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末日乐园 第164章 以后再说下一个目的地的事儿

时间:2019-05-11作者:须尾俱全

    除了制式大小与地球上的纸不太一样之外,孟德斯鸠递过来的这张淡蓝色信纸,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林三酒满腹疑惑地接了过来,收起刀,打开信纸。

    这就是面对先贤们时的好处了——就算敌我关系不明,也永远不用担心对方会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袭。

    在她展开信纸,仔仔细细地看上头字句的时候,孟德斯鸠和亚里士多德各自拢着四只手,静静地等在一旁,平和得仿佛一潭深水。

    半晌,林三酒突然紧紧攥住了手里的信纸,稳了稳呼吸,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将信纸收好了。这时,她才抬头看了看先贤。

    “我……我不是很明白。”从她唇齿间吐出的语句有些犹疑,与其说是在问两位先贤,不如说更像是自言自语。“女娲她说……‘时候到了’是什么意思?”

    这封信正是女娲送来的。

    在正午炽烈的阳光里,女娲一笔潦草而狂放的字迹,看起来颜色显得很浅;林三酒一目十行地读了一遍以后,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都没看懂,不得不重新又看了一次。

    “林三酒你好,见字如故。最近这几天的天气很好,如果你身边也有辐射测量仪的话,可能会发现辐射量低了好几个希,是一个好兆头。这一次我使孟德斯鸠二人去送信,因为听说你跟他们的交流不多,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朋友。”

    “……近来一切可好?必须要说的是,你好像遗留了不少同伴在伊甸园旧址附近。制造出了很多噪音,有时不免让人以为回到了新春格斗赛中。但是当然,我的朋友,这一切都不怪你。时间总会把这一点点不愉快的小问题解决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感到十分高兴。圣彼得他们也很高兴,这是出生以来第一次,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行走在大地上。虽然现在还不能得到彻底的自由,但以后这样的日子会越来越多的,因为——时候到了。”

    “虽然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好像一个救世主,但是我的朋友。你此刻还能够这封信。都是多亏了我。”

    “这封信是为了向你道别。我现在即将要离开这儿了,以后这里会是属于圣彼得们的家。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在塔顶的谈话,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去的地方。希望有一日能够在那里见到你。”

    这世上简直没有比这一封更加云山雾罩、叫人不知所云的信了。

    然而向孟德斯鸠二人问话也是白搭——信上说得很清楚,它们此时正等着听林三酒的一句话——

    “……东西。你们带来了?”她喉咙干干地问道。

    孟德斯鸠点头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和平柔顺。它小心地打开自己牛仔风格的皮带兜。拿出了一小张纸片,递给林三酒。

    在女娲的信上,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即将分别。重聚的日子遥遥无期。为表心意,请容许我奉上签证一张。虽然我并不是签证官,但是我在上一个十年的研究里,已经成功地获得了签证官的技能,所以不要客气,请笑纳。”

    接过那张轻飘飘的纸片时,林三酒的手指都在微微地颤抖。

    见她傻呆呆地盯着签证半天,才终于将它收好了——这个时候,孟德斯鸠二人才像是终于等到了一个合适机会的绅士一样,轻轻朝前迈了一小步。

    “嗯?要、要干嘛?”林三酒茫然地看着它们站在自己的身前,高大的身体几乎挡得她什么也看不见了。孟德斯鸠先抬起了一只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又轻柔地在林三酒的眉心间碰了一下,随即退到一边。

    接下来,亚里士多德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做完了这一切,它们似乎觉得才可以走了,沉默地转身离去。

    “这个……似乎是一个道别的礼节?”林三酒摸着刚才被它们触碰过的地方,额头上仿佛还留着温凉的触感。“新人”们的皮肤远远比人类、肥皂、或海水更光滑,稍一接触,就能体会到那种形容不出来的古怪感觉。

    这么十分钟的工夫里,接收的信息量太大,林三酒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忙要继续朝下挖土,刚一抬眼,一颗心立刻提到了喉咙边。

    先贤们走得并不快,此时仍然清晰地呈现在她的视野里。它们行走时,维持了一条笔直的前进路线,而这一条线上的一处地方,正好被林三酒挖开了,露出了一片白色的诡异根茎。

    要喊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亚里士多德的一只脚,在她刚刚张口的同时,已经踏上了白色根茎的表面。

    “当心啊!”林三酒顿时低呼了一声,心里暗暗后悔自己忘了提醒对方——即使对方不是人类,但她却并不讨厌它们——她正准备冲上去救人,脚步却一下因为接下来的景象而顿住了。

