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46章 6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7-12-28作者:东篱白

    “……啥?!”

    夙浅不可思议的站住脚步瞪眼“这是想跟老子来霸王是不是?!”

    系统默默的翻白眼。

    “惨无人道!不是人类该干的事儿!”

    某姑娘瞪眼“说好的躺着也能收割能量的呢?这特么收割个屁!简直就成了被吊着脖子挨鞭子的老黄牛!只有不停的拉,不停的干活才能活下去对不对?”

    系统瞅着无良主人那凶神恶煞的眼神,十分坚定的点头。

    “这算什么命啊~”

    某姑娘像模像样的幽幽叹息,十分自恋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赞叹般开口“还是老子足够聪明,从一开始就没踏进这个泥潭,到现在才能明哲保身呐~,哎哟~,越来越觉得自己很厉害哦——棒棒哒~”

    她这莫名其妙站着不走,嘿嘿直傻笑跟十分猥琐的摸着下巴的样子,让拉着她往家走的少年默默回头,虽然清淡的神色一如往常,可是那微微抽搐的鬓角,还是暴露了少年暴躁的内心。

    他把唇瓣抿成一条直线,伸手压住傻笑个不停女人的肩膀,直接用力的把她给掰过来,冷声“苏楚,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下通知,你往后要是再敢喝酒——”

    他顿了下,垂了下眼,再抬眸时,眼底一片犹如月华般的清冷“我不会——”

    “少废话!你到底走不走?!”

    听的不耐烦,表示自己有些困了的某姑娘,直接一把掌招呼到少年的后脑勺上,把有些被打懵了的少年往前推了一把,顺势的把自己的小爪子给抽了出来,掐着腰没好气的瞪眼“走啊!傻啊你!”

    …….

    有些懵的少年,反应慢了好几拍的伸手捂住自己还算十分疼的后脑勺,神色十分诡异的盯着满脸不痛快的苏楚,总觉得这次喝醉酒的姐姐,跟之前的好像不大一样。

    之前的一喝醉除了傻笑之外,乖的跟个二傻子一样,可是现在——

    怎么凶的跟个疯狗似的?

    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懵里懵逼的少年眨了眨眼睛,有些迟疑“你这是——遇上什么事?”

    遇上什么事?

    夙浅瞅着少年小心翼翼的表情,转了转眼珠子,想到今天刚睁开眼遇到的嘴啃地的架势,那估计是又一次被小人算计,被扫地出门的状态,这种事情,这两年来已经是屡见不鲜了。

    只不过吧,往后若是让她老老实实的当个上班族,夙浅觉得,那一定是件要老命的事儿,于是这姑娘收起了一脸傻笑,面无表情道“哦,我辞职了。”

    …….听到这话的少年默了下。

    辞职?

    估计不是辞职这么简单吧?

    他想起白日里他因那位‘太子’出言侮辱父亲,他一时没忍住揍了对方一拳后,对方发狠的咒骂,一定不会让他好过,还说他姐姐正好在他家公司上班,回去一定要让他爸把她开了什么的。

    少年的眼神暗了暗,垂在一边的手死死的握成了拳头。

    啊,他又连累了苏楚了。

    “对不起。”

    少年半垂着头,眼眸里的漠然光芒开始明明灭灭起来。

    为什么这些人总是不放过他们呢?

    爸爸撞死的是别人,又不是他们,他们凭什么这么义正言辞的指责他们?

    都说了那一家的赔偿,他们会分文不少的赔回去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就不能给他们一些时间吗?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的逼迫他们?

    把他们逼疯,他们就那么高兴?

    再说了,爸爸撞死的那个人——

    那个人,真的是爸爸撞死的吗?

    他明明看到过那个人跟爸爸的关系还算不错,好几次他都撞见他们在一起吃饭聊天,看上去就像朋友一样。

    可是为什么,那个人的家人却说他们不认识爸爸?

    是怕因为朋友的身份,被他们缠上,从而不想赔偿是吗?

    可是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不赔呢?

    明明,他们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事了。

    因为妈妈也是被撞死的呀,到现在那撞死妈妈的人还逍遥法外,一点音讯都没有。

    这种事情对于家庭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他们太清楚了,所以才不会逃避。

    只是,那么多钱,他们真的一下子拿不出来。

    明明都那么努力的工作,打工,想尽办法的赚钱了,可为什么还是,这样对待他们呢?

    头一次,这个少年心中涌起一种类似于恨意的情绪,那种情绪像藤条一样紧紧的缠绕在他的心口上,把他的心都勒的发疼,发痛。

    “你犯什么傻呢?”

    就在这时,满是不耐烦的语气,在楼道里懒洋洋的响起,那声音像末冬里吹出的第一缕春风,带着凉意,带着冷意,却又孕育出柔软的温暖。

    少年愣了愣,伸手捂了把脸。

    啊,他在干什么啊。

    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真是差劲透了!

    少年揉了把脸,有些阴森与狠戾的表情又恢复成了平日里有冷淡跟凉薄,他大步跟上去,从口袋里摸出手电,打开“你手电呢?这里的灯坏了,没有手电会摔倒,你让我说多少次?不怕老鼠咬你了?”

    …….这种哄孩子的语气算怎么回事儿?

    夙浅嘴角微抽,瞅着三二步蹿上来,又重新拉着她走,一边小心低头的踢开障碍物,一边头也不回的继续数落,清淡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苏楚你是不是因辞职后兴奋过度,连脑子都忘了带回来了?你的包呢?怎么没见了?包里有钥匙,有手机,这些东西你是不是都扔在公司里不要了?你可真大方!”

    少年说到这里时明显的顿了,想起这人貌似还喝了酒,于是眯着眼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她“你在哪儿喝的酒?包到底是忘公司了还是忘喝酒的地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