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88章 43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8-01-12作者:东篱白

    可是偏偏的,她什么都不说,也不挑明,由着他胡思乱想的猜,心慌慌又不得安生。

    不得不说,这人不是一般的恶趣味!

    薄唇翕动,心下几经翻转之后,苏少年抬头朝她看去“你——”

    一个你字发出,苏峪就望进了夙浅那双沁凉的眼底,从里面看到了类似于漠视的情绪,以及那个小小的,溃散成斑驳云烟的自己。

    不知怎么的,那即将吐出口的话,转变成了“陈致远找你干什么?”

    “嗯?”

    夙浅有些意外的望了眼明显不是想这么问的苏少年,挑了下眉“你确定想知道的是这个?”

    苏峪挑了一筷子面咬在嘴里,看上去有几分的漫不经心“对,不然我想问什么?”

    一句似是而非的反问。

    让空气中出现了一瞬间的沉寂,有一种类似于古怪的气息在二人呼吸间流转。

    夙浅沉默了下没说话,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眼都不带眨的望着他。

    一直没听到这人说话,咬着面的苏峪抬头,对上了那样有些说不上来含义的眼神,他拧了下眉“怎么了?”

    顿了下,声音有些发闷,貌似还有些不太爽“你不想说可以不说的。”

    “呵——”

    夙浅弯着眼睛笑了下,那样的笑容是与往日里不大相同的笑容。

    有一种近乎于温和的柔软在里面,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一样,掀动着翅膀,独自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飞了起来,盈盈的晃动在漆黑的夜色里,不太显眼,又看不大清,却给人一种温凉柔软的,想要落泪的感觉。

    像那种无疼痛般,却总是萦绕着一种名为软心的,小小忧伤的,被治愈的视觉心绪。

    苏峪愣了愣,心田间忽的就软的一塌糊涂,眼眶不自觉的有些发热。

    啊,还好没那么问。

    他想。

    还好,还好,还好。

    不知道还好什么,又不知道在庆幸什么,总之此时的苏峪却生出了一种名为‘劫后余生’的心情。

    很是莫名其妙,却又类似于本改如此。

    矛盾的,奇异的,难过的,又软心的。

    夙浅扬扬眉,瞅着对面的少年就那么愣愣的望着她,眼神漫漫,神情虔诚,那是一种类似于信徒对自己毫不动摇的信仰,表露出来的虔诚表情一样。

    认真,纯透,唯此一人。

    那样的表情,让夙浅的指尖动了下,半起身,伸手捏在了苏少年的脸颊上,赞叹“意外的软啊,真好摸——”

    …….回过神来的苏峪伸手抚掉夙浅蹂躏他脸颊的小手,鬓角略微的抽动了下,清越的嗓音含了些点点的暗哑“苏楚,你这算是在非礼我吗?”

    刚想重新窝回沙发里的苏少女,嘭的一下被平板给砸中了膝盖,她目瞪口呆的抬头瞪着一本正经说这句话的苏少年“卧艹!你在说什么鬼话?老子非礼你?看把你美的!”

    她冲着面色清俊如画的少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满是嫌弃的嘎吱一下就把桌子给踹开,撞到苏少年的膝盖上,冷笑一声“滚蛋!”

    苏少年对于苏少女这突如其来的暴力,扬了下眉,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唔了一声:

    “我知道,你是在害羞,可是苏楚,虽然我不介意你非礼我,但是咱们血脉相承,同父同母,往好听的说,你是有一颗‘大无畏,勇敢追求真理爱情的心’,值得年轻人的垂涎跟表扬;可往难听了说——”

    他顿了下,目光幽幽的瞥了眼小脸乌漆嘛黑,明显就处于暴躁状态中的女孩儿,清淡的眸内笑意深深,浅薄的唇瓣妖冶惑人“你是在引诱未成年的弟弟走上一条乱轮(伦)的不归路,还有,你可比我大六岁,很老——”

    啪唧——

    某少女手中的平板擦着苏少年的耳朵砸到他身后的墙壁上,哐咚一下又被滑落到地上发现清脆的响声。

    然后那还算是结实无比的平板,直接碎成了渣渣,就好像此时某少女的心情。

    “呵——~想乱轮(伦)啊?想老子非礼你呀?好啊!老子成全你!既然你都把这高帽子盖到老子脑门儿上了,老子要是再不做点儿什么,可就太对不起这非礼跟乱轮(伦)跟勾引的罪名了!”

    苏少**阴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冷笑的一步步朝着脸色微妙,甚至隐隐有些发僵的少年走去。

    “我——”

    意识到眼前的状况好像不太妙嘴毒的苏少年,此时有了点儿小结巴“苏,苏楚——”

    “老子知道自己叫什么,不需要你一再提醒——”

    夙浅带面狰狞的微笑,一把拽住转身就想跑的少年,略微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了,‘慢腾腾’的朝着苏少年的房间走去。

    “苏,苏楚!我错了!我道歉!真的!我道歉——啊——”

    嘭的一下苏少年就被扔到了床上,某少女站在床边,极为狂狷冷傲的一边挽着自己的袖子,一边睨着被摔的七荤八素,晕头转身的少年,慢腾腾的从秘境里摸起一把剪刀,对着神色惊恐的苏少年开始了一阵咔嚓咔嚓的摧残。

    “啊——苏楚!你别剪我衣服啊!”

    “卧艹!你来真的?!!”

    “该死!你别拽我裤子!”

    “我错了!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开我!!”

    “咝~好凉~,你别抓我头发啊!会疼——”

    “哎哟~,你到是给我留条短裤啊!你不会真想让我光着吧?”

    “姐!姐!姐!祖宗!姑奶奶!我叫您姑奶奶成吗?我错了!真错了!你别再剪了,我就剩下底裤了,你到是手下留情,给我留点儿脸啊——”

    自作孽不可活的苏少年,此时欲哭无泪的捂着下身,拼命的往床角里缩,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墙缝里了才好!

    他哪里敢相信这女人真敢这么对他?

    该死的!

    他就剩下一个三角底裤了,要是再被她给咔嚓一下,他还要不要活了?!

    像个小可怜一样,哆嗦着白皙有力,纹理分明身体的苏少年,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不作不死!

    果然,兔子惹急了还会咬人呢,更不要说眼前这还是只小豹子。

    他可怜兮兮的睁圆了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眼尾绯红,俊脸委屈又无奈,声音略有凄惨的呜咽着声音求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