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44章 4章:我家姐姐很奇诡。

时间:2017-12-28作者:东篱白

    自杀?

    他们竟然判定她自杀?

    连最黑暗的日子都能坚强的度过,用极为灿烂的笑容对他说‘没关系的苏峪,没关系的,爸爸的过错我来承担,你只需要好好的为着你的梦想,为了你的小太阳一直勇往直前就够了,只要看着你,姐姐就觉得够了’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

    她总说他是她的小太阳,能够为她驱赶一切黑暗,哪怕身处地狱,也能挣扎上来。

    可是,姐姐…….

    你可知,你也是我的小太阳,没有了你,你让我怎么办呢?

    那时的少年,眼里升腾起发散的黑色雾气,像恶魔之手,见之即毁。

    自杀掉的苏楚,虚浮的灵魂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不是很明白自己怎么就死了?不是很明白她的弟弟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能像个魔鬼一样,开始不停的摧毁一切。

    直到那一日的翻牌。

    直到她缓慢的记起自己为何会死掉。

    直到她的弟弟,已经成长为极为出色青年,像个孩子一样趴在她的墓碑上,委屈而悲伤。

    他说:苏楚,我疼,帮帮我——

    是啊,我知道你疼。

    我也疼。

    可是我连拥抱你一下都不能。

    苏峪,我也疼。

    明明,我很怕疼的。

    可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呢?

    为什么呢?

    “唔——”

    夙浅眨巴眨巴眼,觉得这位寄体真心是个小可怜,就是茶几上摆放着被人随意颠拿的怀具一样啊。

    啧~

    “大花,这姑娘的愿望是什么来者?”

    “空白?”

    夙浅挑眉“这算是彻底放弃希望了?不应该啊,若是放弃希望的话,老子干嘛还会出现?”

    跟她一样,像模像样坐在位子上的系统,已经暗戳戳的继续为自己找‘身体’了,上个位面拥有身体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真心让它欲罢不能啊。

    难怪这无良主人每个位面都过的这么舒心,它也快要爱上那种感觉了。

    它一边看上去像是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一边又在模拟蓝板上扒拉一些超级漂亮的‘身体’模版。

    唔,这次附身到什么上头去呢?

    上个位面是猫,这个位面要不狗?

    至于人的话,大花抖了抖,直觉上的拒绝了。

    不知为毛,反正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的事情它是可以不干的,就是这么任性!

    跟着这样‘特立独行’的主人,怎么能连这点儿觉悟都没有对吧?

    系统看上去一脸的兴奋,脸上闪现的光,uuu的都跟太阳似的亮了。

    只是此刻格外兴奋的大花没注意到它家主人望过来的眼神,诡异而绵长,好像是在看一个牙牙学语的小鬼,终于带着脑子成长了起来的满腹欣慰感。

    于是这姑娘就用这么一副长辈看晚辈的妖娆模样,感慨道“长大了呀~”

    听到她这话的大花有些懵逼的抬头

    大花警惕的瞪着它

    …….

    “老子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一个事非不明,恩怨不分的人?”

    某姑娘被气笑了,磨着牙瞪着这个破大花,握着拳头表示自己相当不爽。

    谁知,她这带着咬牙切齿的话一出口,大花的第一反应不是摇头否定,而是非常微妙的停顿了几秒钟后,十分纠结的开口

    …….滚!

    打完零工回家的苏峪,十分安静的放下书包,挽起袖子开始淘米煮饭。

    余光扫过墙壁上挂着的表,晚上十一点半,再过半个小时今天就过完了,他回头看了眼被他放在桌子上小礼盒,那里面是他买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苏楚的生日,比他大了六岁,姐姐的生日。

    今年的生日,苏楚大约又是不回来了。

    苏峪的目光淡淡的收回来,十八岁之前的苏楚,跟十八岁之后的苏楚,在他的眼中已经成了两个人。

    前一个还像个孩子一样特别爱玩,爱闹,爱整天扒着他撒娇耍赖;后一个不过才两年的时间,她却已经像是被掏空了一切般,变得麻木与空洞,甚至他在整理房间的时候,还能在她的桌子上看到,梳子上被遗忘的白发。

    二十岁。

    她才二十岁,却已经苍老的像是斑驳流离的老人,没有任何生气的在垂垂老去。

    不挣扎,不反抗,沉默的接受,无力的望着。

    眼眶有些干涩,他眨了下眼睛,看着哗啦啦流个不停的水,默默的想。

    是不是没有他,苏楚会过的好些呢?

    明明她那般聪明,那般漂亮,那般肆意洒脱——

    时钟滴答滴答滴答分分秒秒的过,在午夜钟声敲响之际,少年垂下了眼,关上水,慢慢的擦了擦手,转身拿起桌子上的钥匙出了门。

    破败的老公寓走廊里堆满了随处可见的垃圾,老鼠乱爬,虫子乱飞,气味充斥着黏稠的恶臭,与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让本就安静的过份的少年,此时更加的沉默。

    街道上的灯滋滋作响,灯下飞舞着扑火的飞蛾,看上去像个小丑一般让人发笑。

    他站在路灯下的拐角处,望着苏楚经常走过的这条路,缓缓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塞进嘴里,没有点,就那么咬着,抬头望着星光璀璨的天。

    此时的少年呈现出一种近乎于漠视的空洞,带着茫然而颓丧的气息,像极了一个迷路的孩子。

    可是他没有迷路,他知道自己现在住在哪里,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只是——

    却总是难受异常。

    苏楚,我——

    “你再说一遍!老子特么没听清!”

    踏着月光,正在悠闲嗑瓜子的夙浅,猛的站住了脚步,低头冲着突然停在那里咬着她裤脚说话的大花!

    哦,现在不是大花,而是一只丑到掉渣的老柴狗,还是被瞎了一只眼的那种。

    于是——

    “狗子,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老子没听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