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58章 18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7-12-31作者:东篱白

    始初一噎,被夙浅那毫不留情,完全不顾情面的话,给刺的嘴角直抽,却什么话也没反驳。

    因为她说的是大实话。

    黑魔方帝萧胤交给夙浅的,以帝萧胤的能力怎么可能出现这么明显的失误?

    一切都不过是在引她上钩罢了。

    而很显然,从头到尾,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却还陪着他们在玩游戏。

    这个女人,已经变的如此深沉老练了吗?

    始初感觉它的心情有些复杂,是真的复杂,毕竟曾经她是何种的透白,现在又是何种的污黑,就是因为知道,才无法压制这种复杂至极的感觉。

    它抿了抿嘴“所以,你想怎么做?”

    “这话问的。”

    夙浅低笑出声,浓黑的长发像绸缎一样披在她身后,随着她的笑声,微微晃动,像清水湖上突然被风抚过,晃动的涟漪一样,痒痒的,勾进人心里。

    “是你们,透过我,想要得到什么,不是吗?”

    她的话一出口,始初的呼吸就是一窒,就连始初一边坐着喝茶的帝萧胤指尖都动了下,他抬头朝着那头的女孩儿看去。

    女孩儿被禁锢的很小,五六岁的模样,眉目清冷,眼眸森寒幽寂,小脸凝如玉雕,整个人像个陶瓷娃娃一样,漂亮的不像话,真像让人把她珍藏起来,让所有人都见不到,唯独自己一人欣赏。

    “我猜,你想让凰九复活,当然有不可缺少的因素,而这个因素,透过你的所作所为,十有八九就在我身上,或者只有我知道;而老妖精想要的东西,必须透过我才能拿到,至于为什么透过我才能拿到,一是直觉,二是直觉,三——”

    她的唇角翘了翘“还是直觉。”

    始初…….

    它被这个女人的大言不惭,全天下非她不可,非她莫属的理所当然的语气给激的直翻白眼“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哦,那你可以干掉老子,去找别人呀,看看别人有没有老子这能耐!”

    对于始初的讽刺,某姑娘摊摊小手,一脸的无所谓之后,又扬起一抹非常的欠收拾跟让人牙根直痒痒的贱贱笑容“老子把你的主人干掉那么多回,想来毁失了你不少的能量让他恢复吧?就冲你那把你家主人护的跟儿子似的态度,你没动手动死我,不觉得很不合常理?”

    “那是因为——”

    “别跟老子说是因为你家主人看上老子了,你不敢违抗命令才放过老子的,这话你自己拍拍胸口,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信吗?”

    对于始初的下意识反驳,夙浅嗤笑一声,满脸嫌弃的摆摆手“得了吧,别找借口了,就你那一根筋的驴性子,保准了定要在你家主人没彻底恢复之前弄死老子,好不祸害你家主人,等他彻底恢复了,你再来个以死谢罪什么的,你当老子还看不明白你?反正那时候老子被祸害死了,你主人又回来了,只要你家主人好好的,你就算死了也没关系是不?”

    始初……

    mmp的,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这都能被你猜到?你还真特么是要上天啊!!

    哦不,她是已经在天上了!!

    而一边坐着喝茶的某个男人,樱粉色的唇瓣微勾,溢出一抹轻笑,他似笑非笑的睨着尴尬极了的始初,薄唇轻启“看来,她对你也是相当了解呢~”

    …….

    始初黑了脸,对于这个认知,它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的好吗?

    被这个死女人知根知底的这么透彻,它晚上会睡不着觉的好吗?

    太特么吓人了!

    鬼知道她什么时候一个心情不爽的就蹿到它面前来,把它给祸害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到时候它真是哭都没地儿哭!

    一想到这种可能,始初抖了抖肩膀,觉得刚刚有些平复下来的脑袋又开始疼的,跟针扎似的,一戳一戳的疼,不是太难受,也能忍的住,可就是膈应的厉害,完全忽视不了!

    始初深深的吸口气,觉得要赶紧把这祖宗给收拾利落的送回来!

    再听她多说几句,它一定会心肌梗!

    “怎么?哑巴了?舌头被猫叼走了还是怎么的?嗯?”

    某姑娘皮笑肉不笑的讽刺,完全不把它身为主脑的高大尚的身份放在眼里!

    既然敢伙同那五八老妖精算计她,就要做好被她秋后算账的准备!

    怎么着?

    以为你在异时空,老子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吧?

    夙浅哼哼一声,忽的就把几步之外男人手中的银灰色无机质魔方给勾了过来。

    男人在察觉到她意图的时候就想把魔方给收回来,可他哪里是夙浅的对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系统被这个女孩儿给捏在手里把玩,然后明目张胆的拉出虚浮蓝板,点击了求救信号。

    男人眼皮子一跳,始初眼皮子更是一跳,呵斥“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

    夙浅扬了扬小下巴,弯着唇角似笑非笑道“不给老子一个满意的答复,老子就把你的飞船全部弄过来,一艘一艘的炸!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把人全部给护全了!”

    这么说着,吧唧吧唧吧唧,一连发射了好几个不同层位,不同平行面的求救信号,气的始初赶紧出手拦截“你说!你说!我听还不行!”

    “乖~”

    夙浅笑眯眯的把魔方扔回男人手里,冲着始初的分身笑的牙不是牙,眼不是眼的,直把始初给气的想要拎起刀,不管不顾的把她给砍了一了百了。

    它深深的吸口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想问什么,可是你的记忆不是还没恢复吗?能力不也还没恢复?”

    它指了指夙浅现在的样子,扯了扯嘴“就算现在告诉你,你也没办法不是吗?何不等着你什么时候恢复了再说?反正你也知道,我对你是没一点办法的,明里暗里都阴不住你,你干嘛不再多等等,等你什么都记起来了,咱们再开诚布公的坐下来好好谈谈?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或者能给你你想要的。”

    这话——

    夙浅眯了眯眼,说了这么多,最后那句才是重点吧?

    “老子想要的?老子想要什么老子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你知道的夙浅。”

    始初笑了笑,指了指那个黑漆漆的魔方“那里面就是答案,你知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