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57章 17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7-12-31作者:东篱白

    男人眯了眯眼,衣袖一挥,轻飘飘的就把它送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上,伸手点在它的眉心,查看它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疼痛成这个样子。

    而当他把指尖点在始初眉心上时,便看到始初的识海里盘踞着一团黑气,那黑气他十分熟悉,是魔。

    他拧了下眉,为什么始初会被魔气侵蚀?

    难道是上次遭遇外侵时,不设防被侵蚀的?

    男人的心里划过疑惑,总觉得不像是这么回事,可是一时的他也找不出愿意。

    当他把那团魔气从始初的识海里勾出来,捏碎时,那头捏着始初分身的某姑娘,缓缓的笑了。

    那笑容妖冶勾人,却又邪气纵生。

    像魔物,又像龛中莲。

    是昼与夜的蹂躏,是明与暗的交织,又是被荆棘之花窜生的胚荫;

    十分的让人惊悚,却又给人一种,震颤心魂般,另人迷失理智的视觉盛宴。

    美吗?

    美极了,无与伦比的美,无可比拟的美,只需一眼,终生难忘;

    恶吗?

    极致的恶,比极地沼泽禁锢的魔,都要令人惧怕上三分。

    奇异的矛盾,却又奇异的本该如此,那种感觉不知道要该怎么形容才最贴切,总之十分的令人在意跟难忘。

    至少一直望着她,离她几步之外的男人就是这种感觉。

    夙浅把手中的魔方抛了抛,侧头望着离她几步之外的男人,略略的扬扬小下巴,把它自己的魔方也拿了起来,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好像很在意它?”

    男人抿着嘴,沉默了下,金属相撞的声音,低沉的迸溅而出“那是系统?”

    夙浅眨巴眨巴眼,一脸奇怪的望着他“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男人却摇了下头“我所知道的系统是那种颜色。”

    他指了下另一个银灰色的无机质魔方慢慢开口“我见过的魔方都是那种颜色,我自己的也是。”

    他说着,指尖一晃,一抹银灰色的流光闪过,一个跟始初分身一模一样的银白色魔方出现在男人手中。

    夙浅眯了眯眼,瞅了瞅他的,再瞅了瞅始初的,又瞅了瞅自己的,扯了下唇角,冷笑一声“我就知道那个王八蛋一定有鬼!”

    妈的!

    种族歧视还是性别歧视?

    别人都是漂漂亮亮的银灰色无机质色,偏偏她的是个黑不溜秋的碳疙瘩?

    几个意思?

    “你是什么人?”

    男人看着脸色不善的女孩儿,悬浮在结界里淡声询问。

    听到他这话,夙浅直接翻个白眼“有系统的肯定是任务者啊,还用问?你是不是傻?”

    …….男人默了下。

    他难道要说他不傻,只是没有一个任务者能跟她一样把主脑给气的跳脚,却又奈她无可奈何的吗?

    就连他所知道的那些人都办不到。

    主脑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个冰冷冷的一团数据,哪里会想到它竟然也跟人一样有情绪,会暴躁,会生气?

    还有——

    主脑嘴里的大人到底是谁?

    这种事情,他从来都没听说过。

    看来,他对主脑的理解还是太过片面了。

    是不是他们所知道的,只是主脑想告诉他们的?

    他们所不知道的,主脑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透露给他们?

    那么那些蛛丝马迹之后隐藏的又是什么呢?

    这个自认为自己是个任务者的小女孩儿又是什么人?

    凌空悬立宇宙,不依附任何辅助都可以自由呼吸不被束缚,他所知道的那些人中,只有三s级别以上的人才能做到,目前为止,他都不能。

    “喂!”

    一直没听到动静,夙浅敲了敲始初的分身,挑挑眉“始初你干嘛呢?是不是死了?没死给句话啊,让帝萧胤那个王八老妖精出来见我!不然老子可就把这里还活着的人全部当垃圾一样丢了哦!听到没!”

    “喂!”

    “卧槽!说话!”

    “你丫中病毒了还是怎么着?说话!”

    “你闭嘴!”

    就在某姑娘忍不住要把始初的分身给拆了的时候,那头传来始初十分暴躁的声音,一听到它那声音里隐藏的虚弱,某姑娘心情倍儿爽的弯起了眼睛,摸出一把瓜子,咔嚓咔嚓的嗑。

    “哟~,生病啦?声音这么虚弱?啊不对啊,你一串数据生什么病?一定是中病毒了对吧?哎呀~谁干的?这么厉害?知己啊!老子早就想这么干了!来来来快说说,那个人是谁?老子好找到他把他拉到老子的阵营,回头反了你,自己称霸星辰大海!快点儿快点儿说——”

    “夙浅!你这个疯婆子!”

    精神确实不太好的始初,咬牙切齿的通过分身瞪着得寸进尺,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的死女人,低声咒骂“兀跟你比起来,我发现兀比你正常多了!你简直就是——”

    啪的一下,某姑娘手中的那把瓜子全部都被捏爆,碎成灰渍的从指缝里流走,伴着她冰冷的声音带着晦涩的晕暗气息,慢慢的传进始初的耳朵里。

    “再拿我跟她比,杀了你哦。”

    明明很轻很淡的一句话,却愣是逼的始初住了嘴,始初冷哼一声,到也真没再提起有关于兀的话题了。

    它知道,这是触碰到这女人的底限了。

    若是这世上,她最厌恶,最想除之后快的人,兀首当其冲。

    这让它很是奇怪,它认识兀,不对,是它跟它家主人认识兀的时候并不知道夙浅的存在,以至于后来兀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出现时,兀已经成为夙浅了。

    那时的夙浅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时的她纯的就像一张白纸,拥有绝对的杀伤力,却也总被人三言二语的就拐走。

    主人因跟兀之前相交,关系还算可以,就把她领回去了,哪里知道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

    始初头痛的揉揉眉心,似是妥协了,又似是无可奈何到了极点“说吧,你想干什么?”

    “呀,瞧你说的,怎么能是我想干什么?这难道不是你想干什么?”

    夙浅摊摊手,一脸的吊儿郎当,万分鄙视的吊起了邪气的眉梢“这难道不是你引老子上钩的?二货的数据虽然出现了混乱,导致任务流窜,并连到别的任务里头,只是吧若是你想把它拨乱反正的话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要是你连这点儿能力都没有,还当什么主脑?干脆去卖红薯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