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反派逆袭:我的宿主是个渣 第539章 68章:修仙,师傅在上徒儿在下。

时间:2017-12-24作者:东篱白

    唰的一下,外面的光亮照了进来,驱赶了这一方黑暗,那从黄泉里不断涌上来的鬼魂们皆被这突如其来的灼阳给刺的尖叫一声,嗖嗖嗖的又退回了地底下。

    ‘活石’被棍子给搅成了一大堆废石块,那堆废石块全都凭地飞起,咔咔咔的组装成了一只带着翅膀的饕餮,自上而下冲着大地无声的吼叫。

    看上去愤怒又暴戾,十分的骇人。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发生了什么?”

    “山山山不见了!!”

    “啊!快看那上面!那是什么!!”

    乱七八糟的声音自下面传上来,估计那些都是被‘活石’吞食,还没有来得急消化,就被棍子给解放的人。

    那些人此时都大惊失色的从巨大的地坑里抬头望着天空中那只大的不像化,奇形怪状的石头生物。

    “哇哦~,生气了——”

    呈现魂体,悬浮在半空中的夙浅笑眯眯的望着那只发狂的饕餮,确切的说不是望着那只饕餮,而是饕餮体内那团乌麻麻,偶尔有深紫色闪电流窜过,类似于蚕蛹的玩意儿。

    “这是——”

    夙浅眯了眯眼,扬手招过大砍刀对准饕餮劈了下去,在饕餮碎裂开来时,她把那团乌麻麻的玩意儿勾了过来,伸手把表面的网状蚕丝给划开,凑上去,透过缝隙朝里面看去,这一看让她脸上那漫不经心的笑意收敛了起来。

    不为别的。

    因为里面是一方虚无,虚无里是一个被穿魂链吊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男人很是清瘦,一身黑云锦袍,上面绘着大朵大朵的彼岸花,给人的感觉艳丽而张扬,颓废且靡旎,他半垂着头,漆黑的长发遮盖住他的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

    男人似是感受到了注视,与外面阳光照射进来的温度,微微的动了动头颅,朝着夙浅看来。

    当他那张脸映入夙浅眼底时,夙浅的眼眸控制不住的缩了一缩,心脏也一刹那的收紧,紧的慢慢发疼。

    那张脸,她认识。

    纵然不记得,纵然没印象,可她知道,这张脸是谁的。

    有些人与事,哪怕被掩埋在岁月的长河里,某个一转身,一回眸时,还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心情,就像此时的夙浅。

    “玄——”

    『不!浅浅,别喊出名字来!不要放他出来!他会伤害你!』

    脑海里忽然的就炸响了那道清越隽伦的声音,焦急的,惶恐的,还有,惧怕的。

    那声音她认得,是玄渊的。

    依附在系统识海里的玄渊的声音,这声音她听过一次,所以认得。

    而眼前这个人的脸,也是玄渊的。

    “啊,不枉费我等了这么久——”

    当男人看清楚是谁破了封印,毁掉镇压他的傀儡饕餮时,他用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夙浅,轻轻的歪了下头,带动穿魂链哗哗作响,他冲着夙浅弯起唇角笑了下,那笑容是说不出来的钟灵毓秀,惊艳绝伦。

    “浅浅,过来,让我抱抱你,好久,没抱过你了。”

    他的声音带些叹息,带些怀念与眷恋。

    只是,夙浅却从他那双看上去温柔宠溺的深邃眼眸里,望见了冰冷,望见了残暴与无止尽的森寒。

    这个人,是没心的。

    就像,她一样。

    夙浅没说话,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就那么看着他。

    “怕我?”

    男人歪了歪头,挣了挣手臂,穿魂链哗啦啦做响,甚至隐隐的带挣出了细密的裂纹。

    这链子,锁不住他了。

    这一点不仅夙浅知道,男人更是知道。

    他看到夙浅注视着穿魂链的眼神,故意的又挣了挣链子,于是那链子上的裂痕越来越大,甚至还扑簌簌的往下掉渣子。

    男人低笑一声,苍白无血色的薄唇微勾,低哑性感的中低音像梵曲一样,荡进夙浅耳朵里。

    “浅浅,他是不是不让你叫我的名字,怕你放了我?嗯?”

    夙浅用没什么表情的脸望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好一会儿,才缓缓的松开手,慢慢的让那道被她撕开的缝隙给合上。

    男人看到她这动作,轻叹一声“浅浅,你还是学不乖啊,上次你听他话的下场是什么?你忘记了?需不需要让我帮你回忆回忆?”

    这么说着,男人猛然用力,那束缚着他的穿魂链彻底的告罄,碎的四分五裂的坠落在虚无里。

    他瞬着那道没合上的缝隙闪了出来,一把抱住了转身离开的夙浅,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发丝,满足的叹息“真好,能抱到你了。”

    夙浅在他闪出来,抱住自己的那一瞬间,手中冰蓝色寒光一闪,棍子变成了细长的直刀,直直的戳进了他的小腹上,有黏稠的血气从被直刀刺中的小腹处流出,沾染了夙浅干净的衣裙。

    “唔,疼~”

    男人趴在夙浅肩膀上,声音弱弱,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委屈“浅浅,疼~”

    回答他的是夙浅缓慢抽刀的声音,以及再次刺下去的声音。

    男人感受到她的举动,伸出一只大手,握住了再次刺过来的直刀,用略带胡渣的下巴轻轻的蹭着夙浅白嫩的下巴,咕哝“浅浅,好狠的心呐,明明这么久没见,对我还是一点都不温柔。”

    这么说着,他伸手勾起夙浅的下巴,由上而下咬住夙浅的淡粉色的唇瓣,一触即离,然后整个人的身体都开始变淡,变稀薄。

    “浅浅,等吾,等吾处理完所有事情,以日月星辰为礼,以宇宙星河为聘,奉你为王,尊你为帝,与你行颈交之礼,这一次,定不食言。”

    他话毕,身影彻底的消失在空气里,唯有点点冷香,萦绕在夙浅鼻尖之下。

    棍子安安静静的待在夙浅手里,上面滚落的血珠,就像是他黑锦服上绘着的彼岸花一样,焚尽一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带着亘古不变的誓言,从洪荒延续至此。

    夙浅伸手噌了下唇瓣,幽幽道“老子以为他的血也是蓝色的,却没想到是红色,真心意外啊。”

    !!!

    棍子有点儿懵,主人该考虑的是这个问题吗?

    他亲你了诶~

    亲你了诶~

    你不生气吗?

    相当初那个谁谁谁谁亲了你一下,你直接把他给变成干尸了!
小说推荐