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满满的都是爱 第50章 他吃醋了

时间:2017-11-07作者:纤指红尘

    跟这个混蛋出了门,被他带到了一间很高档环境非常优雅浪漫的西餐厅里,而此刻的白伊,都可以用人生绝望来形容了!

    如果还不了那五百八十万,现在这样毫无自由毫无人权的生活,就是她以后的日子……

    “你是g市人,你父母是做什么的?”这是应天爵第一次想了解她的背景,也是他这几天来颇疑惑的一个问题。

    比如,她为什么不回自己家住?

    她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找的人为什么只有朋友,而连家人的面都不去见?

    白伊正游荡在自己的绝望思绪里,突然听到他问自己的背景了,立马拉回了神智,眼神有些躲闪的回道:“他们……就是一般般的普通老百姓!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具体做什么的?”应天爵将她那紧张的模样默默纳入眼底,只是问问她背景而已,她紧张什么?

    “就是……普通职业而已,应总你没事这么关心我家人做什么?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白伊怕他多想,故意岔开话题说道。

    “喜欢你?哼,最多也就是被你勾引了!你见过我身边的女人有超过三个月的吗?”应天爵看了她一眼,冷声问。

    他还真是个直白君!还是个风流货!白伊很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更不想成为他众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他们点的餐上了上来,白伊低着头默默吃着自己的东西,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吃在嘴里的东西一点味儿都没有,心里有些难受的很,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的般,喘个气都觉得费劲。

    在他们快要吃完了时,应天爵的手机响了,是慕斯打给他的,说是在玫瑰之夜酒吧,让他去喝酒,反正今晚也没什么事,他便答应了。

    白伊现在就像是跟在他身后的一只小鸡仔,他走哪里,她必须听话的跟到哪里,要么就要被他关在家里,她才不想被反锁在屋里!

    玫瑰之夜,是g市最顶端的销金库,这里属于会员制,并不是有钱就能进入,但能进入这里的人,那就不止是有钱,而且,这间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酒吧老板就是唐逸楚!

    唐逸楚,是g市有名的黑道人物,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遇上正事儿时,手腕不是一般的毒辣!

    而唐家,早已在g市黑道称霸了多年,可若是与应天爵背后的地下组织比起来,他们却是略逊一筹。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玫瑰之夜,宽大阔气的门庭之上,那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光看富丽堂皇的外表就能知道这个地方是一个多么奢华的地方了。

    白伊出生在g市,自然知道这个地方属于什么样的人来,不过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

    默默的跟着这个男人走了进去,直接进电梯上了三楼,这里本身就是限制级人来的地方,但三楼才是vip中的vip!

    到了三楼的一间包房前,应天爵的保镖很识趣的立马先去打开了门,白伊跟在他的身侧,一看到里面的人,不禁眨了眨眼睛,里面除了上次见面的那三个男人外,还有四个大美女呢!

    男人果然都一个样,有钱就会变坏!

    “呀!小白也来了?要是早知道你也来了,就该少叫一个女人来的,你在不在意多一个女人坐在爵少的另一边?”唐逸楚笑得有些坏坏的问她。

    慕斯都这么叫她了,自己便也跟着叫了,他发现这个名字比所有女人的名字都好记又顺口呢!

    慕斯笑着给了唐逸楚一个白眼儿,他明知道小白现在是爵少的人,就是故意也给爵少叫了一个女人来,等着看戏的好吧!

    坏男人太闲了没办法!

    白伊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中间那个黄直发,长得真的很艳丽的女孩子,淡笑道:“我又不是应总什么人,没所谓介意或不介意,唐先生不用问我。”

    “当然,她只不过是一个情人而已。”应天爵听到她淡漠的话,冷哼了一声,丢下一句便向里面走了去。

    走到沙发中间刚坐下,旁边的美艳美女立马给他倒了一杯酒,笑得十分勾人的娇声道:“应先生,第一次见面我敬你一杯吧?”

    应天爵连看都没看还站在门口的白伊一眼,接过了身边女人手上的酒,突然将她拉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漫不经心的问她:“叫什么名字?”

    “应先生,我叫阿曼,我们喝酒吧?”阿曼笑对应天爵说着,目光有些挑衅的向白伊看了一眼,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拿起桌子上的酒,与他喝了起来。

    白伊看着沙发上很是暧昧的两人,默默的撇开了目光,自己又哪句话惹他不高兴了?

    白伊想起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可自己本身就不是他什么人啊!算了,何必在意他呢!

    她并没有走到应天爵身边去,而是直接坐在了沙发的一角落,与慕斯离的不远。

    “小白,来,我们俩喝一杯。”慕斯觉得白伊真的不是在跟应天爵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她是真的不想跟那冰块扯上关系,可是,谁让爵少看上她了呢?

    他看上人家就看上人家了嘛,还把人家弄的惨兮兮的,可怜的小白啊!

    白伊接过了慕斯递过来的酒,不说话的一口喝尽了整杯酒红酒……

    “你是不是还没有还完那冰块的五百八十万?”慕斯见她一脸郁闷的样子笑问她。

    白伊向他看去了一眼,整个人更郁闷了,他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她不光是欠了应天爵的钱,还欠了林苏北的两百万,又被他的未婚妻当小三泼了咖啡,今天真是一个倒霉的日子!

    “慕斯……你能陪我喝几杯吗?”白伊脸上强扯起一丝笑的给自己又倒了一满杯红酒,问他。

    慕斯看着她眼神里透的那股幽伤与无奈,升了几分同情,拿起杯子笑逗她道:“我可是千杯不醉,陪你这只小菜鸟当然是小case!”

    上次看她才喝了小半瓶红酒就醉睡着了,那不是菜鸟是什么?

    白伊没说话,淡笑了一下,拿起杯子便喝了起来。

    应天爵看她跟慕斯在那里有说有笑,还喝的那么欢,眼里浮起一丝凌厉,突然出声道:“你是谁的女人?过来!”

    慕斯嘴角扯了一下,某人这么快就吃醋了……

    白伊喝完了杯里的酒,看着他黑沉的脸色,借着酒胆回道:“应总你那么忙,我过去不会打扰你吗?”

    “是不是要我打断你的双腿,才知道听话?”应天爵气势更冷了几分的问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