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53章 第一个敢躺在他怀里睡觉的女人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嗯。”应天爵应了一声,没说其他话,本来是不打算接这批货的,不过后来想想,这几年清闲又平静得也太无聊了,他想扩大自己背后的组织,要玩儿,那就玩儿的更大些吧!

    “对了,还有件麻烦事,听对方老大说还有一个人也想要那批货,看吧,你还不想要,现在想要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出手给你!”唐逸楚喝了一口气,冷哼着说道。

    “哼,那个人是谁?”应天爵有些轻蔑的问他。

    “颜司明!虽然你和那个姓颜的是同行,本身就是对手,可我怎么感觉那个男人好像有些故意针对你?”唐逸楚想着这几年他和颜司明两个人的明争暗斗,说道。

    还坐在应天爵腿上的白伊听到那个名字,眨了眨眼睛,颜司明……不是上次救了自己的那个男人么?他们个个还真是深藏不露!

    只是,在两三年前,她也只是听闻应天爵背后有什么强大的势力,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神秘身份呢?

    “生意场上如果没有对手,那不是太无聊了吗?”应天爵无所谓那个男人的挑衅,他也不可否认,天娱传媒的总裁颜司明,是一个非常有手段也很有头脑的人!

    对于他的故意针对,应天爵也是能理解的,哪个同行对手的还能成为朋友?

    “你倒是看得开,反正你还是多小心些那个男人,别小看了他!这一两年他的势力发展的太快了,你别不当回事儿。”唐逸楚提醒他。

    “哼,他要是想公然跟我挑战,那就试试。”应天爵冷哼,他很好奇,颜司明在明道上的生意已经做得那么出色,为什么也突然钻进了黑道里?

    也许逸楚提醒的对,自己是应该堤防着一些那个男人了,在明道上玩的是明争暗斗,在暗道上,玩的可就不只是嘴皮子了!

    白伊的世界一直都很单纯,她能大概猜到他们说了些什么,却并不想去深彻了解这个男人的世界,她在他腿上坐得腿都有些发麻了,可他依然一手扣着自己的腰,没打算放自己下去……

    无聊的她有些犯困了起来,两只迷糊的眼有些睁不开,也不知道他们会玩到什么时候?

    应天爵看了一眼怀里女人焉焉的样子,就跟自己抱了一只打瞌睡的懒猫似的,她怎么就那么犯困?现在也才十点多吧?

    才过了十来分钟,他就跟他们喝了几杯酒,坐在腿上的女人脑袋就跟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两下,突然向他厚实的肩膀靠了过来,又拱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粉唇微张着,呼吸匀称的真睡着了!

    应天爵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心里不由升起一丝别样之感。

    她是第一个敢躺在他怀里睡觉的女人!

    ……

    白家别墅,白雪见父亲回来了,立马将姐姐回国和突然做了应天爵情人的事告诉了他,白建黎听到后,脸色阴沉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道:“白家怎么养出了她那个孽障!还以为她出国两年会有多大的出息,哼,回来居然就去做了……这样的事!”

    白雪看着父亲那么生气的样子,默默偷笑了起来,如果让世人知道了她做了这么不知廉耻的事,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脸活着?

    “你们两母女把嘴巴管严一点,不许把这事捅出去!不然白家以后还有什么脸出去混?”白建黎叮嘱她们母女俩,她们对白伊从小到大的态度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自然很担心她们出去乱说。

    白雪撇嘴,知道了白伊这么大个丑闻,却不能说出去,真是要憋死人啊!

    “哼,真是好好的名门妻子不做,几年后回来突然跑去做应天爵的情人,你说她这是不是在报复那个男人?”王雪丽猜测着问。

    白建黎听着她的话,脸色顿时变了,先不说应家有多财大势大了,就论应天爵而言,是她能报复的吗?搞不好连白家的生意都要被她给整垮!

    那应天爵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白雪,你姐姐现在住在哪里?”白建黎立马问她。

    “这我可真不知道,不过……老爸你绝对想不到,她就在应天爵的公司里上班呢!要找她的话,那还不容易么?”白雪现在简直恨不得父亲立马过去狠狠教训那个姐姐一顿!

    白建黎没再说话,她接近应天爵到底是什么目的,必须要问清楚才行!不能让她毁了白家的基业!

    第二天,天才刚亮不久,一缕清风袭进了房间里,白伊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却不想一翻过去,额头就突然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她闭着眼睛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被撞痛的额头,有些懊恼的一手搭了过去,手指在一个温热的软软的地方轻滑了几下,这是什么……

    应天爵被这女人弄醒了,低眸看着她在自己唇上轻滑的手指,额头落下了一排黑线……她这是在勾引自己吗?

    白伊迷糊的脑袋渐渐清醒了过来,愣了一下,还不到三秒,脑袋彻底惊醒了过来,立马睁开了眼睛,在看到就睡在身边的男人后,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染上了一抹粉红。

    “你……你怎么在这张床上?”因为太紧张,她有些结巴的问着白痴的问题。

    “这是我的床!怎么,天才刚一亮就开始勾引我了?”应天爵看着她脸红心跳的模样,脸上浮起了一丝隐隐的坏笑。

    白伊看着他,因为两人离得太近,她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异状,惊吓得她立马往后缩了缩,心跳得就跟打鼓一样!

    “前晚放过了你,昨晚也放过了你,现在你是不是该对我交代一下了?”说着,他一把将她扯入了自己的怀里,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那坚硬得就跟一大块石头般的身体压在她身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白伊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很害怕的立马用双手撑开了他,条件反射的拒绝:“不要!”

    “忘了自己是什么角色了?”应天爵很欣赏的看着她害怕惊恐的怯怯模样,就像一只大灰狼在准备进食一只小白兔时,拿爪子逗弄她玩耍玩耍先。

    “我可以做你的佣人!你让我干什么都行!”白伊恳求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缺佣人吗?”他挑起她线条感完美的小巴,脸上浮起了一丝邪肆的笑,另一手却直奔主题的探进了被子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