柯松开了手中女人的下巴,拿着从她身上撕下来的衣服碎片,放在鼻尖闻了一下,笑问那男人。

    “什么!”其他几个男人听到殷震柯的话,脸上顿时一片大惊失色,再向旁边的白伊看了一眼,也不敢再像先前般放肆的哄笑了。

    “殷少,是个普通女人也就罢了,你这玩儿的有点大了吧?”一个男人有些胆颤的对他说道。

    应天爵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他怎么敢去太岁头上动土?

    “哼……”殷震柯没回他胆小怕事的话,看着白伊冷笑了一声,走到一旁,拿来了早已准备好的皮鞭,挥鞭,突然一鞭子狠狠打在了白伊的后背上……

    “啪!”

    “啊!”白伊只感觉后背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痛,紧紧捏着拳头,回头怒视了他一眼,发誓道:“你有本事就今晚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是吗?看来你很想找死,不过,怎么会让你这么快死?”

    白伊趴在沙发上,紧咬着唇,眼里浮起了一层水雾,很痛……

    “叫啊!接着给我叫!你哑巴了吗?我让你叫!”抽了几鞭子的殷震柯见白伊趴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有些恼火了起来,接着又是几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

    “唔……”白伊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呼痛出声,双眸恨恨的怒视着那个男人……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看着殷震柯,纷纷对这个男人有些畏怕了起来。

    周围一圈的人被殷震柯的举动,吸引了目光过来,顿时,有吹口哨的,有起哄大笑的,也有对沙发上的女人佩服的,不就叫两声么?

    瞧瞧被打的……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碰上殷少那样的变态,也是她倒霉了!

    殷震柯见沙发上的白伊一直闷闷哼哼的,叫也不叫,这会儿真恼火了,一把扔了手里的皮鞭,对一个男人伸出了手,道:“把你身上的药给我!”

    “殷少,你真的要给她吃药吗?你就不怕被应天爵……报复吗?”

    那花花大少虽然玩儿女人无数,但这个可是应天爵的女人!他很怕那个暴戾的男人会报复。

    “费什么话?给我!”殷震柯沉声叫道,应天爵?自己老爹是g市的副秘书长,他么的敢动自己试试?

    他要给自己吃什么药?白伊脸色一片惨白,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一条条血痕鞭印纵横交错的缠在她白皙的身上……

    她全身疼得有些发抖的看着殷震柯,惊恐了起来,他要给自己吃什么药?

    那花花公子将自己带来的药给了他,殷震柯接了过来,笑看了一眼趴在沙发上起不来的白伊,将整整一大包药都倒进了一只酒杯里,向她端了过去!

    “你不要过来……”白伊隐隐可以猜到他给自己喝的是什么药,她很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却被那男人突然一把捏开了她的嘴,他肆意的笑道:“别怕,这只不过是可以让你放松一点的药罢了,喝了,我保证你会玩的更嗨!”

    “我不喝!滚开!”白伊挥打着他捏着自己嘴的手,激烈的反抗着。

    “愣着干什么?按住她!”殷震柯手里的酒差点被这女人打翻,对旁边的一个男人恼火叫了一声。

    那男人的父亲是殷震柯父亲的下属,他也一直有意讨好殷震柯,尽管有些怕应天爵会报复,不过自己又不是主谋,应该报复不到自己头上来吧?

    琢磨了一番后,他立马讨好的去帮忙按住了这女人挣扎的手脚,殷震柯将这一整杯酒全数给沙发上的女人强行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白伊被呛的猛咳嗽了起来,眼眶里凝聚的水雾,一颗接着一颗的顺着眼角悄然滑落。

    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应天爵……你在哪里?来救我……

    殷震柯扔了手里的杯子,看着她冷嗤道:“这样不就乖了吗?”

    白伊一手挥开了他的手,这动作却更激怒了殷震柯,他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道:“呵……还这么硬气?”

    白伊听着一片嘈杂的现场,影响人神智的激情音乐,只感觉脑袋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眼前貌似出现了无数赤条条的身影,身体也渐渐开始燥热了起来……

    她用力甩了甩头,脸色雯时白得宛如一张白纸般,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惊恐的往后缩了缩……

    应天爵……你真的不会来救我了吗?

    殷震柯看着沙发上的女人,一点一点的靠近,邪笑地看着她。

    “你别过来!”白伊再往后缩了缩,一直缩到了沙发的最里面无处可躲时,她向四处看了一眼,见沙发后面的装饰台上放了一个花瓶……

    在这个男人向自己扑过来时,她想都没想的奋力抓起那个花瓶“啪”的一声,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狠敲击在了他的头上!

    顿时,周围一圈的人全都震惊住了,没想到她敢拿瓶子在殷震柯的脑袋上开洞!

    “该死!你敢砸我?”

    殷震柯抹了一把从头顶上不断流下来的血,满脸的阴鸾狠戾,也不在意额头上还流着血,突然一把抓住了白伊的腿,将她扯到了自己面前!

    “啊!滚开!别碰我!应天爵……救我……”

    白伊紧捂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血,阴戾又恐怖的变态男人,绝望又期待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