    被亚里士多德踩住的那一片“白萝卜”,立刻像活了似的张开了一条大缝——然而这一次,在细须子伸出来以前,它甚至已经索然无味地重重合上了口子。

    这一个过程看起来仅仅只是一颤,但落在与它打了一整天交道的林三酒眼里,无异于晴天霹雳。

    望着逐渐远去的两位先贤,林三酒“咕咚”一声,坐倒在地上。在她身边的“白萝卜”,已经简直对她提不起半点兴趣了,这回连颤也没颤一下,跟一块死物似的。

    林三酒手指颤抖着,从裤兜里往外掏刚才女娲的那一封信;或许是受到的冲击太大,她连掏了好几次,才终于将它拿出来,展平了。

    现在再重新读一遍,她才明白了七七八八。

    虽然女娲没有明说。但很显然“白萝卜”正如她猜测的那样,是一种会将生物拖进去的东西——人、鸟、虫,它统统都不放过。然而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似乎只有女娲一手创造出来的“新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能够与这种“白萝卜”和平共处。

    女娲所说的“时候到了”、“他们终于可以自由地行走”,大概指的就是这件事无疑——管你是多厉害的进化人也好,只要在地上走一走就会遭遇不测,等于说整个伊甸园世界都成了“新人”与“白萝卜”们的天下,当然不用再遮遮掩掩。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了!

    女娲自己身为人类。生活在这里也很危险,所以才打算离开这个世界,前往那个她曾经对林三酒提过的地方。

    那么,为什么她也享受到了与先贤们一样的待遇?

    在信中。女娲说这一切都是要感谢她——她到底在自己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林三酒越想越不寒而栗。脖子上的汗毛都站了起来。

    ……更何况。这么大的世界,为什么孟德斯鸠偏偏知道她在哪儿呢?以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她曾经见过有一些动物可以通过体内的系统定位到同伴……

    她不太敢往深处想了。

    阳光虽然明烈暖和。但是林三酒此时浑身发寒,恨不得能把自己剖开,仔仔细细地从里到外检查一遍。

    原地坐了好半天,林三酒才勉强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将她从惊惧里拯救回来的,是突如其来的一个念头:不管女娲动了什么手脚,自己仍然有一颗属于人类的心——此时她这么害怕自己与“新人”的相同之处,正是铁证!

    只要大脑仍然是自己的,其他的都可以容后再说。

    靠着这个念头的支撑,林三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拿起挖土的板子,再次闷头开始挖掘工作的。

    在开始之前,她甚至还用纸鹤给宫道一送出去了一道消息:“不要寻找签证官了,在你传送时间到来之前,请一直待在高处,不要接触地面。”

    这一次再次挖动土地的时候,她的心境就大不一样了。

    连女娲那么深不可测的人,都知难而退了;从昨天起就被“白萝卜”卷得无影无踪的兔子一行人,真的还有生还希望吗?

    “活要见人,”她喃喃地说,语气发狠,好像在对谁示威。“死要见尸!”

    连挖掘的方向都确定不下来,兔子他们到底被卷进哪儿去了也不知道……即使是这样,林三酒也不愿意放弃——感觉上,好像她一放弃,兔子他们真的就再无幸理了一样。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要一直挖到她被传送走为止。

    光用手挖未免太慢了——每当在挖出一截“白萝卜”以后,确认过里面没有人,林三酒就会发动,连根茎带土层,都轰成了漫天飞舞的碎渣。黏液、细须、土块,很快就沾了她一身,她仍然像没有知觉似的,一下一下地继续往下掏。

    白色根茎不仅仅是覆盖的面积广,而且极深。林三酒顺着它们一路向下,当天空中挂起星月的时候,她已经在地面上刨出了一个几十米的深坑——然而“白萝卜”们还在向下蔓延。

    这期间,她从白萝卜里见到了许多怪模怪样的动物,甚至还有两只死去多时的堕落种,惟独没有瞧见人类。

    当她再一次看见一个死不瞑目的堕落种时,饥渴交加的感觉终于迫使林三酒停了手,拿出食物和水,坐在一边愣愣地吃。

    对着堕落种残破的脸吃饭,自然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然而她此刻丝毫也不在乎。

    只是吃着吃着,“白萝卜”里的堕落种忽然一晃。(未完待续。。)

    ps:  谢谢渭城轻雨刻瓷花的平安符、枫夜star的粉红、molly的粉红、mad勇者乙的平安符!

    明明都已经没有全勤了,仍然这样言出必行、一诺千金地双更了……

    能遇见我这样的作者,真是羡慕你们呢。

    但是……想请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