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60章 20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7-12-31作者:东篱白

    “怎么,算计了老子一把,老子又心平气和的跟你叨咕这么久,没有弄死你,你不感恩戴德的麻溜谢恩,奉上贡品作赔偿,还想翻脸不认账?当老子好欺负是不是?”

    始初…….

    这个死女人特么在说什么鬼话?!

    目瞪口呆的始初当真被这个无耻没下限的混子模样给弄的惊呆了。

    它的唇瓣开开合合数次,都找不着自己的声音,直到一声轻咳传进耳朵里,始初这才回过神来,指着对头那个女人,气的手指头都是抖的“你你你——”

    “干嘛?得失心疯了?快点儿给老子补偿,不然老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从头到尾把这一场灾难看在眼里,离夙浅几步远的男人没控制住的抽了下嘴角,有些异样的想。

    原来这世上还有比‘花蝴蝶’更无耻的人。

    尤其还是对着主脑都能这般无耻,可见平日里是个什么德性了。

    这女孩儿,主脑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竟然把自己给噎的下不来台?

    明明这场事故是十分的严肃跟凶残,暴虐又无力反击的,可是诡异的,男人莫名的就想笑。

    这女孩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故意捣蛋使坏,偏偏让你莫可奈何,恨到牙痒痒之下,又不得不哄着,宠着一样。

    骄纵,霸道,无耻,不要脸,还有——

    肆意张扬,跟唯我独尊。

    怎么有一种妥妥的反派boss意味?

    可不就是反派boss吗?

    始初是时空管理局的主脑,一切系统数据指令的终端,为他们下达各种救世之法,在他们眼里岂不就是正义的化身?那么现在把正义逼的咬牙切齿的想要干掉她的夙浅,可不就是头号反派?

    这话绝对没毛病。

    这个想法也绝对没毛病,真的。

    夙浅摸出一个果子咬在嘴里,一手握着银灰色无机质魔方,一手把黑魔方的虚浮蓝板给拉了出来,冲着始初弹了弹,笑意满满“要不要?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监视老子,又不被老子策反的机会也不要?真的不要?真的不要?不要老子可就走了哟~”

    某姑娘笑眯眯的扬扬小下巴,冲着那头看不见表情的二人,弹了弹指尖“我有没有告诉你们,我见到宫湮了哟~”

    宫湮二字一出口,始初的呼吸蓦的一窒,而帝萧胤那双含笑微凝的眸子也是一滞。

    这么快?

    比想象中要快很多。

    果然她才是契机,是钥匙,非她不可啊。

    这一步棋真心没有走错,可与之伴着的风险也是相当大的。

    帝萧胤伸出修长优美的指尖揉了揉眉心,冲着面色惊惧的始初点了下头,示意她要什么就给她便是。

    她要的,定然是对自己有用的。

    对她有用的,就会有助于她的恢复,那他们离计划末点就会更接近,更快的达成。

    始初咬咬牙“你想要什么?”

    这是,妥协了?

    夙浅几步之外的男人暗了暗无机质的漆黑色眼眸。

    宫湮又是谁?

    一个名字而已,就让主脑如此妥协?

    到底为何?

    “哟?这么上道?”

    夙浅抛了抛手中的银灰色无机质魔方,笑的欠偏又欢腾“把这玩意儿给老子几个,里头的能量挺纯,给我家棍子跟狗子当零食应该不错!”

    始初…….

    你特么怎么不去死?!!给你家棍子跟狗子当零食?撑炸你信不信?!!

    男人…….

    一个系统中枢魔方可以让一艘巨型飞船无停歇,无耗时的轮回运行,相当于成千上万个双s级以上的任务者才能释放出来的力量,而这个女孩儿竟然想让主脑再多给她几个,给她家棍子跟狗子当零食?!

    这到底是他耳朵出问题了,还是这个女孩儿胆大包天过头了?!

    话说,棍子跟狗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被她这般逆天式投喂?

    宠物吗?

    不怕撑爆炸?

    不对,什么样的宠物还需要投喂能量的?这种事情他怎么不知道?

    而那头的帝萧胤听到这话却咳了声,有些忍俊不禁。

    果然,这丫头从来都不知道吃亏二字怎么字。

    这般的狮子大开口,除了她,也没人敢了!

    “你做梦!!!”

    始初咆哮“你手上已经有一个了!再多的!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嘿!怎么说话呢?”

    夙浅瞪眼“手上这个是老子的战利品好不好?不然老子干嘛把飞船炸了,让你现身?战利品能算补偿?你是不是傻?”

    “不给不给!反正不给!”

    不管夙浅怎么说,始初就是摇头不给!

    mmp的,她到是挺会要!它的分身里头含的能量简直不可估量,这死女人一个不够还想多要几个!她怎么不去死啊啊啊啊啊——

    “真不给?”

    某姑娘眯了眯眼,十分危险的透过始初的分身瞪着始初。

    “不给不给就是不给!你说破了天!老子也不给!”

    始初气结,冷哼一声就想切断关联,管她去死,谁知夙浅的下一句话直接把它给吓死了。

    “哦,不给算了,反正我知道宫湮在哪儿,回头把他勾搭过来当同盟,我想他一定十分乐意跟你们对着干的对吧?”

    “夙浅你——!”

    “哦,还有哦,老子好像还有见到游曳了哦——”

    哗啦一声,很是沉闷的摔倒声,清晰的透过夙浅手中那银灰色无机质的魔方里传了过来,隐隐的还伴着始初的抽气声,可想是摔的不轻。

    听到那动静,夙浅翘了翘唇角,声音凉凉,语气幽幽“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嘛~”

    “何时?”

    只是这一次回答她的不是始初的声音,而是那清水潺潺,积雪盈凉,晃荡着潋滟横波的华丽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

    “呵——”

    夙浅摸了摸被那声音勾到苏软的耳朵,一脸嫌弃“舍得出来了?”

    听到她毫不客气的刺怼,帝萧胤低笑一声,越发显得那华丽至极的声音,悦耳之极,勾魂入骨。

    “小夙儿这般想见为师,可是想为师了?不如为师给小夙儿一个拥抱以解相思之苦如何?”

    一张嘴就是这般无下限的撩拨,惹的某姑娘鬓角的青筋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偏偏她那张凝如玉雕的小脸上却洋溢起璀璨的笑容“好啊,你出来,让老子抱一下,毕竟许久未见,怎会不想念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